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 確認
  • .
2020/01/07 | 李秉芳
反同婚競選文宣「絕子絕孫」遍佈全台,同婚團體呼籲票投「友善立委」
幾個中南部立委面對鋪天蓋地的反同婚文宣攻擊,都在政見發表會及造勢晚會上回應,再三向地方選民強調同婚專法並未影響原本的婚姻制度,也不會「絕子絕孫」。
2020/01/28 | TNL 編輯
張貼Kobe陳年性醜聞引爭議,《華盛頓郵報》記者被報社停權並遭到死亡威脅
記者松梅斯在發布該性侵案醜聞的相關推文後,收到大量的死亡以及強暴威脅訊息,另外由於住家地址遭公布,她只能暫時搬到旅館去住。
2020/01/16 | 讀者投書
陳柏惟說「投給國民黨的同志沒資格討論政治」,算不算歧視?
身為性少數族群,卻還支持這樣「充斥著性別歧視」的政黨,其中的邏輯實在令人匪夷所思。然而,為了反制這樣的「邏輯矛盾」,卻是採用「性別歧視」的語言,不正也陷入矛盾?這是值得我們共同反思的。
2020/01/10 | 讀者投書
同婚造謠布條如果是社會病徵,坐而言起而行的公民社會就是疫苗
我們不得不承認,保守主義者,反同宗教團體、擁核派,在運用草根語言奪取話語權上面,已經佔足先機,知識份子產製論述,轉化為容易理解、邏輯直線的草根語言,再結合基層政客將論述輸送到社會的細微紋理當中,如此一套供應鍊已然成形茁壯。
「藍甲沒資格討論政治」這種說法,傷害了所有女性與同志
並不是說,我們不能反對或批駁她們的政治立場,而是我們應該給予彼此參與政治對話的空間,才有可能改善彼此的想法,讓社會往平權的方向邁進。
梅杜莎的悲劇:女人之間的弱弱相殘並非天性,而是男性宰制所導致的惡果
最後,我必須指出,許多(男)人愛看的「女人為難女人」好戲或許根本是場父權騙局,女人之間的弱弱相殘並非女人的本質或天性,而是男性宰制所導致的惡果。
2020/02/22 | 德國之聲
中國女權:被消費的抗疫英雌
中國官媒將剃髮的甘肅省醫護稱為「最美逆行者」,引發網民批評,就連共青團同天推出的擬人化角色「江山嬌」也淪為網友的質問對象。這是否代表中國輿論開始捍衛女權了? 德國之聲邀請到專家分析。
2020/02/03 | 李修慧
想追女生又怕被罵性騷擾【觀念篇】:我有點喜歡她,怎樣才不會被當變態?
跟女生互動的過程中,你是否也有類似的疑慮「女生要是不喜歡我,我邀她的時候幹嘛不拒絕?」「女生如果不喜歡我碰她,幹嘛不講?」這篇文章,將告訴你,女生都在想什麼。
2020/03/20 | 李修慧
彩虹愛家協會「教師研習開課資格」被廢止,但還是可以進校園教學生
彩虹愛家協會之所以被廢止認可,是因為舉辦場地不符合消防法規,且曾有研習課程教師人數太少的狀況。不過,這次教育部廢止的是「舉辦教師研習」的認可,彩虹媽媽仍然可以進入校園在早自習、生命教育時間直接教孩子。
2020/01/04 | 方格子vocus
《82年生的金智英》:比起世界的不平等,更讓人心寒的是對不平等的毫無自覺
這些給負評的讀者們,應該想想,當人們關注女性議題時,延申討論的是固有的性別刻版印象所帶來的傷害,如何讓這個社會往更公平健全的方向走,而並非將風向導引至女性主義,將對立更加強烈。
2020/03/07 | 公務門小三
「太早上床便宜了男人」,其實是把自己的身體視為「交換的籌碼」
將對方的冷淡歸咎於自己對性「太隨便」,表面上是同意貞節的神聖性,實際上是默認將身體視為「交換的籌碼」,交換一段被愛的關係或良善的對待,反而成為愛情遊戲裡的傻瓜。
2020/03/04 | 精選書摘
《為何建制民族誌如此強大?》:保護為名,性管制為實?後追社工的失語與兩難
社工Irene分享一個令她痛苦的決定。某次個案聊完她的親密關係後,面臨了必須通報的為難。她很清楚個案得辛苦地面對家防中心的調查、驗傷及司法等流程,且會讓辛苦建立的信任關係破壞殆盡。但她不得不向現實妥協,因為她們都耳聞過社工應通報而未通報慘遭調職的故事。
2020/01/14 | 潘柏翰
履行婚姻平權政見的蔡英文連任了,(反)同婚運動的未來將何去何從?
可預期地,在同婚專法的攻防上,反對勢力幾乎已經很難推翻甚至廢掉整部專法,在此議題上可操作的空間應當會愈來愈受到限縮。他們有可能將重心轉往性平教育。而經過蔡英文首任期內的經驗,對同志運動最為重要,已經浮上檯面且得處理的是:「同運與政黨的距離」。
2020/02/03 | 李修慧
性騷擾應對守則:想拒絕又怕尷尬?不明說你們可能連「普通朋友」都當不成
很多人會覺得「讓人不舒服的觸碰就是性騷擾」,但難道男生不知道?其實這個道理男生也懂,但既然知道,又為什麼男生比較習慣「動手動腳」?
2020/02/03 | 李修慧
只要「我覺得不舒服」就等於「性騷擾」?專家用4個要素判定
被碰覺得不舒服,就算是性騷擾?碰你的人「無心騷擾」,還算是性騷擾?曖昧對象之間也會發生性騷擾嗎?讓法律專家、性別研究者來解答。
為什麼基進女性主義者認為,所有的男女交媾都是「強暴」
為何「男女之間存在『合意』性行為嗎?」不能被平常心看待,成為女人之間彼此討論的話題呢?我們女人必須持續討論,去質疑男女關係間的不平等,才有機會改變整體父權結構。
2020/02/16 | 法操FOLLAW
日劇《弟之夫》:什麼才是「正確」的家庭形式?
究竟什麼才是「正確」的家庭形式呢?這是作者一直透過主角彌一來詢問讀者的問題。是一定要有「一對父母」才是正確的家庭形式?還是「只要有愛」就是正確的家庭形式?
2020/02/03 | 李修慧
想追女生又怕被罵性騷擾【實戰篇】:先詢問對方意願會不會很廢、很沒情調?
在追求女生的界線上,「約對方見面看對方答不答應」是在界線內,「不顧對方的意願送消夜給對方」是跨過了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