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 確認
  • .
美中科技戰衝擊,「中國製造2025」大推進式發展半導體產業可行嗎?
中國半導體產業根基薄弱,是否可能透過類似的「大推進」趕超策略而建設起來?答案似乎並不樂觀。儘管投資許多大尺寸晶圓廠,購買先端設備,可以衝高產量,但在製程的先進性與品質方面,即便從先進國家挖角人才,仍無確實保證。
2019/10/30 | 余杰
全世界只有中國偷渡客,在異國過上好日子,卻回頭稱讚祖國多美好
西方國家為什麼給這些法西斯分子簽證和居留權呢?他們並不願適應西方的文明的生活方式,而竭力將中國的不文明(野蠻)的生活方式帶到西方,並企圖一步步改變西方。西方不能對這場已淹到腳跟的「黃禍」毫不設防。
2019/10/30 | 讀者投書
從哀悼到「討說法」,中國輿論怎樣看待英國貨櫃車39屍命案?
10月23日,英國東部埃塞克斯郡(Essex)驚傳貨櫃車藏屍事件,一共39人死亡,為2000年「多佛港58屍慘案」以來,英國至今最嚴重的屍體發現案。
2019/10/29 | 精選書摘
《習近平與新中國》:中國全球大併購引發警訊,但造成的衝擊往往遭人誇大
德國這些案例並不獨特。全球各地許多國家都在苦思對策:如何才能一面抓住中國不斷擴張國際貿易與投資帶來的巨大商機,同時還要應付隨之而來的巨大挑戰。 
2019/10/29 | 精選書摘
《習近平與新中國》:「九號文件」代表一場新的大型反西方價值運動已經展開
根據這份文件的說法,共產黨正與已在中國社會某些領域成形的西方自由價值觀進行一場激烈鬥爭。這些價值觀包括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新自由主義與市場經濟、新聞自由、重新評估中國歷史、以及應該根據西方標準評價中國的改革開放。
自行定義不被普世接受的「中國特色」文化,才是美中衝突的根本原因
「人權」之所以是普世價值,是因為他有著不同國家、不同文化背景,都可以普遍且共同享有保障。況且從字面上的解讀,它都叫做「人」權而不是「中國人」權了,自然不該有什麼中國文化的特殊性存在才是。
2019/10/27 | 精選書摘
《回首流亡路》:公姆山的一戰、天地都悲的早晨
無情的戰爭,於勝利者的狂驕,和敗北者的悽慘,我入眼的全是殘忍。死的不能動了,活的他們不准你動,我們失去了最後一寸土,山河變色,我們全部都成了俘虜。
2019/10/25 | 李秉芳
曾參與香港反送中、推動中國#Metoo運動,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被公安拘留
在中國剛剛起步的#MeToo運動中,黃雪琴是最具盛名的人物之一。她曾幫助數十名女性在網上舉報性侵犯和性虐待案件,與審查人員鬥爭,導致許多大學教授被解僱。
黨國意識與紅色滲透結合,成為有許多面目的可怕巨獸
為什麼有許多人執迷不悟想去中國賺錢?當然市場大、錢來得快是其一,但是真正因素是有人刻意在釋放不正確的消息,中共本身是用正規軍隊編制在做網宣,台商與留學身的系統性滲透、政治買辦、紅色媒體也是鋪天蓋地。
2019/10/23 | 精選書摘
《邊疆與帝國之間》:中國西南之白人治理階層與「邊境社會」
在歷史中,大理代表著西南王權的中心,其曾以佛教立國,透過佛教政治體系成為維繫四周人群與部酋政治聯盟的紐帶。同時,北方另一股人群,稱為麼些,長期遊走於大渡河以南一帶,是散居於大理與吐蕃間的中間人群。
2019/10/22 | TNL香港編輯
非洲豬瘟致物價攀升,貴州早餐店加價遭官方約談警告「降回去」
一名老闆說,漲價沒幾天,市監局執法人員就向部分商家發出約談,要求他們將價格恢復原價,「還說成本高的話,可以在份量和用料上適當控制,但價格要維持不變」。
2019/10/22 | 李華
反送中是一場「爽文化」的狂歡,中國人你們到底爽不爽?
香港人因為不爽,所以有了今天的「反送中」,也因為「反送中」,讓香港人很爽。中國人,請你們大聲告訴世界: 你們到底爽不爽?
2019/10/21 | 柳金財
不成共識的「九二共識」,如何成為中國影響台灣大選的利器?
中共當局界定「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原則」,成功邊緣化國民黨和民進黨的兩岸論述,在此同時,又一面對承認「九二共識」的國民黨執政地方政府給予懷柔,但台灣的選民會買單這樣的操作嗎?
2019/10/15 | 李華
官員認「賊」作父,「中國特色的共產黨資本家」羞辱了誰?
今天中共建立的、同時也寫進憲法的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自然也沒有把企業家當作「衣食父母」的道理,這句話無疑羞辱了很多人。
2019/10/12 | 李修慧
暴雪「讓步」:對玩家聰哥「減刑」,但強調「處罰與中國無關」
暴雪娛樂對「爐石戰記」的香港選手「聰哥」的禁賽懲罰,引發美國、港台玩家「群起抵制」,甚至有美國電競團隊賽賽事直播中,舉出「抵制暴雪」的標語。12日,暴雪發布新公告,表示,將對香港玩家、兩位台灣賽評「減刑」。
2019/10/08 | 余杰
「五四」 思想三大病灶:何以未能締造出民主中國,反而墜落為文革?
「五四」高舉了德先生(民主,democracy)和賽先生(科學,Science),卻忘記了更重要的李先生(自由,liberty)和瑞先生(共和,Republic)——後兩者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