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確認
  • .

2018/09/20 | 物理雙月刊PSROC

一位教授的奇想:消失的按鈕

「上課不專心投籃,跑去練習帶球上籃,這又不考,真是亂七八糟!」看著她惟妙惟肖的神情,我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2018/09/20 | VoiceTube看影片學英語

賴床、起床氣、失眠、愛睏、夜貓子,這些英文怎麼說?

如果看到“sleep over”就直譯的翻成「睡過頭」可就大錯特錯了(睡過頭其實是overslept)!這個外國人很常用的片語,意指到友人家過夜。

2018/09/23 | Alvin

「光纖之父」高錕逝世 終年84歲

在獲頒諾貝爾物理學獎之前,高錕於2004年已證實患上早期阿茲海默病。

2018/09/23 | 精選書摘

知覺心理學與設計:完形心理學、鏡像神經系統、功能預示性

跟「知覺」相關的心理學概念,包括了能應用於藝術和設計的完形心理學(Gestalt psychology),與社會互動、察言觀色密切相關的鏡像神經系統,受人機互動領域重視的「功能預示性」(affordance)等等。

2018/09/23 | 精選書摘

《藝術家想的跟你不一樣》:為什麼「所有的學校都應該是藝術學校」?

藝術學校幫助包柏與羅伯塔・史密斯學會獨立思考、建立信心,針對問題提出自己的想法。他在那裡學的是觀察、理解、判斷,然後創作出實體的東西,處理他想要探索的議題。那些「事實」是起點而已,不是結論。

2018/09/24 | 新公民議會

大學新鮮人的第一個問題:我該繳學生會費嗎?

各校學生會的幹部們,在搖頭指責在校生對學生會的認同感低、繳費意願不高之前,請先審視一下是否站在學生立場來爭取權益、自治法規與會議記錄有無公開、活動是不是有符合學生的期待,不要讓學生自治這樁美事,淪為一場失敗的扮家家酒。

2018/09/24 | 精選書摘

《藝術家想的跟你不一樣》:為什麼「所有的學校都應該是藝術學校」?

藝術學校幫助包柏與羅伯塔・史密斯學會獨立思考、建立信心,針對問題提出自己的想法。他在那裡學的是觀察、理解、判斷,然後創作出實體的東西,處理他想要探索的議題。那些「事實」是起點而已,不是結論。

2018/09/24 | 精選書摘

《知識學習的鍛鍊技術》:閱讀,就是與他者共同擁有這個世界

透過讀書,我們可以體驗別人的人生。就像看作品中的人物時投入自己感情那樣,一起活過別人的人生,一起感動,這種原始的讀書態度每個人內心都有,閱讀的快樂也是由此開始。

2018/09/25 | 精選轉載

哲學系學生的獨白:哲學系到底在做什麼?

沒有標準答案可能反而是世間常態。而正是在這樣模糊的世界,對於哲學問題的思考,可能有助於對我們尋找方向提供一點幫助。

2018/09/26 | 張訓譯

大學教育普及化的年代,碩士學歷真的比較有用嗎?

筆者是學社會科學專業,社會科學最令人詬病的就是學歷無用論,有的人認為社會科學根本無法解決社會上的難題,只會帶來紛爭與亂源,因此筆者根據自身的學習經驗並參卓不同學科朋友的意見之後,歸納出以下如何選擇是否該讀研究所的理由。

2018/09/26 | 羊正鈺

陽明大學確定啟動「併校」程序:清大、交大拿什麼來「搶親」?

為爭取陽明大學合校,清、交兩校最近動作頻頻,在陽明大學通過併校決議之前,交大、清大日前接連發布新聞稿,表表態自己是陽明最合適對象。

2018/09/27 | 羊正鈺

中興大學徵不支薪、不占缺「義務教師」又惹議,究竟「業師」該如何聘任?

其實2015年中興大學也曾貼出徵人公告,職務就註明是「義務授課」而「沒有鐘點費」,主祕蔡清標回應指出,「所徵聘的不是來授課的教師而算是專業人士,就是我們一般所了解的業師...」

2018/09/30 | 新公民議會

台灣彩繪老街背後,充滿無止盡的壓榨學生勞力

藝術無價,尊重專業,但大人們卻往往用「免費」的角度看待學生付出的人力與心力,讓這些美術班學生屢屢成為彩繪藝術的主力。

2018/09/30 | 李修慧

學歷和收入成正比?大學畢業所得連續5年低於專科

研究所以上學歷者年平均可支配所得達96.9萬元,不只較上年成長6.9%,更創下歷年第二高水準。

2018/10/08 | TIME

美國大學如何教導學生正視「不存在的偏見」?

直到現在,以沉默來適當表示不贊同的概念已經深植校園以及先進機構。如果川普仍用同樣糟糕的方式擅自定義和懲罰「仇恨言論」的權力,大家可能會更了解這種前車之鑑所帶來的危險。

2018/10/08 | Edkin

充滿愛地說珍重——加拿大小學日常

這裏上學實在太開心,孩子們更加捨不得老師和同學。

2018/10/12 | 精選書摘

《漢字有意思!2》:從甲骨文學漢字,就像從山裡的小溪順著往下找到大河

他們問的方法很特殊——先在烏龜肚皮上的那塊甲殼或其他野獸的骨頭上鑽小孔,再把一小塊燒紅的炭或金屬放在那小洞上,甲骨被烤焦而且膨脹造成裂紋,那些巫師則根據裂紋的樣子解說老天爺給的答案,再把答案刻在裂紋的旁邊。這些由西元前一千多年留存到今天的甲骨文上的文字,可以說是中國最早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