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優良電影劇本獎:「說故事的人」的年度盛會
很多人到我這裡來,說他想當導演......但不是那麼簡單就能當上導演的,要是真的想拍電影,你就先去寫劇本,劇本的話只要紙跟筆就可以寫了,想要真的了解電影的架構的話,沒有什麼比劇本更能夠具體掌握住電影的本質......但他們還是不寫,確實,因為書寫是件辛苦的事。
2017/05/01 | 文化銀行
你知道捏麵人其實是給「好兄弟」看的嗎?
出生於基隆的謝源張,父親是一位總舖師。成長在這樣的家庭,節慶時經常要幫忙爸爸辦桌,耳濡目染之下,從小就很熟悉中元普渡的傳統規矩和米雕製作,也就這樣開始了跟雞籠中元祭一生的淵源。
2017/04/30 | 精選書摘
包公哪有那麼黑:為什麼文人要抹黑包公的臉?
像史書上許許多多偉大人物一樣,包公落地時也是個怪胎。按《三俠五義》第二回描寫,包公誕生那天,他的爸爸包員外夢見半空中祥雲繚繞,瑞氣千條,猛然間紅光一閃,面前落下一個怪物來:「頭生雙角,青面紅髮,巨口獠牙,左手拿一銀錠,右手執一朱筆,跳舞著奔落前來。」
2017/04/30 | 精選書摘
專訪導演侯孝賢:你拍你的寫實,我的寫實就是台灣本地的狀態
我感覺現在年輕人就是想太多,基本上現在最大的問題,還是我們在電影裡面尋找電影,現在年輕人大部分是這樣,而不是在現實生活裡面去尋找電影的元素。
重溫盛世:英倫搖滾風潮二十年
精確一點來說,Brit-pop就是英國另類搖滾最春秋鼎盛的1993至1997年間。1996年上映的猜火車,除了使用Brit-pop的歌曲外,電影中青年的無所事事、藥物成癮、靠失業救濟金過活等等題材,映照出當時英國青年經歷過的文化與生活寫照,讓猜火車在這美好的年代裡走向經典。
2017/04/30 | 林佩穎
高雄夢-遊臨港線
窗外是一片的塵土,龐然大物廠區消失無蹤,只留下一根煙囪,夕陽掛在港區波光粼粼之上,風一刮起,所有灰色與繁華被吹散如一場夢境。
2017/04/30 | 精選書摘
專訪剪接師廖慶松:我們那一票不快樂的人,成長在一個極度匱乏的年代裡
台灣很可惜,電影菁英都去從事電影藝術工作,我們的教育,包括那些電影科系,就是看侯導、楊德昌的電影,他們要模仿,要去做這件事情。我覺得這只讓整個思考都太同質了,應該鼓勵異質性的東西。 
2017/04/29 | 紀金慶
孟克《吶喊》解析:橋上的主角不是任何一個人,而是我們每個人
解讀畫作的構成元素以及時代背景,對於我們理解作品的意義有相當關鍵的重要性。而如何讓作品結構與作品背景形成互為表裡、相互詮釋的整體,是我們破解這幅畫作的入手處。
2017/04/29 | 放映週報
樹大豈止招風:站上社會前哨的香港電影
黃雨傘能不能讓香港的政治前途改變還未有定論,但可以確定的是,雨傘革命之後的香港電影,的確多了一些不同的樣貌。
2017/04/29 | 非常木蘭
所有逆來的,他們都順受了:《一念無明》中帶刀入斧的安靜日子
電影底子裡有著深厚的感情,它或帶出了至今無解的長照問題,也或帶出了人人自危的經濟現況,抑或帶出了衡量一個人的扭曲價值,但最重要的是,它想講一個這樣的故事,在這意圖朦朦朧朧的麻木社會裡,平靜地拍出那些滾燙的現實。
2017/04/29 | Candy Bird
【插畫】東南亞手札(三):藝術的炸藥不會真的引爆
面對老牆,既然身處此地,我想畫些跟馬來有關的事,自然想到黃錦樹的小說集。馬共歷史的確離我遙遠,但歷史被抹去這件事倒是很有共感。馬來西亞的創作自由有限制,創作上仍然得因應在地文化發揮,我把人物換成動物,或許這就是藝術有趣的地方,不直接指涉這個或那個,圖面所要傳達的,就留待觀者自行詮釋。
2017/04/28 | KKBOX
一看就停不下來!五部你不應錯過的犯罪懸疑韓劇
如果你對犯罪心理學、精神分裂等相關類型有興趣的話,千萬不能錯過接下來要介紹的這5部犯罪懸疑片,這幾部在韓國可說是穩坐收視率的片,每部都有想讓人一直看下去的衝動。
2017/04/28 | Abby Huang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作者林奕含過世
林奕含說,社會對精神疾病的想像是多麼扁平,每次看到健康的人把「精神病」當作一句髒話,她就很痛苦。而寫出「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個故事跟精神病,是她一生最在意的事。
2017/04/28 | 讀者投書
Instagram的「女孩博物館」:從反抗到擁抱的女權運動
而若從社群時代來探討當代女性和博物館的互動、和藝術作品的凝視,能不能提供女性議題另ㄧ個彈性對話的場域?
2017/04/28 | Shel Lin
CRISIS特別搜查隊:所謂的邪惡,往往不是一批邪惡的人幹盡壞事
所謂的邪惡,並不是由一個邪惡的人,帶領一批邪惡的人幹盡壞事。事實是,邪惡從不會以大壞蛋的形式出現,而毋寧是透過一種結構性地,更細緻精巧的手法,來掩護其惡之本質。
2017/04/27 | Abby Huang
【影音】凝視死亡認識生命 台灣「大體老師紀錄片」入選國際影展
陳志漢指出,拍攝這部紀錄片最主要的目的,不是為了鼓勵觀眾去做器官捐贈,而是希望觀眾透過面對死亡,來領悟如何好好地「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