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2017/12/29 | 精選書摘

化身為一人的黃禍:「黃皮膚」更多是反映白人的焦慮而非客觀描述

「黃色」這個有欠準確的形容是十九世紀初期才開始一貫應用在東亞人身上。這之前,歐洲評論家通常把亞洲人的膚色看成「白色」,有時是「灰色」。只有當東亞人被歸類到「蒙古人種」(一個新建立的人種範疇)之後,東方人是「黃皮膚」的觀念才變得廣泛流行。

2017/12/29 | 精選書摘

《大歷史》:世界性的宗教大約在同時期出現,原因為何?

對於所謂軸心世代的本質、原因和結果的問題,已經到了可以研究和分類的時候。不管這些宗教興起的原因為何,現在許多人篤信的仍然是兩千年前創造的思維系統,而非可能和當下的知識與環境有關的更新的思維系統。

2017/12/29 | 精選轉載

《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台灣讀者跟曼哈頓貴婦差異很大嗎?

「公園大道的靈長類」,的確沒有《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來得傳神直接。對作者學經歷的「耶魯人類學家」奇怪總結,作為行為藝術,也成功地把書本想傳遞的「我們都躲不掉的諷刺」,從內文拉到封面,無聲無息地往讀者臉上甩去。

2017/12/28 | 精選書摘

《決戰熱蘭遮》:鄭成功 vs. 荷蘭,歐洲與中國的第一場戰爭

撰寫本書確實為我帶來許多樂趣。在我閱讀史料的過程中,有一點令我深感著迷,就是天氣——地球本身——竟然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風暴不只一次扭轉了這場戰役的局勢。

2017/12/28 | 精選書摘

《哲學家如何看待神》:笛卡兒如何證明上帝存在?

笛卡兒相信,上帝的觀念還以另一種方式證明上帝存在。更精確地說,從我們擁有上帝的觀念這個事實,可證明祂存在。

2017/12/28 | 精選書摘

《決戰熱蘭遮》:鄭成功擊敗荷蘭的關鍵因素是什麼?

實際上,這整起事件都是天氣引起的。十七世紀中葉的氣候變遷——火山活動以及太陽黑子的數目減少——導致許多旱災與水災,不僅動搖了強大的明朝,也影響了其他許多政府,以致十七世紀堪稱是人類史上戰亂最頻繁、也最動盪不安的一個世紀。

2017/12/28 | 芭樂人類學

從大學教科書探尋「語言人類學」的軌跡

台灣的語言人類學課堂會需要什麼樣的教科書?是老調重談的理論架構?是有趣的而能打動人心的案例?是能跨及世界各地的語言民族誌研究?是能引發熱烈討論的語言和文化的議題?等等。這大概是每位從事教學工作的人,或是坐在導論課程的學生們心中會浮現的可能問題。

2017/12/27 | 精選書摘

《火藥時代》(下):為何西方的軍事優勢產生於工業革命之後?

若想探究在世界史上西方崛起與中國沒落的理由,地緣政治的不穩定程度(換個說法,也就是各國交相征伐的時代有多久)還是可以為我們提供解釋。歐洲的國家體系也許真的是非常穩定而持久,但軍事競爭的模式也對中國造成了重大影響。

2017/12/27 | 精選書摘

《火藥時代》(上):曾是世界第一火藥帝國的中國,為何失去領先優勢?

1839到1842年之間發生了第一次鴉片戰爭,從英軍擊敗清廷的摧枯拉朽之勢看來,均勢時代已經結束,軍事上的「大分流時代」降臨了,但為什麼中國會大幅落後呢?

2017/12/27 | EF English Live線上英文

常用酒吧英語會話:下次知道如何點酒了

在國外酒吧是成年人最愛的社交場所之一,現在EF English Live教你一些酒吧常用的酒吧英文會話,讓你下次到酒吧時,就知道如何點酒喝了!

2017/12/27 | 精選轉載

為何要聽哈佛教授談「星球大戰」?

談「星際大戰」系列多少會提到政治,不過在第四章裡除了政治,桑思汀還簡單提到行為經濟學,這就比較少見;但有趣的是,桑思汀從劇情裡信手捻來的對白或角色作為,的確都可以用行為經濟學理論準確分析。

2017/12/27 | 精選轉載

為什麼要聽哈佛教授聊「星際大戰」?

談「星際大戰」系列多少會提到政治,不過在第四章裡除了政治,桑思汀還簡單提到行為經濟學,這就比較少見;但有趣的是,桑思汀從劇情裡信手捻來的對白或角色作為,的確都可以用行為經濟學理論準確分析。

2017/12/26 | 精選書摘

《生命的學問12講》:說生死——三句話說明儒家的「不死」思想

道家認為順乎自然,死也是生,葉落歸根,瓜熟蒂落,回到大地,新生命又在泥土間生根萌芽,茁長壯大,還開花結果,這樣,死是新生的開端,而人為造作,卻適得其反,反而走向死亡。

2017/12/25 | 精選書摘

《太陽旗下的青春物語》推薦序:活在日本時代的台灣人

一部台、日間的歷史該從何說起?作者由人物自身的日本經驗說起,可謂找到很好的切入點,而用深入淺出的筆法敍述,相信能吸引某些讀者對探索台灣人物的興趣,進而探索台灣的歷史。

2017/12/25 | 精選書摘

林恩魁:生我的是台灣,日本是養育我的親人——但還是有些無情

八十四歲高齡的林恩魁回憶,日治時期的他在中學畢業後決定去日本,因為他討厭台灣,因為台灣是殖民地,台灣人總是受到差別待遇,日本人則享有比台灣人優越的待遇,無論發生什麼事,總是台灣人被欺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