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2019/01/15 | TNL特稿
【國際影展紀事】2018羅馬電影節:專訪選片人喬凡娜芙維
「1980年代剛好是中國電影的黃金年代」,羅馬電影節的選片人喬凡娜笑道:「我是義大利人,但是我的熱情一直不在義大利電影上」⋯我腦海中浮現2018羅馬電影節的選片人單元「我們生命中的電影」裡,她選的是張藝謀的《菊豆》。
2019/01/14 | TNL特稿
【國際影展紀事】2018羅馬電影節:我去監獄看了一場電影
羅馬電影節在官方手冊中說,雷比比亞監獄的放映活動旨在「象徵性地打破監獄與城市之間的牆」——縱然兩邊都有打破牆的重要性,但相較於「裡面」的人,這份重要性對「外面」的人來說可能更甚吧。我們比他們更需要這樣的「窗外的風景」。
2019/01/14 | 精選書摘
《清潔女工手記》:酒鬼都是孤單的,而送來的自殺者至少會有一個人陪著
《清潔女工手記》的許多故事發生在美國社會生活的最邊緣,對於清潔工、護士、總機、代課教師、文書職員等在文學作品中備受忽略的藍領、粉領女性勞動者的生活世界,有著難能可貴的細膩洞察。
2019/01/14 | 精選書摘
《清潔女工手記》:這裡只聽得見呼嘯的風聲,和四周徘徊不去的野狗群
《清潔女工手記》的許多故事發生在美國社會生活的最邊緣,對於清潔工、護士、總機、代課教師、文書職員等在文學作品中備受忽略的藍領、粉領女性勞動者的生活世界,有著難能可貴的細膩洞察。
2019/01/14 | TNL特稿
【國際影展紀事】2018羅馬電影節:我所知道黑手黨的二三事
即使是2018年,西西里島首府巴勒摩仍然有高達80%的店家要交所謂的「pizzo」(保護費)⋯不論是反黑手黨博物館的工作人員、法蘭西斯柯波拉《教父》、還是《柯里昂之權力、血腥與衰敗》,其實要說的都是同一件事,:有人的地方,就有黑手黨。
2019/01/14 | 李修慧
彰化縣公墓建造太陽能板,269座百年古墓被挖到只剩40座
彰化縣文化局實際勘查,發現大量陪葬陶瓷、玉器遭隨意棄置,甚至如垃圾回收般集中裝袋,而無法核對歸屬。
2019/01/14 | TNL特稿
【國際影展紀事】去羅馬除了看古蹟還能幹嘛?羅馬電影節有三大特色
羅馬電影節雖然有國際巨星,但它對在地觀眾的深耕其實更為成功、也更重要,而這跟它本身的定位也相符合。我從羅馬電影節的觀影經驗中體會最深的,就是影展對影像作品的相信力量,相信影像可以溝通、娛樂、啟迪、治療傷口,更能「看到」生活。
2019/01/13 | 精選書摘
《馬格利特・虛假的鏡子》:超現實主義大師的「增義攝影」
馬格利特從來沒有實驗過黑影照片、合成照片、過度曝光,或對素材本身進行操作。正像他認為繪畫只是一種手段,他也只把攝影看成中性的,跟他在繪畫裡所表現出來的一樣。馬格利特很少提起攝影,但是從他1946年的一篇文章裡多少能窺見他的立場。
2019/01/13 | 精選書摘
《馬格利特・虛假的鏡子》:為何馬格利特抗拒肖像的完整性?
按馬格利特的看法,臉孔不能表達一個人真實的本性,只能提供一個外貌,一面「偽鏡子」。也無法透過這面鏡子所描繪的臉孔來認識這個人。鏡子完全局限於表面,無法穿透奧祕。
2019/01/12 | 精選書摘
《七十歲死亡法案,通過》小說選摘:法案通過後,媳婦的神采說明了一切
為了國家,請去死吧。重振經濟最有力的方法,就是將七十歲以上的老人一律安樂死……一條法案挑起了家庭與社會的爭端,也揭露出最真實的人性。伴隨而來的究竟會是絕望,還是人生的救贖?
2019/01/12 | Shel Lin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向日本苦悶抑鬱「崩世代」致敬的悼歌
在走紅後,成為日劇生產線上中流砥柱的野木亞紀子,交出的最新成績單,雖不若《月薪嬌妻》那般輕快幽默字句珠璣,也不若《法醫女王》那般逼視死亡的震人心魄,但一以貫之的是她洞悉世情之餘,仍願意溫柔回應世界的善意。
2019/01/12 | Giloo紀實影音
《尋找左宗棠》:一生傳奇融匯而成台灣「新湘菜」
1949年彭長貴隨國府來台,開設玉樓東、天長酒樓;為符合台灣人飲食習慣,逐步改良湘菜原本重油重鹹重辣的特色,並憑藉過往吸收的豐沛養份和個人聰穎,創造諸多精彩菜式,終而成就了「彭家菜」。
2019/01/11 | 漫遊藝術史
杉本博司「建築」系列之作:來自建築攝影的寓言
杉本博司在他的散文著作《直到長出青苔》對這「建築」系列攝影的注解是,「建築物是建築的墳墓,而我,面對這些建築的墳墓,將攝影焦點對在無限遠,拍下陰魂不散的建築魂魄。」
2019/01/11 | Daphne Chung
Ep.57 Janet:演員其實有點變態,因為我們會想要體驗很不舒服的感情或個性
Janet謝怡芬所參與演出的《囍宴機器人》是一部由台法合作拍攝而成,結合AI人工智慧與VR實境技術,不只擁有360度的沈浸式體驗,還有多線劇情發展的內容,且該片不但入選2019年日舞影展,同時亦入選2018年威尼斯影展的VR創投單元。Janet在片中飾演機器人一角所遇到的難題是什麼?Janet對於VR電影的拍攝有什麼樣的心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