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

  • 確認
  • .
2019/01/12 | 精選轉載
學生創業者的告白:拜託,請不要鼓勵學生創業
我時常被問到自己的創業故事,才驚覺原來我也曾屬於學生創業者,以下,是我想說說走過的內心話,提供一些「失敗組」的經驗。
2019/03/10 | 精選書摘
《名聲賽局》:讓聯航股價大跌的一首歌──〈聯航會砸爛吉他〉
人在網路上會比在現實生活中來得更刻薄惡毒,尤其當他們能夠匿名發表言論時更是如此。令人難過的是,現代人常常特別針對女性──尤其是聰明、敢於發言的女性──肆無忌憚地羞辱。
2019/01/12 | Shel Lin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向日本苦悶抑鬱「崩世代」致敬的悼歌
在走紅後,成為日劇生產線上中流砥柱的野木亞紀子,交出的最新成績單,雖不若《月薪嬌妻》那般輕快幽默字句珠璣,也不若《法醫女王》那般逼視死亡的震人心魄,但一以貫之的是她洞悉世情之餘,仍願意溫柔回應世界的善意。
2019/01/27 | 精選書摘
《離開公司,我過得還不錯》:才華、準時、好相處,自由工作者擇二即可
自由工作者三要素:才華、準時、好相處,三選二即可。才華靠天賦,準時靠自己,而什麼才是好相處,如何與工作夥伴好好相處,發現自己的容身之處,值得放在腦海裡,時不時思考一下。
2019/01/14 | 精選書摘
《5分鐘商學院 個人篇》:再問「你好,在嗎」,我就封鎖你──通訊軟體禮儀
正確的做法應該是:說句「你好」,然後有事說事,簡短的說清楚自己的意圖。這樣就給了對方足夠的自由時間,來選擇要不要回覆,或者如何回覆,讓對方感覺舒服。
2019/03/12 | 讀者投書
【離鄉工作徵稿】我在新加坡體驗全世界,也吞下職場震撼彈
「旅客要在每個生人門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門。 人要在外面到處漂流,最後才能走到最深的內殿。」一個人在異鄉所有感受都會被放大⋯我不知道未來的我是不是會繼續待新加坡,但無論在任何一個地方,我都會記住此刻的心境,用心感受世界,帶著滿滿的故事回家。
2019/03/19 | 讀者投書
【離鄉工作徵稿】我只想當個「日本社會」裡「有用的人」,但真的好累
「日本應該薪水很高,過很爽吧?」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那些想家的人在夜裡流的淚、濕潤的枕頭套,還有滿員電車裡令人窒息的安靜。人與人之間靠得很近,心卻離得很遠很遠。
2019/02/08 | 精選書摘
《82年生的金智英》:女孩子太聰明,公司也會覺得有壓力
學姊明明成績優秀,也具有書處理等求職必備的執照,就讀的科系更是受業界青睞的管理學系,她卻認為自己可能連個不確定發不發得出薪水的小公司都進不去。「妳看那些回來做求職說明會的前輩幾乎都是學長,有看到幾個學姊?」
2019/03/14 | 精選書摘
《一流的人如何保持顛峰》:專家的養成關鍵,在於巧妙的「刻意練習」
專業與否,跟你投入多少小時做那件事無關,而是看你在投入的時間內下了什麼功夫。光是練習,無法「熟能生巧」。巧妙地下功夫,才能「熟能生巧」。
2019/01/25 | Alex Cheng
空服員被迫協助乘客如廁,從《說理》看長榮的聲明是否奏效?
當我在媒體上看到這則聲明時,胃部彷彿被重重擊了一拳: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這樣寫聲明稿,只是我在20年前經常看到有人這樣寫公關稿,沒想到他們遇到這等大事也是這樣發聲明而已。
2019/03/15 | 讀者投書
【離鄉工作徵稿】50歲時我漂向越南,但悠閒的價值觀是我想要的嗎?
有人說:「來越南的人,壞脾氣都磨成好脾氣,而好脾氣的人則會變得沒脾氣。」當初我因為強大的外資吸引力到達越南,經歷的文化衝擊和語言隔閡9個月後,我發現,自己寧願回到台灣。
2019/03/11 | 讀者投書
【離鄉工作徵稿】北上廣容不下肉身,三四線放不下靈魂
我的第二次外漂,漂到對岸13億人口的國度上,為了夢想和三餐練習適應寂寞⋯第一次離鄉是剛畢業被外派到四川,當時純粹因為去過天津實習,覺得環境還可以適應、錢又比較多,沒想到內陸跟沿海還是有段差距,更遑論最基本的飲食習慣,所以沒幾個月我就回台了。
2019/03/22 | 馬振洲
中國如何從「文化沙漠」,變成倫敦書展年度最佳書店的贏家?
2017年全球圖書和檔案市場價值約為975億美元。中國大陸的市場價值則約為153億美元,而經營連鎖書店不過20多個年頭的成功因素,應該就是市場規模、政策支持和熱衷於摸索創新的環境。
2019/03/13 | 讀者投書
【離鄉工作徵稿】日本讓我又愛又恨,也讓我更了解自己身為台灣人的長處
在台灣的我們總是叛逆,想要證明自己有能力,為的就是不希望被長輩貼上「草莓族」的標籤。但在日本這樣的「現代封建社會」之中.我才了解,在想要證明自己之前,我已經被貼滿各種標籤了。
2019/02/26 | 精選轉載
美籍航空大齡工作者:飛行53年的「空服員阿嬤」
畢竟在美籍航空的公司,只要員工還有能力,就不會剝奪他們的工作權力,對於航空公司而言,「外型」並不是他們選擇空服員的標準,相形之下,保障每個人的工作權力,才是航空公司的義務,而公司更不會輕易地因為婚姻、體型、或是性向等因素,而隨隨便便地拔掉你飛行的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