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確認
  • .

2018/09/25 | 精選轉載

哲學系學生的獨白:哲學系到底在做什麼?

沒有標準答案可能反而是世間常態。而正是在這樣模糊的世界,對於哲學問題的思考,可能有助於對我們尋找方向提供一點幫助。

2018/09/26 | 張訓譯

大學教育普及化的年代,碩士學歷真的比較有用嗎?

筆者是學社會科學專業,社會科學最令人詬病的就是學歷無用論,有的人認為社會科學根本無法解決社會上的難題,只會帶來紛爭與亂源,因此筆者根據自身的學習經驗並參卓不同學科朋友的意見之後,歸納出以下如何選擇是否該讀研究所的理由。

2018/09/26 | 羊正鈺

陽明大學確定啟動「併校」程序:清大、交大拿什麼來「搶親」?

為爭取陽明大學合校,清、交兩校最近動作頻頻,在陽明大學通過併校決議之前,交大、清大日前接連發布新聞稿,表表態自己是陽明最合適對象。

2018/09/27 | 羊正鈺

中興大學徵不支薪、不占缺「義務教師」又惹議,究竟「業師」該如何聘任?

其實2015年中興大學也曾貼出徵人公告,職務就註明是「義務授課」而「沒有鐘點費」,主祕蔡清標回應指出,「所徵聘的不是來授課的教師而算是專業人士,就是我們一般所了解的業師...」

2018/09/30 | 新公民議會

台灣彩繪老街背後,充滿無止盡的壓榨學生勞力

藝術無價,尊重專業,但大人們卻往往用「免費」的角度看待學生付出的人力與心力,讓這些美術班學生屢屢成為彩繪藝術的主力。

2018/09/30 | 李修慧

學歷和收入成正比?大學畢業所得連續5年低於專科

研究所以上學歷者年平均可支配所得達96.9萬元,不只較上年成長6.9%,更創下歷年第二高水準。

2018/10/08 | TIME

美國大學如何教導學生正視「不存在的偏見」?

直到現在,以沉默來適當表示不贊同的概念已經深植校園以及先進機構。如果川普仍用同樣糟糕的方式擅自定義和懲罰「仇恨言論」的權力,大家可能會更了解這種前車之鑑所帶來的危險。

2018/10/08 | Edkin

充滿愛地說珍重——加拿大小學日常

這裏上學實在太開心,孩子們更加捨不得老師和同學。

2018/10/12 | 精選書摘

《漢字有意思!2》:從甲骨文學漢字,就像從山裡的小溪順著往下找到大河

他們問的方法很特殊——先在烏龜肚皮上的那塊甲殼或其他野獸的骨頭上鑽小孔,再把一小塊燒紅的炭或金屬放在那小洞上,甲骨被烤焦而且膨脹造成裂紋,那些巫師則根據裂紋的樣子解說老天爺給的答案,再把答案刻在裂紋的旁邊。這些由西元前一千多年留存到今天的甲骨文上的文字,可以說是中國最早的文字。

2018/11/04 | 精選書摘

《世界標準教養法》:輕鬆應對「2歲小惡魔」的方法

2歲小孩的行為看在父母眼中是任性的表現,但如果能換個角度來看,就會發現這樣的行為其實也是上進心、幹勁、自主性、自我主張的表現,這同時也就表示孩子相當的可靠。

2018/11/12 | 精選書摘

《幼醫與幼蒙》:中國清代的蒙養文化與幼教論述——以父師善誘為例

中國幼齡人口之經驗,近世流變是一大歷史轉折。此轉折在晚明至清季之浮現,上與明代中葉以來版刻活躍後對兒童知性天地的衝擊,以及明清兩代幼蒙市場的擴張,均不可分。

2018/12/24 | 王偉雄

傳道、授業、解惑以外,我更重視另一項教學目的

我更重視的教學目的是韓愈沒有提及的:擴闊學生的視角,幫助他們認識不同的視角,以及讓他們明白到每個視角都有其限制。

2018/12/29 | 蜂鳥出版

真正的人生勝利組?——讀《最後的秘境 東京藝大》

能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並一頭栽進去,不問代價和回報,是多少人追求不了的夢想。如果這樣想,大概東京藝大的這群怪人,才是真正的人生勝利組吧?

2019/01/07 | 讀者投書

偏鄉教育:大學生被問「老師你們還會再回來嗎?」

台灣少子化問題,使得教師成為僧多粥少的職業,甚至有許多老師淪為流浪教師。但在乏人問津的偏鄉,師資卻依然是教育最大的困境之一。近年來,愈來愈多的大專院校注意到教師資源不平等的問題,並投入偏鄉教育。

2019/02/26 | 英語島

從日本看見「世界最美」的教科書:打開課本,到處都是貼心設計

日本精美的小學課本來自教育體系縝密的規劃,上至首相親自擬定的教育指導方針,下至各出版社結合教育與設計人才挹注的心血。有充足的時間與預算讓每個步驟環環相扣,才能共同成就兼具知識與美感的課本。

2019/03/14 | 精選書摘

洪蘭《通情達理》:從文化做起,找回中國傳統的立國之道

以前的教育不發達,但是透過民間故事、戲曲、說書,忠孝節義這種做人的基本道理深入人心,「信」一直是中國社會所崇尚的。

2019/06/02 | 精選書摘

《如何撰寫畢業論文》:如何將時事議題轉化為學術議題?

我不過列舉幾個例子,以說明一個如此不「學術」、不具備批判性的題目,也能以學術方式完成,而且對他人有所助益,可以放入更大的研究脈絡裡,讓想要深入這個議題的人對你的研究無法視而不見,而不是用印象、隨機觀察、草率推測搪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