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2018/04/23 | 放映週報
《郵報:密戰》:報業的懷舊或科幻
電影這部敘事機器和報紙有何共通處呢?裝箱、運送資訊,不只是關於奔跑的身體或輸送帶,也關於技術。細看印刷廠那些鏡頭,會發現一部有趣程度不輸給攝影機的機器: 1884年的鑄造排字機(Linotype machine)
2018/04/23 | 芭樂人類學
「重返・田野」:伊能嘉矩與臺灣文化再發現策展後記
如果說,20年前臺大的展覽,主要是恢復伊能嘉矩的手稿與物質文化蒐藏的本來面貌的話,20年後的特展,則是試圖呈現這20年來學界對於伊能嘉矩以及他所代表的殖民地人類學與歷史學研究的反省與討論,以及更重要的是作為被研究者的報導人們的現身、顯影與對話。
2018/04/23 | 讀者投書
天照大神之死:房思琪引出的是怎麼樣的文學傳統及其變體?
當《今生今世》推薦列除了一定會有的張愛玲之外,還出現了《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時,我們方驚訝於此二書如今之被「市場」並置,是否諭示了兩造互文,並重新喚起近代華文文學中一個常常被刻意遺忘的、危險的幽魂。
2018/04/22 | 傅紀鋼
《大佛普拉斯》:劇本是影史經典,可惜電影只是尚可
要能夠同理片中的底層人民,就要先去理解明明在台灣發達的全球化商業環境下,放著那麼多可選擇的娛樂與精神食糧不要,卻整天都聽玖壹壹的歌曲,以及每天以失神的目光,不斷熬夜打網路遊戲與賭博電玩的人,他們究竟為什麼只能透過這類事物,來填補空虛心靈的感受?
2018/04/21 | 精選書摘
夏目漱石《我是貓》:人類比貓更加閒得發慌,才想出只用兩隻腳走路
不說別的,單是身上明明長著四隻腳,卻只用兩隻腳走路,這就是一種浪費。用四隻腳走路輕鬆得很,然而人類總是只邁動其中兩隻腳,另外兩隻則像用來贈禮的鱈魚乾似的懸空擺盪,實在愚蠢。
2018/04/21 | 李秉芳
23歲就入選百大DJ前三名,瑞典電音傳奇人物Avicii驟逝
瑞典DJ艾維奇Avicii過世,得年28歲,才華出眾的他十分年輕就多次入選全球百大DJ,然而成名帶來的巨大壓力也讓他的身心無法承受。
2018/04/21 | TNL 編輯
【藝遊時光】親愛的放心出櫃吧,公投前請開放心胸放眼世界
四月伴隨著小雨中的「文博會」步入尾聲,雖然反同公投令人煩躁,但讓我們聽椎名林檎唱著〈人生は夢だらけ〉傳達出「這是人生,我的人生,不是任何人的,想愛誰是我的自由。」襯著如此美妙意象,藝遊時光推薦幾個景點讓你全然自由地出門遊蕩。
影史經典《鬥陣俱樂部》:進入大衛芬奇的「變態」心理世界
但即使是導演,可能也對這部電影的粉絲感到一絲不安。Fincher說,「我女兒有一名叫做Max的朋友,她告訴我,《鬥陣俱樂部》是Max最喜歡的電影,我告訴她,永遠不要再跟Max說話。」
2018/04/20 | 精選書摘
在忙碌無比的曼哈頓下城,所有的危險都是真的,所有的浪漫因此刻骨銘心
背景在紐約的搶銀行電影,之所以在八、九〇年代那麼流行,一方面是因為那時銀行裡現金真的很多,實際上,當時銀行搶案也真的不少。而若你第一次來到紐約下城,會發現這裡跟電影裡面一模一樣,那是因為電影就是在這一片混亂中拍攝的。
2018/04/20 | 精選書摘
宮崎駿、庵野秀明、押井守:三位日本動畫大師的獨特電影論
製作電影時的第一步通常是畫意象圖,讓所有參與製作的工作人員可以一同想像這部電影的世界會是什麼模樣,接著再搭配劇本,依照想像去製作,然而這並不適用於宮崎駿。宮崎駿本來就沒有寫劇本的習慣,直接就畫起了分鏡圖,問題在於這是什麼個不一樣法?一般來說製作影像都是要依照劇本來做,然而宮崎駿卻是為了影像而變更故事。
2018/04/20 | 高雄電影館
荒木經惟自傳式電影《東京日和》:暮色將至,隱匿的情色凝視
《東京日和》是荒木經惟少數沒有裸露的攝影寫真,由竹中直人導演改編成電影,芝麻綠豆大的夫妻互動充斥其間⋯在電影角色的凝視中,觀眾看見丈夫愛戀/意淫妻子,當你被這份「情」所觸動感同身受,是色情、是情色、是純情,那似乎也不用重要了。
2018/04/20 | 台北電影節
【台北電影節20週年】策展人筆記(二)非童年往事,不可靠記憶
過往看電影常需要找尋意義,每個鏡頭的擺放、鏡頭內元素的移動和任何聲響都一定要找出理由,觀影的本身是嚴肅的。現在在戲院裡觀眾喜歡笑,什麼都笑,殘酷悲傷也笑,觀影的儀式性似乎被解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