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 確認
  • .
2020/01/27 | 精選書摘
《日本鐵路便當學問大》:《黃金傳說》每年票選「日本10大鐵道便當」的固定班底
講到日本鐵道便當的起源,說法相當分歧,最多人採用的是於1885年7月16日開始——當時東京上野站通車至枥木縣宇都宮站,在月台出現由白木屋旅館所販售,用竹葉包著2顆內餡為醃蘿蔔的飯糰,這就是日本鐵道便當的開端。
2020/01/27 | Martin
集榮耀與淒涼於一身的天籟——歷史上的「閹聲歌手」
在當時歐洲的樂壇對閹聲歌手的崇拜與熱愛,幾乎是病態的地步。那時的人們說 「一部歌劇裡,若沒有閹聲歌手,那就代表著這不是一部歌劇。」閹聲歌手的舞台魅力和影響力可見一斑。
2020/01/27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四):「善妒」妖女產下皇子,張玉貞逆襲仁顯王后
張禧嬪生下元子李昀後,肅宗對她寵愛達到最高點,於是她決定痛下「毒舌」,於一天對肅宗說道:「我最近聽人家說,仁顯王后私底下策劃,想要鴆殺王子,怎麼辦啊?」
2020/01/26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三):利用「黨爭」保榮華富貴,張玉貞成禍國殃民的寵妃
家庭慘遭黨爭清算的張玉貞,相較起宮內任何一個人而言,她更顯得不安。尤其當她享有權力、肅宗恩寵時,她腦袋中所想的除了感謝肅宗外,更深的體會是如何能讓此時此刻所享受的恩寵,持續到永久,不被他人剝奪。
2020/01/25 | 精選書摘
《澳大利亞史》:成為英國的海外監獄並不駭人,可怕的是糧食不足
第一艦隊載來了1493人,罪犯占778人,其中男犯520人,實際勞動力不多,更嚴重的是,千餘人中竟然沒有地質學家和生物學家,也缺乏有經驗的農夫。正是五穀不登,六畜不旺,糧食自給自足的美夢成空,只好仰賴母國的供應了。
2020/01/25 | 精選書摘
《十字架上的新月》序言:一部「伊斯蘭西班牙」的新歷史
作者透過伊斯蘭統治下的西班牙,告訴讀者一段伊斯蘭與基督教、猶太教共處八百多年的故事。這塊土地既不是極端宗教主義的地獄,也不見得是和平共處的天堂。
日治台灣的兩個新年:「升旗典禮、摸彩、歲末出清」都來自日本新年
1945年日本戰敗後,台灣人很快重新過起舊曆年,原因為何?林玉茹分析,一方面是戰後中華民國政府強調「去日本化」,另外,強推的新曆年文化也並未真正走入人民心中。
2020/01/25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二):「餘孽」張玉貞入宮,肅宗卻一見傾心
入宮的張玉貞入宮,即使她出身於不錯的「譯官」家世,但遭受到「三福之變」餘波影響,入宮後馬上遭到他人冷言冷語,嘲笑為負罪之人的「餘孽」,甚至眾多宮女避之唯恐不及。
2020/01/25 | Elanor Wang
上海榮宅:Prada集團花六年整修而成的歷史門面之磚
榮宅後方宴會廳的彩色玻璃穹頂,在Prade入主修復時此屋頂已經殘破頹敗了,只能仰賴著榮家孫子的記憶,重新用1940年代的波蘭手吹玻璃安裝回那個氛圍,人們夢迴魔都說得就是這場景,而榮宅也從中洋揉雜,又一次回到洋皮中骨了。
2020/01/24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一):張玉貞究竟是一位什麼樣的女子?
一直被韓國人視之為惡女代表,來到二十一世紀,張禧嬪的形象模糊、流動,甚至被重新定義,她的歷史地位也尚未被完整地評價,也未完全介紹給華文圈的讀者認知。
2020/01/23 | 精選書摘
《透明社會》:唯有永久監視才能達到彼此透明,這就是「監控社會」的邏輯
如今,監視不再如我們一般認定的,是對自由的攻擊。我們反而自願委身於一覽無遺的透視目光。我們暴露自己,展示自己,刻意共同建造數位環形監獄。數位環形監獄的囚犯既是施暴者也是受害者。這就是自由的辯證。而自由,證明是一種監控。
2020/01/22 | 精選書摘
《自由的窄廊》:經濟全球化是禍福兼具的事情,通常會使自由窄廊變窄
全球化的經濟邏輯會帶來專業化,隨著國際間的聯結深化,有些國家會增加製造業產品的生產和出口,另一些國家會加強農業與礦業專業化,這種情形對窄廊的形狀會有什麼影響呢?
2020/01/22 | 精選書摘
何偉《埃及的革命考古學》:阿拉伯之春、美國考古隊與「陪葬」的盜墓者
單一考古遺址有可能接連受到古代盜掘者、十九世紀考古學家、現代盜掘者,以及解放後的考古學家所挖掘,挖的全是同一塊地方。人們來來去去,就像一個個的王朝與政權,沙子移開,填回,然後又移開來。
2020/01/22 | 精選書摘
何偉《埃及的革命考古學》:撒哈拉沙漠中失落的中國工業城,因「沒法讓女人走出自己家門」而夢碎
我在埃及觀察到規模各異的中國商業活動,小至中小企業主,大至拿政府資金的大型計劃,而這些活動的結果一概取決於同樣的社會議題:女性地位。女性內衣商人用自己的草根直覺,嗅出一種從埃及的性別差異和婚姻傳統生財的聰明方法。
2020/01/22 | seayu
哈利王子的本名「Henry」,為何是英國皇室的禁忌之名?
哈利王子的全名是「亨利・查理・阿爾伯特・大衛」(Henry Charles Albert David)。也就是說,他的本名是「亨利」,一個已很久沒有再出現在英國王室的名字。原來,英國王室會棄用一些名字作為潛在的君主之名,而「亨利」便是其中一個。
2020/01/22 | 法操FOLLAW
台灣法律史:為什麼以前招夫、招婿和收養子女這麼稀鬆平常?
為什麼結婚是「兩姓之好」?為什麼女生沒有繼承權?為什麼以前養子女這麼稀鬆平常?招夫、招婿又是什麼樣的制度?
2020/01/21 | 精選書摘
《韓國史》:隋煬帝30萬大軍,竟被高句麗打到剩2700人
新羅統一了三國,但並不包括高句麗曾擁有過的滿州地方,雖然不盡完美,但能將民族與領土統合為一,形成民族文化的基礎,從這一點來看,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