藝文

  • 確認
  • .
2017/06/30 | Abby Huang
美國影藝學院公布新會員名單,台灣2製片入選未來奧斯卡評審
專門推廣紀錄片的CNEX,董事長蔣顯斌和執行長陳玲珍,成為美國影藝學院2017年的新會員,未來將評審奧斯卡紀錄片金像獎。而在他們之前,影藝學院中來自台灣的會員包括了李安與侯孝賢。
2017/06/30 | Harper's BAZAAR
女人非弱者──攝影師Louise Dahl-Wolfe的鏡頭語言
身為女性攝影師的先驅之一,Louise Dahl-Wolfe於30年代崛起,不久後即被BAZAAR延攬為專屬攝影師。在22年的歲月裡,她共為BAZAAR留下86個封面、600個內頁故事,其中在那段烽火連天的戰時,Dahl-Wolfe用畫面傳遞BAZAAR的愛國情懷,也為歷史留下不減時尚氣度又激勵人心的絕代風華。
2017/06/30 | 王偉雄
莫泊桑的短篇小說,令我再次感到自己對愛情的疑惑
我從來都覺得「愛情」是個很難弄清楚的概念,但沒有研究過所謂「愛情哲學」,不太清楚這方面的哲學理論,亦懷疑這些理論是否能幫助我們了解愛情。莫泊桑的《愛情》,令我再一次感到自己對愛情的疑惑。
2017/06/30 | 辜振豐
碧娜鮑許 X 山本耀司:舞蹈劇場與服裝設計的協和音
二〇〇二年,舞蹈劇場舉辦二十五週年紀念活動,台灣雲門舞集也獲得邀請,前往德國表演。當時,碧娜力邀日本服裝設計師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為該團設計服飾。山本原來是空手道高手,竟然也跟舞者搭配演出,一場剛柔相濟的舞碼,讓在場的觀眾大飽眼福。
2017/06/30 | Harper's BAZAAR
女人非弱者,攝影師Louise Dahl-Wolfe的鏡頭語言
身為女性攝影師的先驅之一,Louise Dahl-Wolfe於30年代崛起,不久後即被BAZAAR延攬為專屬攝影師。在22年的歲月裡,她共為BAZAAR留下86個封面、600個內頁故事,其中在那段烽火連天的戰時,Dahl-Wolfe用畫面傳遞BAZAAR的愛國情懷,也為歷史留下不減時尚氣度又激勵人心的絕代風華。
2017/06/30 | 精選書摘
王安憶看張愛玲的文藝觀:無論怎樣抽離和「五四」的關係,她還是時代中人
張愛玲小說寫的多是小市民,即不在知識分子以為有啟蒙價值的範圍裏,也不在左翼文藝歌頌的群體,是被擯棄的人生,但在張愛玲,卻是在「成千上萬的人死去,成千上萬的人痛苦着」的「成千上萬的人」裏,以平等的原則,不也是「五四」的民主科學精神?
2017/06/30 | 王偉雄
莫泊桑的短篇小說,令我再次感到自己對愛情的疑惑
我從來都覺得「愛情」是個很難弄清楚的概念,但沒有研究過所謂「愛情哲學」,不太清楚這方面的哲學理論,亦懷疑這些理論是否能幫助我們了解愛情。莫泊桑的《愛情》,令我再一次感到自己對愛情的疑惑。
2017/06/30 | 米絲肉雞
人類演化的未來?變形金剛的創世神話
看完第五集回到家後,突然有了研究變形金剛背後歷史的念頭,越研究就越沉迷越喜歡,怎麼說呢?因為變形金剛的歷史與人類神話的演變過程實在太像了!
2017/06/30 | 群學出版社
中國式資本主義:兩種最壞制度的結合?
中國是一個急速變動、急速現代化,同時也極獨裁的國家。它雖強大,但如同美國在強盛時期,也面對越戰的失敗,以及無法壓制國內反戰聲音的前例。世界上沒有一個強權、一個帝國,是毫無破綻的。
2017/06/30 | KKBOX
緬懷饒舌傳奇Prodigy(1974-2017):定義紐約硬派嘻哈風格的生命鬥士
Hip Hip痛失了一名優秀的創作人,他是來自Queensbridge Housing Projects(QB)的Prodigy。如果你沒聽過他,那你根本不了解紐約饒舌的樣貌。
2017/06/30 | Qbo藝文頻道
「做一頓飯」計畫:為生命中缺席的人做一頓飯
5個人同時走進戲裡頭,一個煮完飯留下回憶就離開了,剩下4人會怎麼吃飯?是整桌鴉雀無聲、還是熱絡交談?答案無從得知。
2017/06/30 | 群學出版社
中國式資本主義:兩種最壞制度的結合?
中國是一個急速變動、急速現代化,同時也極獨裁的國家。它雖強大,但如同美國在強盛時期,也面對越戰的失敗,以及無法壓制國內反戰聲音的前例。世界上沒有一個強權、一個帝國,是毫無破綻的。
2017/06/29 | 漫遊藝術史
圖像與歷史記憶:由小喬的形象談起
電玩遊戲的角色塑造勢必影響了觀眾對於小喬理應稚嫩的印象,玩家們對於這樣一個虛擬角色的認同感,更高於林志玲所扮演的小喬;或許,也高於歷史上真正的小喬。
2017/06/29 | 讀者投書
鍾達成的獨角戲《根》:新加坡人尋找「中國根」的意義與無解
失根的情況不僅突顯在語言,也在文字。鍾達成說,一名香港的網友看到他把姓氏「鍾」寫成簡體字的「钟」之後,便回覆:「你的根既然已經被閹割了,還尋什麼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