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2019/03/15 | 影迷大宅門
在「還願」以前:從電玩被視為毒物的年代,細說台灣遊戲史(上)
就如同遊戲裡何老師所指示,這種事情本來就是輕者當日,重者七日見效;《還願》在第七日就下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起了作用?而到底當初是許了什麼願,才會讓一款原本能看見台灣遊戲產業新希望的作品,瞬間落入了進退不得的窘境?
2019/03/15 | TNL特稿
陳夏民、張亦絢對談《失物風景》:我討厭的那個人,其實就是我
張亦絢提到,過去對陳夏民的理解設定,「是孤僻的相反,以及悲觀的相反。他相當照顧周遭朋友,有夢想又熱情。」是以讀《失物風景》張亦絢感到訝異,除了原本認知被推翻,還有窺看隱私的危險感受。
2019/03/14 | 放映週報
蔣一直都在?談「中正之下-當代人權影像展」作為空間轉型的藝術提案
本展地點位在紀念堂四樓銅像大廳下方,空間較為幽微隱蔽,一方面除呼應著展名「中正之下」,不只是一種空間上的客觀描述,另一方面也隱喻著,在長時間威權統治下的台灣,即便自1987年起已解嚴多年,但戒嚴幽靈在歷史、回憶、認同、正義、真相等面向所造成的影響與錯亂。
2019/03/14 | TNL特稿
【國際影展紀事】邁向70週年慶之前,柏林影展主競賽精選特輯
2019年柏林影展,感人肺腑的《地久天長》雖未擒金熊,但能順利展演並獲頒兩項大獎;描寫主角從以色列逃亡法國的《同義詞》力道猛烈、來勢洶洶,再次證明以色列電影值得更多關注;而非競賽片的亮點當然非高齡90的安妮華達奶奶莫屬,新片《Varda by Agnès》輕快明亮。
2019/03/13 | 藝術很有事
妙手回春救國寶:讓文物再次亮相,是修復師的終身使命
可逆性是故宮四個修復室在做修復時的共同信念,器物室助理研究員林永欽針對乾隆年間的龍藏經板做修復時,這樣告訴我們:「我們在博物館做修復,通常還是希望做一個最少量的干涉,就是最低量的處理⋯讓它對下個世代的修復師,是負擔最小的狀態。」
2019/03/13 | 精選書摘
《歷史的溫度(2)》:或許我們長大後,才能讀懂安徒生的童話
在我們幼小的時候,他用童話,給我們打開了一扇成人世界的窗。在我們長大面對真實的社會之後,他又用童話,給我們留下了一道保持初心的門。
2019/03/13 | TNL特稿
飛人集社劇團《黑色微光》:操偶弄影,釋放生命中的幽微光亮
「每個人都有影子,但卻很少人去留意它。我們很仔細地去觀察,將它轉化成一種藝術形式。」美國導演Larry Reed與飛人集社藝術總監石佩玉聯手執導《黑色微光》,將帶給觀眾耳目一新的光影劇場,訴說生命中最不願被看見的傷痕。
2019/03/13 | 德尼思化
酒精成癮的中國狂人:竹林七賢中最醜怪者劉伶
劉伶以酒為名,真正與酒合二為一,人在酒在,人亡酒亡,或者,這是所有醉酒者都有的共同悲劇罷。
2019/03/13 | 港台電視31
台灣劇團走遍全國喚醒追夢心:「若人人利用專長為國做事,台灣怎會不好」
在台灣,有多位頂尖藝術工作者標榜著「唐吉訶德」的精神,希望藉著一個走遍全台每個鄉鎮市區的工程,喚醒群眾追尋夢想的心。
2019/03/12 | 聞腋中年
「2019年,濁團成軍30週年,解散」:做完音樂,剩下的就是你們的事了!
濁水溪公社的小柯是「濁水溪」,創團團長左派(蔡海恩)則是「公社」。這樣的說法在2001年左派離團後,開始有人這麼說。濁團的招牌曲目〈農村出代誌〉是由蔡公海恩所寫下。左派的冷眼與瘋狂,是濁團無可取代的力量。但隨著時代的推移,左派的離開,卻也是時勢所趨。
2019/03/12 | fanny
【中年大叔murmur系列】專訪五月天石頭:天團吉他手的人生作文課
身為天團五月天的吉他手,寫過《星空》、《如煙》、《倉頡》等膾炙人口的歌曲,拍過電影《百日告別》、《幸福城市》的石頭是許多人偶像,私底下的他有著多重的面向,例如他熱愛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