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

  • 確認
  • .
2014/05/18 | Clement Chang
在台灣搞設計品牌,工廠和市場都是挑戰:什麼時候整個城市才是我的設計櫥窗?
設計師知音難尋是全球現象。我在米蘭奧美廣告工作時,客戶就常提出非專業的要求,不同的是,設計師的專業很被尊重,上司都會聆聽我們的想法並想辦法說服對方。但在台灣,設計師較容易被當成美工或美術處理人員,處事原則是聽從金主而非專業。但愈是你的專業,愈不能廉價,當別人削價競爭,我們就要讓客戶知道你所具備能力的稀少性。
2014/05/08 |
「簡單幫我畫一下就好了!」讓台灣插畫家最痛心的要求
先前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插畫家的心聲,大意是說:就像每個大廚,也必定是從洗菜、切菜這些不起眼的基本功開始;醫生那常人無法理解的專業,也是用長時間學習鑽研換來;開店的人,不管東西賣得多便宜,都還是需要收入才能營運。然而人們卻不會進餐廳要求吃免費料理,請醫生免費開刀看病,更不可能逛街不付錢,直接將東西取走…為何藝術工作者的「專業技能」,就時常被人輕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