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2018/02/22 | 談晉霖
嚴重被低估的電影傑作——《奇幻摩天輪》
作者認為部分影評人自恃熟悉活地亞倫得出的評價,未免過於忽視《奇幻摩天輪》對通俗劇的處理和導演方法。
站上國際舞台呼喊保存電影
世界影音遺產日是什麼?台灣電影跟它有何關係?「守護影音遺產」的抽象概念是如何轉化成實際行動?而台灣是又是如何在各方政治角力中,站上電影文化保存的國際舞台?話說1995年國家電影中心還稱作「電影資料館」,希望能申請加入「國際電影資料館聯盟」,探身走入這樣暗潮洶湧的外交場域,一方面要面對來自北京「中國電影資料館」的外部壓力,最後「電影資料館」獲得壓倒性的贊成票數⋯
2018/02/22 | 讀者投書
評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小說本身也許是個巨大的隱喻
傳統小說的伏筆其實就是一種隱喻,指涉了往後劇情的影子(像是還沒看到太陽前,先看到山頭的影子)。但村上春樹給我的感覺是,他試著告訴人:「影子就是影子,沒有太陽這回事。專注在影子本身,也不要試著解釋它。」
Sabrina Yeung︰祝願道
「德輔道」可能是香港唯一一個以法文命名的街道,如果不用音譯而是用意譯,德輔道可以叫祝願道。
2018/02/21 | 王陽翎
還在猜《意外》結局嗎?—廣告牌心魔「可能」殺人事件
電影《意外》謎一樣的情節與結局惹來不少猜測,作者分享箇中「寓言式」的劇情之餘,就謎一樣的結局也提出一種看法。
2018/02/20 | 精選書摘
康拉德《密探》導讀:以十九世紀倫敦為主場,探討恐怖主義與「事物的真相」
康拉德小說高妙之處便在於,這樣一個犀利的觀點,卻是由一個動機猥瑣的小人來提陳。小說家對於政治現實的論斷、他對人性的好惡,也因之難以黑白分明。《密探》一方面說了一個戲劇張力十足的故事,也拋給讀者一道關於作者道德曖昧性的難解之題。
2018/02/20 | 說書人柳豫
諸葛亮與劉備的情誼(下):有一種知遇之恩,叫劉備與諸葛亮
為何諸葛亮願意鞠躬盡瘁、犧牲奉獻,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狽?原因非常簡單,早從諸葛亮第一次見到劉備就得到答案了,而他最後再次確認了這個答案。因為有一種知遇之恩,有一種命中注定,叫作劉備與諸葛亮。 
2018/02/20 | 王陽翎
還在猜那結局嗎?—廣告牌心魔「可能」殺人事件
電影《廣告牌殺人事件》謎一樣的情節與結局惹來不少猜測,作者分享箇中「寓言式」的劇情之餘,就謎一樣的結局也提出一種看法。
2018/02/20 | 說書人柳豫
諸葛亮與劉備的情誼(上):《出師表》其實是諸葛亮致劉備的情書
第一句「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整個就是催淚,我敢說文末「臨表涕泣」並非虛言,諸葛亮自然是哭著寫下出師表的。 你以為你在讀出師表嗎?不,原來是致先帝的穿越時空的情書啊。
那些電影、廣告中的暫停時刻:從《駭客任務》到《X戰警》的快銀
以時間為主題的電影很常見,將時間暫停的手法,也一直不斷有人挑戰更創新的表現。今天想來跟大家介紹,歷年來的懷舊「創新」嘗試。
2018/02/19 | 精選書摘
《陰翳禮讚》:日本和室之美完全依賴陰翳的濃淡而生,除此之外別無它物
與其說《陰翳禮讚》是一本單純介紹日本美學的隨筆集,不如說,本書透過日本美學,引領讀者發現「個體的美學起點」,並提供讀者考察生活的線索。
2018/02/19 | 精選書摘
《北野武詩集》:戀愛中的每個人都是詩人,或是脫下內褲的猴子
這是你沒有見過的北野武,基於這是他唯一一本詩集,或許我們可以稱他為──戀愛派詩人 北野武
2018/02/19 | TNL特稿
清朝皇帝過新年,但27天年假都在「加班」
清朝皇帝過年期間,甚至比平日更加忙碌,除了照常辦公的政務外,內外朝大小餐宴、接受王公大臣們相繼行禮祝賀,與其說是過年放假,倒不如說是過年加班更符合清朝皇帝的新年。
2018/02/19 | 書傳媒
單一色調的藝術:黑白電影有什麼獨特之處?
當觀眾進入《驚魂記》的電影劇情時,黑白色調提供剛剛好的距離,觀眾可以從片中的現實感稍微往後退一步,與希區考克那些企圖拉近觀眾、營造緊張不安感的手法(主觀鏡頭、平穩近景)交戰。而在《辛德勒的名單》中,單色的應用,不但塑造了古早電影的模樣,也創造了一種紀錄片氛圍。人們只要一想到那些集中營裡的畫面,仍然會感到反胃難受。
2018/02/18 | 精選書摘
路內《花街往事》:東方紅醫院就像一個碗,接住了絞肉機裡滾滾而下的肉糜
路內的小說常以繚亂而無序的成長作為背景,鮮活呈現青春內在的躁動、任性、叛逆與迷惘。生動傳達市井小名日常生活的生命肌理,豐饒,繁雜,感傷,卻又不乏溫馨,顯示了作家的寫實能力和審美趣味。
用光線創造情緒的「底片控」攝影大師,打造出《醉鄉民謠》的迷離氛圍
法國攝影指導Bruno Delbonnel以強烈視覺風格聞名,繼《艾蜜莉的異想世界》的奇幻色彩之後,他也分別以《未婚妻的漫長等待》、《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及《醉鄉民謠》榮獲奧斯卡最佳攝影提名,他拍攝的電影色調皆輕柔夢幻,形成獨樹一幟的魔幻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