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

  • 確認
  • .
加州野火改變了鳥叫聲,區域性「鳥方言」也越來越多
專家發現,不同的森林類型中的鳥類有不同方言,但是一個區域內歌曲型的多樣性,會隨當地火災情況和棲息地多樣性增加而增加,某些地區的鳥類的歌曲方言也不止一種,整個加州的鳥類歌曲日漸複雜繁多。
2020/07/09 | 精選書摘
《科技政策觀點 No.10》:台灣推行「農地種電」會造成哪些影響與衝擊?
為能全面性的瞭解台灣在農地種電上所遭遇的問題,本研究擬分政策推動時程、區位設置規劃及潛在環境影響等面向,梳理已發生或可能發生的影響。
2020/07/09 | George Chan
從人類意識、行為與企業思考,我們可以如何減少「垃圾」的製造?
面對即將增加的生態威脅,我們能做些什麼?本篇文章盤點有哪些其他選項與解法,將議題歸納為從「行為上」、「意識上」、「企業上」切入,討論如何減少垃圾。
小型農地種光電「長太快」引發反彈,農委會修法補破洞
地面光電面積愈小、程序愈簡化,弊端於是現形,不只核准面積已經超過兩公頃以上的「大光電」,近日更有光電侵入山坡地、石虎棲地,引發反彈。
2020/07/08 | Abby Huang
全球最大「企業買綠電契約」在台灣:台積電買下沃旭2離岸風場所有發電量
台積電表示,將擴大使用再生能源,預計在2030年目標為全公司生產廠房25%用電量及非生產廠房100%用電量為再生能源,進而以全公司使用100%再生能源為長期目標。
2020/07/06 | 精選書摘
《刻不容緩》:畢業典禮致辭——別再試著靠你自己拯救世界
我們必須兩者兼顧:地方與全球、反抗與替代方案。不做會讓我們無法倖存的事,要做我們繁榮所需的事。​​​​​​​
2020/07/06 | 精選書摘
《刻不容緩》:扼殺氣候行動的是資本主義,而非「人性」
我們並沒有失去地球,只是地球變熱的速度極快,快到就要失去我們之中的許多人了。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條通往安全的新政治途徑赫然浮現。現在不是為流逝的數十年哀悼的時候,是我們該趕緊走上那條途徑的時刻。
九個Q&A一次看懂「縣市國土計畫」:如果我家被劃入國土保育地區,會被徵收嗎?
什麼是縣市國土計畫?為什麼我們需要這個法?這個法會不會影響我?我家的地會不會被徵收?關於「國土計畫法」的重要問題,一次回答您!
2020/07/04 | 精選書摘
《貝加爾湖隱居札記》:寒冷、寂靜與孤獨等狀態,將來會比黃金更珍貴
小木屋是打造一種以奢華清明思緒為基礎之生活的完美地基。隱居者的清明,在於既不以物品也不以同類填滿和妨礙自己;在於擺脫習慣,放下舊需求。
2020/07/02 | TNL 編輯
逾350隻非洲大象離奇死亡,科學家稱「生態災難」死因仍待釐清
無論真正死因為何,只要不確定原因,就無法排除疾病由大象傳給人類的可能性。特別是如果死因跟水或土壤有關的話。
2020/07/01 | 綠學院
高喊「綠色金融」的台灣各家銀行,何時才要簽署「赤道原則」?
全球政府紓困與振興應有其方法和長遠目標,而不僅僅是花錢刺激或挽救經濟,許多歐盟國家就藉著疫情轉型綠色數位經濟,減少大型基礎設施和工業計畫可能對人體和環境產生的不利影響,但台灣的金融體系有跟上這個潮流嗎?
2020/06/30 | 讀者投書
移動的健康殺手:燃油車的空污危害可能比電廠還嚴重?
政府近年來開始加大對空污排放的各項管制措施。在固定汙染源上除適用更嚴謹的法規標準、鼓勵更新排放設備外,電廠也依規定進行空污防制的降載,對於大型固定汙染源的減量已初見成效,目前下一個重大挑戰,正是移動污染源的治理。
2020/06/25 | TNL 編輯
重啟中火2號機遭罰200萬,台電:台中市府視中央如無物,將依法救濟請求國賠
台電台中火力發電廠2號機昨(24)天晚間點火加入供電行列,台中市政府隨即前往稽查並勒令停工。台中市長盧秀燕今(25)天受訪時表示台電即使是預熱開機,違法一樣開罰;經濟部長王美花今早受訪則力挺台電作為,並呼籲台中市政府不要為難基層員工。
2020/06/24 | Abby Huang
6月用電量創歷年新高,停機近半年的中火2號機今晚「點火」加入供電
台中環保局表示,市府在去年12月25日廢止中火第2、3號機許可證,台電不管法源,中火一旦啟動,恐怕就是中央帶頭違法,將依法開罰。
2020/06/23 | 讀者投書
解答「太陽能」爭議:產電的過程,會過度消耗土地與水資源嗎?
太陽能電廠隨著日照強度產電,台灣作為日照豐沛的亞熱帶國家,烈日當空時產生的大量電力不僅能供應夏日生存必備的冷氣用電,更是國家能源獨立、環境健康議題的解套。
2020/06/19 | 港台電視31
零距離科學:小紅蛺蝶——遷徙路途最遙遠的昆蟲
小紅蛺蝶數千公里的「大長征」,以路程計算,不止在昆蟲界,在整個動物界也算是數一數二。
2020/06/19 | Abby Huang
投資額上看2兆台幣,第三階段離岸風電遊戲規則草案出爐
由於前5年將以「1GW - 2GW - 2GW」的方式逐年釋出裝置容量,且單一風場分配上限為0.5GW,也讓不少業者抱怨市場規模不大,很難同時做到政府要求的國產化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