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 確認
  • .
2017/12/25 | TIME
服役中的女性為何在這次「#MeToo」浪潮中噤聲?
女性軍人為美國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但她們所面臨的更大威脅,反而是來自於同袍和一次又一次令他們失望的軍法系統,這兩者深刻地背叛了她們對於國家的付出和努力。
揭開最真實的內裡:三部以「壓迫」為主軸的同志電影
此次的主題精選了來自世界各地以關於「壓迫」為主軸的社會議題類同志電影,讓我們一起面對壓迫,絕不退讓。
2017/12/21 | 男性解放
男男性騷擾最常見?這已經不是標題殺人了,連內文都令人吐血
風向新聞在一則報導機構性侵的新聞中提及「最常見的性騷擾發生在男性對男性之間」,讓我們非常好奇。於是我們找了一下研究全文,讀完後對照新聞內容差點吐血。
2017/12/18 | 精選書摘
我們需要在一起,也需要分開:給困在親密關係卻失去性愛的你
造就美好親密關係的事物,不盡然造就美好的性生活。這有點違反直覺,但是根據我擔任治療師的經驗,感情愈親密,往往伴隨著性欲的降低。
2017/12/18 | TIME
演化學家:男孩終究會成為男人,不能構成性騷擾的理由
正如達爾文在著作《人的後裔與性選擇》中所說的:「懂文明的人,已經捨棄了擁有女性的行為,戰爭已結束。」換句話說,文明人不會剝奪婦女的權利。
2017/12/18 | TIME
我們的總統一直貶低女人——而我們竟如此放縱他
他不適合當總統(即使現在是了),不只是因為他粗俗和性別歧視的態度,而是因為他成了一面醜陋的鏡子,反映出我們一直以來都在推動厭女社會行為,允許這一切的存在,只是範圍愈擴愈大了。
前孟加拉世界小姐遭除名以後,被揭露其實是童婚倖存者
艾薇兒在一則臉書貼文中解釋她那場離婚是起因於一樁被父母安排的婚姻──而她當時才16歲,未屆孟加拉的法定結婚年齡。艾微兒表示,她是主動中斷這場婚姻的人,並於其後開始了模特兒生涯。
2017/12/15 | 精選書摘
不再因性幻想而感覺羞恥:給困在親密關係卻失去性愛的你
情欲的想像是生命力的奔放表現,也是維持情欲活力最有力的工具,向幻想發聲可以讓我們擺脫個人和社會的諸多障礙,而這些障礙正是我們感受不到愉悅的原因。
2017/12/15 | 精選書摘
我們需要在一起,也需要分開:給困在親密關係卻失去性愛的你
造就美好親密關係的事物,不盡然造就美好的性生活。這有點違反直覺,但是根據我擔任治療師的經驗,感情愈親密,往往伴隨著性欲的降低。
2017/12/15 | 黎蝸藤
#MeToo的三個論述:人權展現、補充法治、改變社會規範
#MeToo作爲社會運動,雖然有追究個別責任的成分,但根本上是前瞻的而不是後顧的。其根本目的是改變社會範式,移風易俗,讓社會不再把對婦女人權的侵害默認為理所當然。
2017/12/15 | 黎蝸藤
#MeToo的三個論述:是人權,是對法治的補充,是改變社會範式的運動
#MeToo作爲社會運動,雖然有追究個別責任的成分,但根本上是前瞻的而不是後顧的。其根本目的是改變社會範式,移風易俗,讓社會不再把對婦女人權的侵害默認為理所當然。
2017/12/15 | 讀者投書
「光.合作用同志議題展」:遲來與未到的當代同志藝術
望藉由此次展覽開啟當代藝術於同志議題的對話與再思考,將光合作用產生的養份,轉化為豐沛的創作動能,在下一回的同志議題藝術展中,得見成長茁壯的產出。
2017/12/14 | 陳慶德
製造黑名單:韓國軍隊禁忌的「愛」
同時保護「我們」國家的軍人,軍隊內的同性戀,是否該遭到歧視的眼光,甚至以軍法制壓人身自由,「合法地」規範或是霸凌呢?一切只為了「我們」軍隊的士氣呢?
2017/12/14 | 陳慶德
製造黑名單:韓國軍隊內禁忌的同袍「愛」
同時保護「我們」國家的軍人,軍隊內的同性戀,是否該遭到歧視的眼光,甚至以軍法制壓人身自由,「合法地」規範或是霸凌呢?一切只為了「我們」軍隊的士氣呢?
2017/12/14 | 顏正芳
同志和雙性戀者尋求改變性取向,其實是異性戀社會嚴重歧視的終極成果
除了同志和雙性戀者要努力檢視和調整自己的內化反同態度、讓自己過得更好之外,包括異性戀者,每個人都應該檢討:自己是否在不知不覺中也內化了對於同性戀和雙性戀的偏見。
2017/12/14 | TIME
任職的中小企業沒有人資部門 ,遇到性騷擾時該怎麼辦?
最近ABC新聞台和華盛頓郵報的聯合調查顯示,每十名女性中就有三人「曾經需要忍受男同事的騷擾意圖」,而「超過一半的美國女性都曾遭遇非自願或不恰當的性騷擾」。
2017/12/13 | 男性解放
世新跟蹤騷擾事件:停止譴責受害者,想一想法律能做什麼?
日前發生於世新大學的暴力事件,明顯屬於「跟蹤騷擾」(stalking)。對此,邀請大家「停止譴責受害者」、「想一想:法律能做什麼?」,以及「再想一想:法律之外,能做什麼?」。
2017/12/13 | 男性解放
希拉蕊到底說了什麼?女性是戰爭中的「主要」受害者嗎?
指出事實,例如「戰爭中男性若犧牲了,可能英勇長存,但女性往往從此默默無名地消逝」,這是一回事;用「可能英勇長存」推論出「活下來才是『真的』慘」,則有否認對方傷痛的比慘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