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 確認
  • .
2019/02/27 | 陳豐偉
台灣社會正在浪費上天賦予「亞斯人」的能力
當歐美國家認真挖掘「亞斯人」的特殊才能,協助亞斯人不被排擠、溶入團體、找到能夠發揮長才的工作,台灣社會卻在浪費上天賦予亞斯人的能力。
2019/03/06 | 精選書摘
《免疫的威力》:靜默無聲的發炎疾病,已成為21世紀人類重大危機
最近半世紀的研究發現一種被稱為靜默無聲的發炎正在燃燒蔓延,已成為引起嚴重疾病的殺手。這種發炎很低調,平常看不出徵象,而且是延續發生的。它會造成血管硬化,引發肥胖及代謝症候群,助長癌細胞生長及轉移,造成胰島素抵抗及糖尿病。這些都是危害人類最重要的疾病。
2019/02/25 | 精選轉載
《還願》中的杜美心到底是得了什麼病?
某雷當初有幸能夠提供赤燭遊戲團隊一些醫療意見,撰寫本文是希望未來世界上,不要再有跟美心小妹妹一樣的家庭悲劇發生。
《惡血》:如果是在台灣,這個作者早就被製作成中部粽⋯⋯
這本書的內容,一章接一章,簡直就是沒有最扯,只有更扯。我一讀下去都不知該怎麼放下來了。老實說,我不知道《惡血》的作者約翰.凱瑞魯(John Carreyrou)是怎麼可以活到把書寫出來還出版的。
2019/02/10 | 運動視界
一朝腳翻船,十年怕上籃:如何修復扭傷的腳踝?
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曾有過腳踝扭到的經驗,假如你喜歡打籃球,腳踝扭傷絕對是你最痛苦的回憶之一。要怎樣處理腳踝扭傷?又該如何強化腳踝呢?
200 分鐘就群募千萬,MedPartner 葉黃素所引爆的「陰德值經濟」
醫療新媒體 MedPartner 所發起的群募案「究是葉黃素」在短短 3 小時 20 分鐘內就募得 1000 萬,為何能推出一瞬間就能如此受歡迎呢?
世界頂尖舞者許芳宜:大家都會老,但能不能老得更好一點?
身為女性,又是舞者,「年齡」是個雙重挑戰題。一方面需面對社會對年長女性的性別刻板印象,另一方面是體力的挑戰。對此許芳宜仍是豁達以對:「大家都會老啊,我只在意能不能老得好一點?」
2019/03/16 | 營養共筆
如果目的是「減脂」,哪種運動強度的效果最好?
高強度運動雖然有著減脂最好的效果,但完全沒有運動習慣的人,並不適合直接從事高強度的運動訓練 (低強度運動也可以減脂),比較理想的做法是慢慢增加身體活動量。
2019/01/13 | 李秉芳
中國再爆145名兒童接種「過期疫苗」,家長怒揭「不只這些」爆衝突
除了這次的小兒麻痺疫苗,家長發現先前接種的其他疫苗也有問題;中國政府2016年底才開始強制登記疫苗批號等資訊,此前批號更新不及,可能與實際接種情形有異,以致出現過期、無訊息。
病之江戶史:梅毒與遊女的哀歌
梅毒的問題一直懸而未決地迎來了開國時代,開國後歐美諸國的官員及商人驚訝日本的梅毒問題嚴重之烈,於是英國人便率先地強烈要求明治政府為東京都下的吉原、新吉原等公娼、私娼之地實行檢梅制度況,讓外國人「安全、文明嫖妓」。
2019/01/27 | SuperFIT團隊
「低碳飲食」和「生酮飲食」有什麼差別?
無論生酮飲食或是低碳飲食,初期在調整飲食的過程中,可能會出現以下現象:便祕、頭暈、脾氣暴躁、醣依賴、抽筋等症狀,因此在實施期間,要特別注重水分及電解質的補充,以避免脫水。若長期有不適症狀,應盡速請專業人士協助。
2019/01/03 | TIME
全球首位接受「死者子宮移植」而誕下的女嬰1歲了
過去其他成功經驗接受的都是活體器官捐贈──通常是由女性將子宮捐贈給沒有子宮的閨密或是家人。而《刺胳針》中的案例在2016年12月發生於巴西聖保羅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它不僅是全球首次接受死亡捐獻者移植且成功生產的案例,更是拉丁美洲地區首見的子宮移植。
2019/02/03 | Elanor Wang
我是躁鬱症患者,這是我成功熬過申請並在倫敦活下來的故事
認清作為一個人類的極限,小心翼翼地與疾病共存,當生活的黑暗即將吞噬妳時努力跳出來。緩步地訓練與調整自己的生活,將自己身體塞進另一個截然不同的文化,我覺得是出國唸書時必須要具備的能力。
2019/02/19 | BabyHome
胎兒性別左右孕婦性慾開關?不如說是「懷第二胎」讓人失去性慾
隨著性觀念越來越開放,孕期做愛對許多台灣夫妻而言,早已不是禁忌,挺著大肚子仍大方索愛的準媽咪更不在少數,只是懷男、懷女真的會影響性慾嗎?
減肥只想兩個月達到體態好看又體脂低,金牌教練也辦不到
我在減肥達到目標的學生和頂尖運運動員之間,發現兩個共通點,那就是「信念」和「堅持」。正是「信念」和「堅持」支撐他們在面對困難時不放棄繼續前進,直到達到目標。正因為達到目標是花錢買不到,必需要用時間和汗水交換,才這麼可貴。
2019/03/05 | 讀者投書
美國留學生誇讚健保,背後卻是台灣病患「沒好東西用」的隱憂
美國留學生博凱文(Kevin Bozeat)誇讚台灣醫療後,美國多家媒體報導,但這個「好體制」的背後除了醫護人員血汗工作,更凸顯台灣健保體制下國內藥廠不願研發、高級醫療器材出走,反而得不到最好的醫療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