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

  • 確認
  • .
2019/03/12 | 精選書摘
《品牌成長的7道修煉》:老闆看起來像「笨蛋」,通常是陷入這5大經營盲點
當員工時,總覺得老闆是笨蛋。當上老闆後,才發現你自己就是那個大笨蛋。老闆要做好決策,其實並不容易。攻守之間,到底算是積極或是躁進,是保守還是穩重,充滿著決策的兩難與風險。
2019/03/12 | 讀者投書
【離鄉工作徵稿】我在新加坡體驗全世界,也吞下職場震撼彈
「旅客要在每個生人門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門。 人要在外面到處漂流,最後才能走到最深的內殿。」一個人在異鄉所有感受都會被放大⋯我不知道未來的我是不是會繼續待新加坡,但無論在任何一個地方,我都會記住此刻的心境,用心感受世界,帶著滿滿的故事回家。
2019/03/11 | Madeleine
善用這8個英文句子,讓你在年後轉職更上一層樓
英文好不代表溝通能力好,但英文好是基本的溝通能力,既然都下定決心要換工作了,就應該要重視溝通成本,把職位越換越好。
2019/03/11 | 讀者投書
【離鄉工作徵稿】北上廣容不下肉身,三四線放不下靈魂
我的第二次外漂,漂到對岸13億人口的國度上,為了夢想和三餐練習適應寂寞⋯第一次離鄉是剛畢業被外派到四川,當時純粹因為去過天津實習,覺得環境還可以適應、錢又比較多,沒想到內陸跟沿海還是有段差距,更遑論最基本的飲食習慣,所以沒幾個月我就回台了。
2019/03/11 | Sabina
唸MBA不只是選好學校,更要挑選好的「職涯中心」
要申請MBA的學生,不要輕忽職涯中心的功能,只要你懂得善用學校提供的資源,一定能將MBA的價值發揮到最大。
2019/03/10 | 精選書摘
《名聲賽局》:讓聯航股價大跌的一首歌──〈聯航會砸爛吉他〉
人在網路上會比在現實生活中來得更刻薄惡毒,尤其當他們能夠匿名發表言論時更是如此。令人難過的是,現代人常常特別針對女性──尤其是聰明、敢於發言的女性──肆無忌憚地羞辱。
2019/03/10 | 精選書摘
丁菱娟:為什麼在顧問產業裡,資深又有產值的人這麼重要?
倘若你發現自己每天忙得要死卻沒有產值,這時可能要好好檢視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是不知道方向?還是沒有方法?把問題找出來跟主管討論,或改變自己的工作模式,訓練自己成為注重效率的工作者。忙,絕對不能拿來衡量對組織的貢獻,績效最終還是得看產出。忙可以,但請不要瞎忙。
2019/03/09 | 精選書摘
《別讓世界定義你》:你該「搞好人」還是先「做好事」?
搞好人的問題後,並不是就天下太平了,事情還是要做。如果只管好人的事情,卻沒實際的建樹跟產出,要嘛就是個馬屁精,要嘛就是靠什麼手法掩藏自己沒表現,反而讓自己變成一個小人。
2019/03/08 | 讀者投書
【離鄉工作徵稿】「北漂」僅僅是為了證明,自己有在台北生存的本事嗎?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離鄉背井似乎是一件很「潮」的事情,周遭的朋友沒有一個留在嘉義打拼。北漂究竟是為了逃離父母親的手掌心,還是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倘若現在的工作,並不是建築在前往夢想的道路 上,我們又是為了什麼北漂? 
2019/03/07 | 精選書摘
《這一生,你想留下什麼?》:如何讓你的團隊持續保有創造力?
想要控制一切是自然的欲望,因為你希望新的投資案能夠成功,也想看到重大突破。但是,如果你顯現掌控的意圖,就可能阻礙創新。
2019/03/07 | 精選書摘
《這一生,你想留下什麼?》:領導人的權力與地位,不應超越其他成員
領導就是協力與團隊合作。當然,有些任務你得獨力完成,但是最重要的任務仍須由團隊來完成。這支團隊就是你帶領的團隊,不是在你一聲令下行動的,而是跟你一起工作的。
2019/03/07 | 讀者投書
【離鄉工作徵稿】比起不確定的未來,那可預見的20年更讓我害怕
無論人們怎麼說,想要切斷現在的生活重新開始的意志在我心中茁壯,也毫無猶豫。比起不確定的未來,那可以預見的20年更讓我害怕,然而事情的進行竟然比我想像中還要順利,半年後,我展開了新生活,搶在人生僵化之前,尋求最後保持彈性的可能。
2019/03/06 | 精選書摘
《職災之後》:缺乏勞工參與及社會信任的「職災保險」,如何去污名?
職災者身分伴隨的污名,可能發生在個人、人際互動與制度結構層次。本節就上述作者之前的訪談研究資料,整理職災者的污名經驗。
2019/03/06 | 讀者投書
【離鄉工作徵稿】我坐在新落成的辦公大樓裡,窗外是馬尼拉的貧民窟
「你不是說你不要為了錢而工作,而是為了夢想嗎?」這席話再次地浮顯出來。當時真的是考量薪水高才隻身一人來到異鄉,但看到那些貧苦的人們,就在我生活範圍的一旁,我賺的錢對他們而言,或許只看得到卻摸不著。一種罪惡感,我頓時討厭自己,討厭此時此刻的自己。
2019/03/04 | TIME
想在「STEM產業」同時兼顧工作與家庭,有多困難?
研究發現,將近半數的新手媽媽,及四分之一的新手爸爸在領養或生了孩子之後,選擇離開原先的全職STEM工作,直到孩子開始上學,才重返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