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俠隱》:武林或許並未消逝,而是在大時代中不顯眼了
《俠隱》是最日常的武俠小說,是節奏最悠緩的武俠小說,也是最特別、最不像武俠小說的武俠小說。張北海以武俠小說回眸一座古都,一個舊時代,感懷,而不感傷。
2018/09/15 | 精選書摘
《童話中的女性》:紡錘與編織為何成為女性的象徵?
編織這件事本質上是個女性的活動,而這個活動中的紡錘則是個像陽具一樣的東西。它來回穿梭,每件事都環繞著它旋轉。
2018/09/15 | 精選書摘
《童話中的女性》:白天鵝與黑渡鴉的象徵
據說天鵝可以預知自己死期將至,因此就像其他鳥類一樣可以預知未來和天氣。德國有一種說法「我有天鵝的想法」(mir schwant),意思是「我對未來有一種模糊的預感、靈感或想法。」
2018/09/15 | 精選書摘
《如此盲目的愛》小說選摘:幸好,眼前這位被人們談論的死者是別人而不是我
在出版社工作的編輯瑪麗亞,每天上班前固定到咖啡館裡,看一對她眼中的「完美夫妻」——看他們浪漫的互動,以應付生活的無聊。直到某天,當瑪麗亞從報上得知那位丈夫遭人冷血刺殺身亡時,她特地前往弔唁,向死者的妻子路易莎致哀,卻意外邂逅迪亞斯,代亡友照顧遺孀路易莎的英俊男士。
駭人噩夢化為現實:《美國恐怖故事》的妝髮與特效
這些獲獎無數的造型師與特效師,都是在極大的時間壓力下,發揮創意與實力,鞏固了《美國恐怖故事》的質量,創造出許多觀眾心中,永垂不朽、難以忘記的角色群。
2018/09/14 | TNL特稿
【2018多倫多國際影展】回歸個人參與的藝術環境
「我們需要荒謬,我們需要電影提醒人類多愚蠢、搞笑⋯如果你出身於很糟的環境、貧窮社區,你笑個半死。」紐西蘭導演Taika Waititi說道。多倫多國際影展鼓勵創作者回歸個人,而非機構或者政治現實。
2018/09/14 | 精選書摘
《野豬渡河》導讀:失掉的好地獄,一段不堪回首的砂華史
《猴杯》創造高峰多年以後,張貴興新作《野豬渡河》的變與不變究竟何在?本文著眼於三個面向:「天地不仁」的敘事倫理;野豬、罌粟、面具交織的(反)寓言結構;華夷想像的憂鬱徵候。
2018/09/14 | 精選書摘
《養蜂人吻了我:世界情詩選》:他們說初戀最重要,非常浪漫,但於我並不然
《養蜂人吻了我:世界情詩選》是世界各地、不同時空下,曾經伏倒在愛情腳下的詩人,對於自古以來最讓人著迷、也最讓人困惑的「愛情」最大膽又真誠的告白。
2018/09/14 | 精選書摘
《養蜂人吻了我:世界情詩選》:惡靈讓人讓毛髮豎立,天使則讓肉體挺立
《養蜂人吻了我:世界情詩選》是世界各地、不同時空下,曾經伏倒在愛情腳下的詩人,對於自古以來最讓人著迷、也最讓人困惑的「愛情」最大膽又真誠的告白。
2018/09/14 | 精選書摘
《野豬渡河》小說選摘:鬼子突擊珍珠港後,「大軍隨時南下婆羅洲攫油」
豬芭村人的歷史,就是一部傷痕累累、瘡痍滿目的人類文明史。《野豬渡河》從首篇整個故事的核心主角——關亞鳳自縊波羅樹下,作為整個小說的開頭,帶領我們從關亞鳳生長的豬笆村為核心,漸漸拼湊出自布洛克王朝建立統治百年後的砂拉越到二戰前後,經歷了日軍短暫占領到二戰後的一段歷史。
2018/09/14 | 肥內
院線動畫《鳥男孩》:暗黑眼神的希望之光
由繪本改編長片動畫,《鳥男孩》的劇情顯得曖昧。比如關於藥物的設計,始終沒有交代鳥男孩懷裡的藥丸是什麼?老鼠叮琪擺在樹林裡,想獻給鳥男孩、寫有「快樂丸」、最後被畫面外伸進來的大手拿走的藥又是什麼?
那些聲光轟炸的夜晚,九零年代的音樂頻道重開機
九零年代是我的黃金年代,所有可能或不可能發生的事,通通都在那十年發生了。九零年代你可以信奉任何信念,那時候的文青可能不像現在,九零年代是一個思想啟發很大的時代,有十分迷人的氣味。
2018/09/13 | 董恒秀
【董恒秀專欄】如浪撲來的旅音:我的阿爾卑斯山之旅(下)
呆坐的時候,突然覺得頭髮裡有東西,一陣強烈的刺痛傳來。中獎了,對蜂叮咬過敏的我被蜜蜂蟄到!該不會在阿爾卑斯山區長眠吧?最後所幸沒事,只是被蟄到的手掌腫脹一個禮拜。被蜂叮咬竟是我巴伐利亞阿爾卑斯山脈之行的臨別禮物。
2018/09/13 | 董恒秀
【董恒秀專欄】如浪撲來的旅音:我的阿爾卑斯山之旅(上)
阿爾卑斯高山草原牛隻吃草的景象,是母親重病臥床之際烙下我腦海的。那是母親臥室牆上貼的月曆圖片,我那時要升小學五年級,正值7月的溽暑天⋯2009年初夏這個想望清楚浮現,於是8月前往阿爾卑斯山區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