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 確認
  • .
2018/11/03 | 李秉芳
全台最危險工作「植物獵人」——他國中畢業,卻被一群碩博士稱之為「介神」
除了採集瀕危植物帶回保種中心保育、製作標本外,他也會將植物器官用液態氮急速冷凍,這樣做可以保留住植物的基因,未來如果生態系被摧毀想重建時,這些植物可以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2019/01/05 | 精選書摘
宋詞背後的故事:蘇東坡兄弟集體作弊,遇上神一般的主考官歐陽修
唐宋八大家中最晚登臺的三人蘇軾、蘇轍、曾鞏碰巧在同一期參加考試,而且居然被歐陽修在糊名試卷中全部挑了出來,這是多麼犀利的眼光。
2019/02/28 | 民俗亂彈
反思《還願》的文化挪用:把觀音形象邪魔化,問題出在哪?
赤燭在《還願》的空間與物件上作出許多努力,但是《還願》核心話題之一「慈孤觀音」的形象呈現,真的妥當嗎?隨著《還願》的白熱化,更有越來越多宗教人善意提醒不要招惹惡靈。
2019/02/17 | 李秉芳
首位台灣工程師拿下奧斯卡獎:從阿凡達到玩命關頭7都靠他的「數位替身」
馬萬鈞說自己是「興趣加上經驗」的正向循環,他離開南加大團隊之後,進入電影特效、電玩遊戲公司到如今任職Google,一切都以「上班很好玩」為最高指導原則。
2018/10/16 | 精選書摘
唐詩背後的故事:「天若有情天亦老」的下聯,200年後的宋朝才想到
李賀一生困頓,所以在詩歌中喜歡寫關於死亡、衰老的現象,而被人稱為詩鬼,和他的年紀輕輕極不般配,再沒有一位青年詩人的創作風格像他那樣悲涼。
2019/03/06 | 林九黎
《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書評:政治歸政治,賺錢歸賺錢?迦太基給台灣的三堂課
閱讀迦太基的歷史,足以讓我們反思借鏡:是不是只要賺錢就可以不問政治?是不是只要有錢就可以把你當人看?是不是面對威脅時我先投降輸一半?
2018/09/29 | 李秉芳
「拿政府補助像吸毒,能自己獲利才是重點」日本的地方創生經驗教給台灣什麼?
日本中央政府一年從東京發放到各地方做活化地方的補助預算高達16兆日圓,是台灣中央政府一年總預算的2倍多,雖然這當中仍有好的案例,但也讓很多地方都漸漸變成「伸手牌」。
無酒不歡邱吉爾:因酒精而活、因酒精而死,更因酒精而成名
邱吉爾因酒精而活,也因酒精而死,更因酒精而成名。很多歷史學家認為,酒精影響了邱吉爾的思考方式,才使他罹患了憂鬱症,但是作者倒不這麼認為,精神疾病是邱吉爾與生俱來的詛咒,邱吉爾只能使用大煙大酒的不健康療程,化解他的病情。但就他自己表示:「我從酒精所得到的,比酒精吞噬我的還要多。」
2019/02/28 | 精選轉載
【圖輯】不要碰政治:為什麼要討論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
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威權的政府靠著體制和法律背書,情治人員使用大量不法的審問,領導者甚至可片面的加重刑罰,回顧這一時期的體制,讓你了解當時威權政府如何有系統地使人民噤聲。
2018/12/07 | 李秉芳
​​​​​​​他逃學又逃家,卻逃不開「衣服」的束縛
他從很小就意識到自己「不喜歡穿衣服」這件事,當初只是單純覺得穿衣服不舒服,後來他漸漸認知到在這個「不允許裸體」的社會文化中,背後更多的是對不同價值觀的壓迫限制,以及對性的污名化。
2018/12/28 | 生鮮時書
韓國瑜的選戰打法跟川普有87%像:「情緒」比「事實」更能說服人
我們會用韓國瑜跟川普的選戰,來探討幾個大哉問:我們到底都被什麼說服?該如何說服人?
2018/10/27 | 羊正鈺
台灣首份地籍表在「荷蘭出土」,400年前的熱蘭遮城八成都是「唐人」
中研院台灣史助研究員鄭維中分析指出,當時熱蘭遮城共有320戶,其中20戶是荷人,其他是唐人登記名字,而唐人屋僅登記在約70幾個唐人名下,比較活躍的31個人中,大部分是翻譯人員。
朱家安:無知的人,有資格投票嗎?
對於擁護民主的人來說,《反民主》是挑起敏感神經的激進質問,但它確實指出了我們未完成的任務。
2019/02/19 | 精選書摘
活色生香男孩徐豪謙:如果只有性愛,再爽再強也幹不出愛來
滿嘴性愛的專家打開午餐便當,是煎牛排和燙花椰菜,一點也不「威猛獵奇」, 「這是我的健身餐,要注意蛋白質。」性技巧不是一切,也要顧及到自己的「身體資本」。「有學生說一直單身,想來上課把技巧練好,比較好交男友,這是錯誤期待,我這麼做,也已經單身三年了。」
2018/10/06 | 李秉芳
塗鴉藝術家Banksy拍賣會上「自毀」千萬作品:它會變廢紙還是更珍貴?
雖然今天Banksy的行動被視為對藝術市場的抗議,不過拍賣公司說﹕「你也可以說作品其實是更珍貴了,因為它很明顯是第一件拍賣完後即刻被碎的作品。」
2019/01/05 | 精選書摘
宋詞背後的故事:蘇東坡思念弟弟寫了《水調歌頭》,讓其他中秋詞俱廢
全篇皆是佳句,既有對出世的嚮往,更有對人間的眷戀;既有離人的愁緒,更有樂觀的情懷。所以胡仔在《苕溪漁隱叢話》評價:「中秋詞,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餘詞俱廢。」信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