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2018/11/19 | 精選書摘
《超現實藝術家的謎夢人生》:便斗有我的簽名,而且數量有限——顛覆藝術的杜象
晚年有人問他怎麼想出這樣的原創繪畫形式,杜象的回答是:他是在反抗他所謂的網膜藝術——即吸引目光的藝術。他所追求的是,讓繪畫「為心靈效勞」。換句話說,讓腦的刺激取代視覺快感。
2018/11/19 | 精選書摘
《超現實藝術家的謎夢人生》:把熟悉的世界用反常重組起來——沉迷於矛盾的馬格利特
馬格利特畫中的每個元素都描繪得非常真實,且立即可辨;沒有任何類型化的手法,也沒有任何扭曲或誇大,一切都是求真求實。說得更精確些,除了元素之間的關係以外。這些關係毫無真實可言,而且不合理、不合邏輯、矛盾不安、如夢似幻、尤其是自相矛盾。
2018/11/19 | 讀者投書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在傅榆的電影裡看到《大國民》式的角色
紀錄片導演傅榆想得很重,拍到的卻很輕,自2012年就開始記錄蔡博藝和陳為廷,當時的他們與其說是抗爭者,不如說正玩著他們自己炙熱的遊戲:在六輕、佔領台北、華隆罷工、苑裡反風車、士林王家、苗栗大埔、旺中反壟斷⋯
傅榆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的創作初衷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這部紀錄片,我總共製作了七年,這是一部關於「社會運動」的片子,尤其很大一部份關於「太陽花運動」,然而它似乎還是一部容易引發爭議和誤會的紀錄片,我希望透過這篇文章,能讓多一點人理解我的初衷。
2018/11/18 | 羊正鈺
「愛講什麼講什麼」的金馬獎:從台灣是獨立的,到中國一個都不能少
台灣導演傅榆的一段話,「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引發了「#中国一点都不能少」迅速成為微博上的熱搜
2018/11/17 | 精選書摘
《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大裂》:我要看清楚那頭大象為什麼要一直坐在那兒
「什麼?」「你要待在家裡嗎?」他老婆顯然很慌張。於是黎凱先走到廁所看,又去臥室,他還特意翻了翻衣櫃。我不知道他最後怎麼知道的,反正他打開了他們家那個大得不像話的洗衣機,因為她老婆每週都要把床單被罩洗一遍。他打開之後,我正坐在裡面。
2018/11/17 | 精選書摘
《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大裂》:自己已經夠糟糕的時候,別人還要向你解釋什麼呢?
我還是找到機會跟師兄說了幾句話。他告訴我:「今天是我們老大的婚禮,大家都很高興。」我以為他得給我幾句人生忠告呢,或者他的武術現在用在什麼地方。有什麼人要給我解釋什麼呢,當我意識到,自己已經夠糟糕的時候,別人還要向你解釋什麼呢?
2018/11/17 | 精選書摘
章緣短篇小說〈生魚〉:這怪魚,這強盜,這天殺的中國侵略者
「作孽啊!」查理深深嘆息。為什麼你們要到這裡來寄生?寄人籬下就該安分,怎麼又惹得人要把你們趕盡殺絕?天地之大,難道就沒有你們容身之處?
2018/11/17 | 肥內
專訪畢贛導演《地球最後的夜晚》:不按牌理出牌的電影
以《路邊野餐》一舉成名的導演畢贛,2018帶來新作《地球最後的夜晚》入圍金馬獎。導演說:電影為何一定要視覺化?電影也可以很文學化、可以非常不「電影感」,洪常秀就是最不具有電影感的電影⋯⋯
2018/11/17 | TNL特稿
專訪金馬獎年度臺灣傑出電影工作者劉三郎:我其實是非常害怕的
金馬獎2018年度臺灣傑出電影工作者劉三郎:在台灣「跟焦師」這個職稱是非常罕見的,但在好萊塢片場,例如擔任馬丁史柯西斯《沉默》的跟焦師,60幾歲了還能工作,而我快50歲了,處在這個環境卻非常擔心失業。
2018/11/17 | 精選轉載
漫畫即電影:《阿基拉》漫畫中用純正的線條構圖架構出的「電影分鏡」
大友克洋不採用少年漫畫常見的誇張大仰角來塑造英雄感;而是以俯角、紮實的素描構圖來寫實呈現。
2018/11/17 | TNL特稿
《舉重若輕》的鄭明析牧師:那值得讚美的,始終來自於故事
《舉重若輕》這本書所訴說的鄭明析牧師,也是一位很會說故事的老師,更是一位以親身生命歷程創造了許多驚奇故事的老師。使得本書中的每一則故事,平時而精采動人,簡明而又意義非凡。
2018/11/17 | TNL特稿
《極相林》:何曉玫的舞蹈形上學序曲
《極相林》是何曉玫版本的「天使熱愛的季節」-其舞台其實更像是一齣活生生的地獄變,舞者們被擠壓於地板上蠕動,時而翹高雙腿挺立,兩兩舞者組裝成怪誕的「人-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