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 確認
  • .
2018/08/24 | 麥志綱
對心理與精神困擾的人來說,每天面對哪些「微攻擊」?
當我試著尋找有沒有什麼樣的資料可以讓我們稍加認識那些對別人的「微攻擊」,特別針對那些有著心理困擾、精神疾病等狀態的人。顯然是有人做過這類研究的,「微攻擊」或許可以分為三種主要的類型。
2018/08/24 | TIME
運動對心理健康有益,但未必是多多益善
運動能改善心理健康已是廣為大家所接受的概念,而運動也存在減輕或是預防憂鬱症的可能性。但是究竟要多少的運動才足以看到改變?一份新研究顯示,一周僅需兩次任何形式的運動,就可能造成顯著的影響。
2018/08/23 | 精選書摘
《九分之一的我》:一位多重人格症(DID)患者的真實故事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醒了,看見守在一旁的女友,我說:「怎麼了?為什麼哭?」女友聽到她最熟悉的聲音,抱著我大哭,而此時文院長走了進來,「妳終於回來了,妳已經解離消失了整整兩天。」
2018/08/23 | TIME
多元化飲食習慣,並不保證帶給我們更好的健康狀況
人們現在往往將「多元」解釋成包含所有種類的食物,但是忽略了其中一些食物對健康未必有幫助。換句話說,多元的飲食習慣並不表示要包含一系列健康與不健康的食物,因為有可能那些糟糕的食物對身體帶來的危害超過了那些帶來健康的食物。
「模擬醫學教育」提升醫療品質:不只聽講座,更要下場做
透過模擬臨床經驗的學習過程,不僅可以習得醫學的知識技術,更可以由護理師和醫師的角色互換過程,幫助學員了解各種不同職類之間的辛苦及困難。
2018/08/22 | 史丹福
把腦部組織注射入血液中,會發生甚麼事?
曾有科學家發現,如果把腦部組織注射入動物的靜脈內,牠會立即死亡。原來這跟身體內的凝血系統有關。
2018/08/22 | TIME
「過量飲酒」與「滴酒不沾」都可能增加失智症風險
在一篇發表於《英國醫學期刊》的研究中,從9,000名年齡介於35至55歲(自23歲起開始追蹤)的中年人追蹤數據中可以發現,位於飲酒習慣光譜中兩個極端的人──也就是滴酒不沾與每周豪飲超過14杯紅酒的人──罹患失智症的風險,會比每周飲酒介於1至14杯紅酒之間的人還要高。
2018/08/22 | 伊佳奇
諷刺的「吸菸救長照」:台灣要繼續以菸稅作為長照財源嗎?
政府應趕緊拿出研擬已久的長照保險,根據現今環境因素重新檢討,早日以保險制取代目前有道德爭議的菸稅與不穩定的遺贈稅,一方面減少及避免因吸菸造成更多長照需求,另一方面,以保險來穩定長照的財源,使長照能順利推動。
2018/08/21 | 精選書摘
「限制性營養」不是餓肚子,而是減肥成功的關鍵
不論如何,重點就是使用天然的方法、正常作息與有限制的自然飲食,不要傷害身體機能,舉例來說,長期斷食、吃糖減重、吃肉減重,容易傷到自己的肝腎。
2018/08/21 | 精選書摘
變成「鵝頸」的脖子,令人保持仰頭姿勢而不自知
你自己就可以自我檢查目前的脊椎健康狀況,方法很簡單:保持平視姿勢,將手指往脖子頸椎與胸椎交界點(後頸背)摸一摸,正常狀態是呈一個滑順的凹形,而不是突然內陷,好像樓梯一樣摸到一個階梯,時間愈久,階梯愈大,駝背就很明顯了。
2018/08/21 | 讀者投書
從《延禧攻略》談心理學的哀傷處理:富察皇后也走不出的喪子之痛
富察皇后的這些症狀,例如情緒嚴重失控、長期失眠、食慾不振、體重下降,甚至影響正常社交和工作,嚴重者有可能產生幻覺,或者尋死念頭等,都已超出了正常的哀傷反應,醫學上稱為「複雜性哀傷」,需要認真處理。
2018/08/20 | 照護線上
在公共廁所「坐馬桶染性病」的機率很大嗎?
雖然性病在人類文明中總是像蔓延的野草般難纏,但是要成功地傳遞性病其實並沒有那麼簡單。
2018/08/19 | 游文瑜
醫「生」是我們的天職:不管哪一科醫師都一定要會的「讀心術」
公共場合如果有人突然倒地,沒有呼吸心跳,極有可能是致命性心律不整。這時雖然沒有心電圖可以幫助我們判別,但是及時且有效的心肺復甦術(CPR),搭配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AED)的使用,有機會讓心律恢復正常,挽救生命。
2018/08/19 | 史考特醫師
為了「延長壽命,改善生活品質」,你更應該做重量訓練
做重量訓練會產生一些變帥變美之外的效果?「增加壽命、改善生活品質」就是其中一項作用。
科技不發達的兩千年前,人們如何判斷誰是古之良醫?
要回答「誰是古之良醫?」這個問題,如果從文字資料來看,我們首先可以發現,它和流傳至今的古書對「論治」的高度興趣是脫不了關係的。可以說,誰是良醫的「業界標準」常常不是實際從事這類職業的「專業人士」說了算的,而是政論家、說客為了引發有權有勢的聽眾的興趣,拿來當談資時,才賦予「定義」的。
2018/08/18 | 精選書摘
分散醫療藥事服務,日本、韓國都做到了,台灣在幹什麼?
健保開辦至今,藥品費用從兩百多億元成長至一千六百億元,非常驚人。這裡有太多資源浪費及以藥養醫的缺陷,徒讓「醫藥分業」只停留在法律名詞階段,而無法真正落實。儘管現在健保卡已有重複用藥監測,但並無法解決藥價黑洞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