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專訪《漂流廚房》導演陳惠萍:流浪後的你我她,該如何回家?
當一張陳舊黑白大頭照上,取代你所經歷的過去成為新的歷史,一句「即刻遣返,終生不得入境泰國」就抹滅你的生活軌跡,即便手持護照、即便有名有姓,你是否還是你呢?
2019/10/09 | 戴以禮
2019多倫多影展(下):觀眾票選獎,奧斯卡前哨戰的重要指標
多倫多觀眾票選獎的歷年得主,在41年內有17部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而若只算過去10年,更是高達9部成功入圍奧斯卡。此獎對於奧斯卡的預測性不言而喻。
專訪《無塵之地》導演李培㚤:鏡頭下的紀錄,更是鏡頭外的真實
《無塵之地》將鏡頭推往大排溝旁無人知曉的家庭,揭開那些社會陰影處的身影與微弱低語。
2019/10/08 | 戴以禮
2019多倫多影展(中):獎季強片百家鳴放,奧斯卡的必爭之地
到了奧斯卡前哨戰的必爭之地多倫多影展,傳出來的評價往往能左右片子之後的奪獎之路,因此,口碑好壞,各影人與製片方相當看重。
《愛在德涅斯特河畔》:一段停止成長的青春,與一個恣意妄為的夏天
《愛在德涅斯特河畔》的開場,令人想起洛伊安德森(Roy Andersson)的《瑞典愛情故事》,兩小無猜的少男少女,在明媚田園間傳情,談著青澀的戀愛,美得令人窒息。
2019/10/07 | 戴以禮
《小丑》:當前圍繞在這部片的紛擾,正是小丑所樂見的社會樣貌
兩部兩極的電影,皆是國際影展首獎得主,卻因為截然不同的公關行銷策略,而有了不同的處境。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在顯示了《小丑》的行銷與公關策略失準。
《美麗噤聲》:二十幾位女星侃侃而談,無須美麗只需做自己
在21世紀這個我們以為平權進程已經有了一定成果的年代,在電影圈這個我們認為藝術人應有更崇高與前衛思想的場域,但是從各大獎項來看,似乎仍然不夠。
2019/10/07 | TIME
「褲襪」曾經代表更大的自由,也傳遞了反建制的訊息
褲襪除了方便,我們也能從中一窺年輕女性社會地位的變化。五〇年代的年輕女孩穿得像是母親的迷你版,但到了六〇年代,流行服飾全然屬於這個新的世代。
2019/10/06 | 蕭家怡
粗口與偽善,LMF與政權
6個的社會運動開始後,我就在想:甚麼時候LMF會出來呢?
2019/10/06 | 精選轉載
只能在黑暗中存在的光:談「黑暗騎士三部曲」的英雄與反派雙生
談「黑暗騎士三部曲」,我們根本不可能忽視那些與蝙蝠俠拉扯對立的反派,因為他們在英雄電影裡的地位,被諾蘭翻轉、抬升至完全超越劇情工具的層次,當中最有名、最狂傲的,當然是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