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確認
  • .
2018/04/21 | 王偉雄
讀一本「恰到好處地難懂」的書
認真讀哲學的人,應該不時找些「恰到好處地難懂」的著作來讀,因為那樣做可以同時鍛煉耐性、理解力和思考力,而且能提醒自己不可不謙虛。
在反對女性受教育的阿富汗,她帶著孩子翻越11小時山路參加大學考試
即便國際間湧入數十億美元的資金注入教育,但是阿富汗的文盲問題——特別是女性的文盲問題——仍然是後塔利班時代難以解決的問題。
2018/04/21 | 孫憶明 (Jim)
中國「直播答題」熱潮起落,能給我們帶來什麼啟示?
到底「直播答題」有機會為直播和知識經濟產業,提供持續性的創新模式,還是只是營運廠商,以及投資投機客,大肆炒作的另一個網路泡沫?了解其發展原委及核心要素,能幫助我們解讀未來的許多發展契機。
2018/04/20 | 李秉芳
全台大專院校首次「銅像公投」結果:中山大學將「移蔣留孫」
校園中的蔣公銅像的去留越來越受重視,中山大學的學生會多次爭取後,校方決議透過網路公投方式來決定校園內蔣公銅像的去留,校方指出,這次投票率創下歷史新高,這次公投也是台灣民主教育的體現。
2018/04/20 | 李修慧
為了「提振學生精神」?台中補習班老師被控「性騷擾」不只開黃腔
也曾有學生和輔導老師穿著短裙洋裝,在課堂上跳舞,只為了幫陳姓老師慶生,而陳姓老師則表示,這些只是「團康活動」,也是補習班「互動化的教學特色」。
「保護兒少」反對多元性別教育,只會讓更多孩子步上我的後塵
如果校園對多元性別孩子多一點善意、多一點理解、多一點幫助、多一點保護,也許再也不會有孩子步上我的後塵,拜託支持多元性別教育,保護多元性別的孩子免於性暴力好嗎?
2018/04/19 | 精選書摘
上一堂法國哲學思辨課:如何利用馬基維利《君主論》促進教學?
老師們也常常認為自己必須一肩擔負學生表現的成敗,因此猶疑不決,不敢把教學權力下放給學生。對我來說,一個真正的教育者在教學過程中會愈來愈無為而治,給每個學生展現自我的機會,讓他們盡情自由發揮。
2018/04/19 | BabyHome
面對選校不知所措?六點建議幫助你和孩子討論更順利
除了面對琳琅滿目的校園選項不知從何著手。但更關鍵的卻在於,我們對於眼前看似熟悉的孩子,是否依然陌生?不要忘了,未來進入學校就讀的,可是孩子他自己。
2018/04/19 | 讀者投書
「南女小短褲事件」後,如何讓「考試機器」開始關心社會議題?
學校號稱社會化的重要場域、教育體制主張為了學生好,卻默默使那些,有助培養關心議題、獨立與批判性思考等能力的課程、活動、資訊,在大多數學生心中不知不覺變成以「無痕模式」開啟的視窗。
2018/04/18 | 李秉芳
小孩哭鬧怎麼辦?為何他們一定要符合「大人世界」的規則
小孩在公共空間哭鬧引發衝突該怎麼辦?一位媽媽帶2歲女兒跟團出國引發論戰,除了選邊站外還可以做什麼?
2018/04/17 | 讀者投書
《心中的小星星》:當教育不能承接殞落的星
《心中的小星星》是阿米爾罕執導的印度電影⋯印度人的貧窮家庭希望小孩透過教育取得醫學、工程學或管理學的文憑、躋身高社經地位;原為上層階級的家庭更需要頂尖理工、商管科大學的文憑維持階級利益、更甚再向上攀爬。
2018/04/17 | 李修慧
新任教育部長曾在「中國官方機構」當顧問,陸委會說「不違法」
國民黨出示吳茂昆的在中國官方研究機構擔任顧問的證據,國民黨市議員游淑慧更提出顧問的工作內容,質問「都有具體的業務了,這還不算兼職?」
2018/04/17 | 朱建豪
為什麼「嬰兒 哭鬧 飛機 出國」,照顧者都是媽媽而不是爸爸?
比起大眾輿論中總是把媽媽形塑成無知或是沒有同理心的形象,是不是換個角度去試圖解釋某些怪誕之處還要來得更好?如果我們真的覺得這樣帶嬰兒出門非常不妥,我們可以試著將視角拉遠來思考更深層的結構性成因。
2018/04/17 | 讀者投書
從大學教授身上看見台灣勞工如何被剝削
台灣的社會,是否從校園就開始縱容慣老闆和苦員工呢?
2018/04/16 | 李修慧
新教育部長吳茂昆,他瞭解高教,也曾被指控「溢領」「黑箱」
教育部表示,吳茂昆擔任部長,不僅有助於協助政府推動高校轉型與深耕,同時能在科學教育方面提出更多創見。
2018/04/16 | 書傳媒
辨識十二種親情控制手段,破除阻礙成長的「內在批評者」
父母的控制是一個強而有力且無所不在的過程,和洗腦很類似。控制型家庭洗腦的結果將導致:孩子把父母的批評和成見內化,變成存在於自己內心的苛刻父母,亦即有礙我們成長和療傷的「內在批評者」。
2018/04/16 | 讀者投書
比英文更早稱霸不列顛群島的「凱爾特語」
現今英文成為世界上最強勢的語言,不過它其實並不是不列顛群島的唯一。早在英文稱霸不列顛全島之前,這些地區擁有著和法國布列塔尼半島相同的語源——凱爾特語。
2018/04/15 | 讀者投書
自由之路,我們要走向哪裡?​回顧「南女小短褲事件」
我們不該期待每年都有幾位特別熱衷議題的人幫大家代議,而是所有人都應該試著了解這些切身相關的問題。我認為,縮小老師與學生認知差異、釐清問題非常重要,而這或許能靠學校主動提供的長期教育以及公開討論的平台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