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 確認
  • .
2020/03/31 | TNL 編輯
私人情感可用《刑法》規範嗎?大法官釋憲18年後,「通姦除罪化」重啟辯論
這不是台灣第一次對《通姦罪》進行合憲性審查。2002年時,大法官提出的釋字554號曾闡明,「性行為自由」應受婚姻與家庭制度制約。
2020/03/30 | 精選轉載
我們不需要超譯博恩,但這樣談性侵可能會把「非典型受害者」推得更遠
博恩在節目中說的「你要感謝我」、「反正你也有爽到」,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除了都是悲劇之外,不只女性受害者會陷入困境,也都只會把男性受害經驗推得更遠,反而更看不見「非典型的受害經驗」。
2020/03/30 | 精選轉載
相較於「把強姦當笑話」適合與否,博恩兩支影片的「刻意操作」才令人反感
這是真心想要促進聲量而不惜挑戰與挑釁之舉,抑或是藉由挑戰與挑釁達成某種議題反思,抑或是某種社會實驗?我不是博恩團隊,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大家都中了套,看似陷入了強姦議題,殊不知更是墜入了博恩宇宙。
2020/03/31 | 讀者投書
韓國「N號房」事件連署群情激憤,是為了「拯救」還是「報復」?
大家連署真的是為了拯救被害人嗎?抑或是抱持著想讓加害人受到懲罰的報復心態?若大眾只是以「報復」作為目的,那悲劇仍會不斷發生。
就業數據作為照妖鏡:女性更生人在多重困境下如何求生?
因「女性」和「更生人」身份,成為「雙重弱勢」已經算是幸運了,少數女性更生人可能伴隨懷孕、身障、精神疾病、經濟困難、居無定所或是家庭問題而深陷多重弱勢之中,最終被捲入「多重困境」。
2020/03/31 | 陳慶德
韓國性別不平等報告書(十):「N號房事件」惹怒大眾的四大主因
我極為不認同,將此N號房事件簡單「異化」為經濟市場需求機制,即「因為就是有人看,就是有市場,所以才有這些不雅影片的誕生與賣點。」
2020/03/31 | 讀者投書
韓國「N號房」背後的厭女脈絡:壓迫一直都在,只是我們習以為常
「xx主義」常常讓人聯想到激進的、想要灌輸他人思想的。但特別的是,女權運動的核心主旨不是想讓女性對抗男性,而是想真正改善社會中,因性別造成的不平等現象。
2020/04/01 | 李展鵬
他的孤獨,成就經典
我想起哥哥,想起他的孤獨。
2020/04/02 | 精選轉載
媽媽總是說「穿裙子一定要穿安全褲」,因為她也逃不出那些性騷擾惡夢
世界永遠都還不夠好。看到N號房的事件,看到有一些「那些女孩子不要拍裸露照片就不會發生這種事」、「這些女孩子沒有保護好自己」的論調,最先想起的是我的安全褲事件,還有媽媽。
2020/04/03 | TJ
【關鍵眼中盯】Telegram群組之外,還有很多「看似自願」的N號房正在發生
從受害者被強迫的「n號房」到自行上傳情色影片販售的平台,許多人會以「是否為主動」判斷這些事件中的女性是否受到剝削、是否應受苛責,但你可曾想過,相關的行為其實都不脫離男高女低的階級架構,目的也都是滿足男性?
「同性戀是不是天生的?」這個問題,一直都是反同運動的「草船借箭」
反同運動持續提出這個看起來無害、看起來可以自信地回答的提問,事實上就是要用來反對同志,就是要鞏固異性戀的常規性。屆此,「同性戀是不是天生的?」,與其說是個科學問題,不如說是論述策略的問題;它本身就充滿異性戀的偏見,要求所有與其相異者自行舉證。
2020/04/04 | 芭樂人類學
女殺的國度:¡Ni una muerte más! 不要再有下一位
在這個強調男性陽剛特質的社會中,墨國女性在日常生活中就要面對著各種物化、性騷擾乃至於暴力,而這些長期以來所積累的憤怒與不滿,被這次的情人節分屍案徹底的引燃,在業力引爆的狀況下,墨國的女權運動者所採取的行動的確造成功引發了社會輿論,給予墨國政府莫大的壓力。
我跟心理疾病共存的每一天(上):罹病之後,我比一般人更加體會「隨緣」的本質
有趣的是,反而是罹病之後,能比一般人體會到什麼叫做「隨緣」的本質、「緣分」的意義、還有「一期一會」的可貴。
2020/04/03 | 精選書摘
《九歌108年小說選》:張亦絢〈淫婦不是一天造成的〉
「每次我用水彩,我都在克服,我最大的恐懼。我對自己說,我擠出來的是,是真正的水彩,不是那種男人的⋯⋯。我想做愛,我想感覺這一切並不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