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 確認
  • .
2019/12/09 | 李修慧
全球最年輕!被同志家長養大的芬蘭新總理馬林:「從沒想過我的年紀跟性別」
芬蘭不只選出全球最年輕總理,芬蘭女性參政比例也特別高,新政府的部長有58%是女性,而共同籌組聯合政府的五個政黨,黨魁通通都是女生。
2019/05/17 | 李秉芳
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立法院三讀通過「同婚專法」
國民黨部分立委在議場外召開記者會,表示行政院長蘇貞昌藉此議題操作政黨對立十分不可取。不過藍委許毓仁幾乎從頭支持到尾,表示同婚不應該淪為政黨對決的工具,而應該是普世皆認同的價值。
2019/06/17 | 李修慧
當強暴成為「戰術」:推特「一片藍」聲援蘇丹受暴群眾
蘇丹醫生委員會統計,蘇丹首都喀土木的醫院記錄了70多起強暴案件。蘇丹阿法特女子大學創傷中心負責人表示,士兵把性侵視為挫敗革命的手段。
2018/08/25 | 精選書摘
《診間裡的女人》:她沒有性經驗,所以認為自己不可能有婦科問題
她不是唯一一個「如果一輩子沒有性經驗,這輩子就跟婦科無關」想法的病人,只是我臨床遇到的第一個。
2019/04/05 | Abby Huang
網友幫劉柏君要求「正名」,聯合國將「中國台灣」改成「中華台北」
劉柏君獲得「國際奧會女性運動獎」,是第一個獲得此獎的台灣人,劉柏君致詞時表示,要三振性別歧視並不容易,我們不能只是夠好,而是必須更優秀才行。
2019/02/07 | 李秉芳
教宗首度承認修女遭性侵:當性奴、強迫墮胎還得「保持緘默」
天主教教會長年由男性主導,性別不平等的情況存在已久,也是導致性虐和性侵頻傳的主因。教士不僅性侵修女,還會將她們當做女傭。
2019/02/25 | 李修慧
奧斯卡紅毯最美,同志男星比利波特「西裝長裙」突破男女界線
比利波特的上半身為男性正式的黑絲絨西裝,並別上了象徵正式場合的黑領結,下半身卻是全黑的及地澎澎長裙,西裝袖口也露出襯衫的白色荷葉邊袖子。這襲突破男女性別界線的服裝成為今年紅毯最大焦點。
2019/02/21 | 讀者投書
《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這種命名,是在反同方的傷口上灑鹽
對於一個民主社會來說,所謂的進步,應該是在大家取得共識下往前進。在沒有取得共識下,握有權力的人強迫社會全體往前進,那並不見得是一種進步,反而可能是種變相的壓迫。
2019/05/17 | 李修慧
亞洲第一、通過同婚專法的那刻:外媒眼裡的台灣是什麼樣子?
《TIME》如此形容台灣:「雖然中國聲稱台灣是自己的領土,但台灣致力於促進少數民族、LGBT、女性和身心障礙者的權利。相較之下,中國仍然保守得多。」
2019/07/16 | 李秉芳
曾因同志身份遭迫害,「電腦之父」圖靈登上英國50英鎊新鈔
2013年,英國女王赦免圖靈。圖靈家人在2015年持50萬人請願書希望赦免與圖靈同樣因同性戀獲罪的4萬9000人,2017年圖靈法案生效,這4萬9000人也獲得赦免。
2018/10/26 | 精選書摘
當一個害怕感染HIV的異性戀妻子,來到同志諮詢門診
許許多多的同志,在成長過程裡,都曾以為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差錯、不可說的隱疾。同學的羞辱讓自己噤聲,師長的否定讓自己絕望,反同團體大力運作的「學校教育不可以提到同志」,讓自己灰飛煙滅。
2019/07/23 | 羊正鈺
板中開放男生穿裙引迴響:建中8月起可穿便服入校,包括裙子
6月底板中召開校務會議討論服儀規定,確定未來男性學生也可以穿制服裙上學,成為全台第一間開放男學生穿制服裙上學的高中,而建中、成功高中、台中一中等校的制服解禁也蓄勢待發。
蒼井空懷孕被大肆撻伐,反映的是男人的殘暴
正如德沃金所描述,女人被分別至於「農場」與「妓院」兩種模式生存,前者是為單一丈夫提供性與生殖服務,後者是為眾多男人提供性滿足,當一名曾經拍攝色情片的女性想要成為母親而被大肆撻伐時,反映的是-男人的殘暴。
2019/02/16 | 李修慧
相差51歲的台灣男孩與英國爺爺完成婚宴,單親老爸:「不用管別人怎麼想」
趙守泉54歲的父親大方支持,直言「日子是你們自己在過,不用管別人怎麼想」,並且說「反正我還有3個兒子,你不能傳宗接代沒關係」。
2018/11/22 | 游家權
專訪歐巴桑聯盟:「帶小孩」不是退守家中的理由,反而是促使她們參選的關鍵
在全台推出21位議員候選人的「歐巴桑聯盟」,是一群來自「親子共學團」的無黨派媽媽。她們希望打破台灣長期的藍綠惡鬥和金權政治,讓務實且清廉的小民參政成為可能。而這篇專訪包括了:歐巴桑參選的原因、身為女性/媽媽的參選心得,還有孩子帶給歐巴桑們的啟發。
當恐怖情人的受害者是男性,留言卻是「很可愛、想被她殺掉」
對於生活常規被破壞,人們通常會感到害怕、恐懼,替受害者悲傷,對加害者憤怒。然而換男性是親密關係底下的受害者時,似乎就不同了。「男性也可能遭受女性恐怖情人殺害!」這事件沒有引發後續關注,也鮮少同理男性受害者處境。連男性同袍都不相挺,這個社會現象是怎麼回事?
一次公投失敗又如何?愛爾蘭花了16年、6次公投才廢除墮胎禁令
為什麼愛爾蘭在2002年,支持廢除墮胎派僅僅只輸8萬多票,卻不在5年、10年內繼續追擊?或許是愛爾蘭人沉得住氣,選擇等個16年,相當於一個世代的時間。這一次他們共贏了反墮胎陣營70萬張票,光榮大勝。改革,真的不必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