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 確認
  • .
2018/11/16 | 讀者投書
故宮南院只想到「蚊子館」 ,那就太淺了
南院固然有許多可以討論的餘地,但是如果我們以創新的角度觀察它,則南院迄今為止的表現當在標準值以上,假以時日,它只會更加完善。
2018/11/15 | 精選書摘
《朝貢貿易與仗劍經商》:西方國家最大的問題不是殖民地居民,而是中國商人和華僑
當時東南亞貿易非常發達,主要的貿易力量是中國商人,為了貿易便利,大量中國商人還移居東南亞,成為東南亞重要的經濟力量。對於這些華僑,荷蘭人同樣沿用了葡萄牙人的辦法。
2018/11/15 | 精選書摘
《朝貢貿易與仗劍經商》:「市禁則商轉為寇」,海上武裝貿易集團興起
中國海商自我武裝、相互聯合縱橫於海上貿易上百年,這些海商又被稱為海盜。在西方貿易擴張中,也同樣存在著海盜,例如英國著名海盜霍金斯、德瑞克等。但是中國海商與西方海盜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命運。
2018/11/15 | 精選書摘
《欲望性公民》:台灣保守基督教如何轉向公共領域,開始反同婚運動?
如今的保守基督教運動者選擇輕輕帶過他們的基督徒身分,並引介全球性的基督右派倡議中,用以對抗同志權益的世俗修辭策略,即提倡保護家庭制度與優先照顧孩童的正面價值,而非從負面途徑去反對同志權益,因為這麼做可能被指為歧視。
2018/11/14 | 精選書摘
《孫權傳》:擒殺關羽後,吳勝蜀敗的必然性分析
無疑,曹操接受孫權「討關羽自效」是正確的,已如前述。但曹丕不乘蜀吳爭戰之機用兵,反而接受孫權稱臣,封權為王,這對曹魏來說,是失掉了一次極好的「蹙吳」機會;而對吳、蜀來說,客觀上等於支持了孫權,制約了劉備。
2018/11/14 | 精選書摘
《孫權傳》:善御將、會用人的孫權,重義氣程度遠超過劉備
孫權實行世爵和世襲領兵的制度是一把雙刃劍,當執政者甚有權威的時候,有利於封建君主地位的鞏固,有利於內征外伐;當執政者權威式微或行之日久,容易形成尾大不掉,削弱中央集權。
2018/11/14 | Cynthia Wang
橄欖不只是食物,更是巴勒斯坦人的「家與國」
巴勒斯坦人在自家樹園中採收時遭到猶太屯墾居民攻擊或驅逐的事件層出不窮,有時,採收橄欖這一件闔家團圓之事甚至成為必須與服槍的士兵或屯墾居民搏命逃難的下場。
2018/11/13 | 精選書摘
《易中天說三國》:諸葛亮治蜀方針,是一條「沒有曹操的曹操路線」
所謂劉禪無能的說法並不成立。諸葛亮去世以後,劉禪不再任命丞相,而是由大司馬蔣琬主管行政兼管軍事,大將軍費禕主管軍事兼管行政。這樣一種相互制衡的政治格局和權力分配,豈是弱智之人想得出的?
2018/11/13 | 精選書摘
《易中天說三國》:〈出師表〉話裡有話,透露諸葛亮不斷北伐的原因
大政方針則確定無疑,那就是不斷地北伐曹魏,讓國家長期處於戰爭狀態,以外戰防內戰。因為無論是轉移注意力,還是加強凝聚力,戰爭都是最好的手段。
2018/11/13 | 李秉芳
他讓超級英雄「有血有肉又有弱點」,「漫威之父」史丹李不在人間客串了
在史丹李的帶領之下,漫威改變了漫畫世界,也改變了角色的狀態,因為他將英雄人格化,賦予他們性格上的缺陷和不安全感,他試圖「讓他們成為真正的有血有肉的人」。
2018/11/13 | 李修慧
故宮澄清:北院整建但不封館,部分文物還是會「北展南移」
故宮表示,將北院重要文物部分移南院展出,與北院整建計畫無一定關係。未來南院策展會持續展出北院文物或自國外借展,以期回應地方期待。
2018/11/12 | 精選書摘
《幼醫與幼蒙》:傳統中國家庭如何處理兒童健康問題?
在對整體健康及疾病認識有限的情況下,兒童健康成為其人生禍福的一部分。所以幼兒罹病,不一定急於求醫,自療之餘,求神問卜及搜羅偏方都成了避禍趨福的途徑。
2018/11/12 | 精選書摘
《幼醫與幼蒙》:中國清代的蒙養文化與幼教論述——以父師善誘為例
中國幼齡人口之經驗,近世流變是一大歷史轉折。此轉折在晚明至清季之浮現,上與明代中葉以來版刻活躍後對兒童知性天地的衝擊,以及明清兩代幼蒙市場的擴張,均不可分。
2018/11/12 | 精選書摘
《沙皇時代》下:尼古拉二世的悲劇,讓「現代沙皇」普亭夜不能寐
回顧本書覆蓋的四個世紀俄羅斯歷史,非常奇怪的是,俄國的每個「混亂時期」結束之後,都出現舊的專制統治的一個新版本。而每個新版本都因其垮台的前任的習慣與傳統而更容易脫殼而出。
2018/11/12 | 精選書摘
《絕望的精神史》導讀:日本人和真正的幸福絕緣,跟不跟得上時代都絕望
在《絕望的精神史》出版半世紀之後,我們的確看到了他所擔心、不願見到的情景──幕末維新歷史被重新抬舉,寫成了輝煌英雄的連篇成就故事,相對地,故事之下所有人付出的「精神絕望」代價也就被抹煞被遺忘了。
2018/11/12 | 精選書摘
《沙皇時代》下:亞歷山大三世喜歡到丹麥度假,還被迷路的遊客問路
亞歷山大三世覺得他那些自我放縱、驕奢淫逸並且數量太多的親人很煩人。親戚們不知天高地厚的時候,皇帝就訓斥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