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 確認
  • .
2019/03/21 | TIME
「慢性孤獨」正危害著長輩的記憶與健康
慢性孤獨會影響老年人的記憶力、身體健康、心理健康和預期壽命。事實上,甚至有一些研究表明,慢性孤獨可能會比體重過重或缺乏活動更可能縮短預期壽命,而且對健康的危害與吸煙相比可能不相上下。
2019/03/21 | TIME
帶著濕頭髮直接上床睡覺,對身體好嗎?
帶著濕髮睡覺或許有些輕微風險,但這些讓你擔憂的健康問題,應該不足以讓人夜不成眠。
「百憂解」、「泰寧」為何選擇退出台灣市場?
這類的事件在台灣近年來,似乎不時在發生。健保沒錢,就砍藥價;藥價太低,原廠就退出,結果就是就是少了一項原廠藥的選擇。這對健保、對民眾,或者是整個醫療體系,到底是不是好事呢?
2019/03/20 | TIME
研究:過去30年來,美國速食餐廳的餐點「越來越肥」
「儘管速食餐廳提供了大量的飲食選擇,而其中一些餐點可能也比其他餐館更健康,但其中內含的卡路里、份量和鈉含量,整體來說都隨著時間而惡化(或增加),並保持很高的數值。」
2019/03/20 | 麥志綱
理科太太與冏星人對精神疾病的介紹,符合現代人的需求嗎?
換個角度來看,粉絲們請求知識型網紅介紹某個疾病,也是在尋求更多元的方式認識自己、找到療癒自己的解答,而網紅們的介紹也就可能奠基許多人的基本認識了,但如果多元豐富的精神現象,沒辦法以多元豐富的知識去接近並認識它,我們最終也就持續被打回那已經困窘難耐的老舊生物精神醫療教條主義中。
2019/03/19 | 精選書摘
《好睡》: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該吃藥嗎?
藥物一定有副作用,但我站在醫療的角度,認為最重要的還是──究竟這種作法是不是真的對自己有幫助?無論是西藥或其他方法,都有各自的優勢和短處。我會建議失眠的朋友要保持開放的態度,充分考慮利弊得失再做決定。用藥,只要好處大於壞處,也可以是一種選擇。
2019/03/19 | 精選書摘
《好睡》:為什麼「用嘴呼吸」不是一個好習慣?
現代人太過依賴嘴巴講話。此外,再加上日漸普遍的過敏、鼻竇炎、鼻塞等等問題,更是容易不自覺地張開嘴巴呼吸。我們很少想到,這種呼吸方式非但沒有效益,還會讓人昏昏沉沉,白天打不起精神。
2019/03/19 | 蔡國淦醫生
皮膚外觀呈灰白或褐色厚魚鱗狀的「魚鱗病」
魚鱗病患者皮膚在出生後會變得乾燥,外觀上呈灰白色或褐色的厚魚鱗狀,亦會出現一些較深和疼痛的裂痕。
2019/03/19 | 康健雜誌
毋須奔波國外,台灣現在開放哪些「細胞療法」項目?
細胞治療並非仙丹妙藥,而是多一個治療選擇。由於是抽取自己的細胞來做,細胞是否健康、每個人反應不同,建議審慎看待。
2019/03/19 | 運動視界
淺談讓彭政閔萌生退意的「足底筋膜炎」
恰恰彭政閔在球場上奮戰30幾年,身體必然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勢,尤其足底筋膜炎與髖關節退化的問題,更使他每天下床都感到很痛苦。
2019/03/19 | 問8
懷孕怎麼吃才正確?禁忌食物有哪些?
懷孕時的飲食禁忌,最重要的莫過於含有酒精的食品,研究指出孕婦在懷孕時如果曾經酗酒,胎兒出生後發生先天畸形的比例將明顯增高,也就是所謂的胎兒酒精症候群(Fetal alcohol spectrum disorders)。
台灣PM2.5三大面向:空汙現況多嚴重?要怪中國還是怪自己?
海灘的細沙直徑約為90 µm,是PM2.5的36倍大,人類頭髮的直徑約為50-70 µm,是PM2.5的20-28倍大。所以PM2.5是真的非常小的粒子。它會對人體影響這麼大,也跟它的粒徑有關。如果是大一點的粒子,人體呼吸道的黏膜跟纖毛通常可以阻絕、排除,但這麼小的粒子,你的呼吸系統就真得很難守備了。
2019/03/18 | 李修慧
健保署調降藥價影響?憂鬱症老藥「百憂解」4月起退出台灣
提供憂鬱症常用藥品「百憂解」的裕利藥廠近期表示,由於健保署每年調降藥價等因素,4月起將停止供應「百憂解錠20毫克」,但藥師公會強調,目前有足夠的替代用藥。
2019/03/18 | 健康傳媒
感冒糖漿不是提神飲料,一天2瓶就可能過量
許多民眾常以為感冒糖漿口感甜,又沒什麼藥味,多喝一些應該沒關係,以致於「一次就喝下整瓶,一天喝上好幾瓶」而超過安全劑量。張文靜強調,感冒糖漿是「藥」,而非提神飲料,切勿隨意飲用。
2019/03/18 | TIME
當反疫苗風波蔓延至寵物,令獸醫們擔憂的後果是什麼?
英國拒絕接種疫苗的趨勢以及在美國將要發生的類似事件令獸醫們擔憂。矛盾的是,造成這種危險局面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疫苗在控制動物疾病方面非常成功,以至於許多人對這些疾病的可怕程度沒有任何經驗——這種現象也反映在反疫苗人士對於人類疾病如麻疹或小兒麻痺的輕視態度。
2019/03/17 | 精選書摘
《不只是孝順》:「老了,我沒用了」,長輩的內疚感要如何解決?
成年照顧者子女有時也對孝順枷鎖感到厭倦,對反覆進出醫院、長照的付出感到不耐,偶爾也會閃過「如果父母死了也許我可以解脫」的想法。但這些想法多半會被孝順的他們立刻抹去,因為攻擊年邁體弱父母的罪惡感太深刻了,無法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