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

  • 確認
  • .
2018/03/31 | Leo Chang
台灣人如何述說自己的故事?看毛利文化如何回歸紐西蘭的認同主體
台灣這塊土地上,原住民是與土地互動最久的主體,也是長久以來被所有政權壓抑至今的群體,看看把國家認同建構在毛利文化的紐西蘭,台灣在自我認同中,要如何說一個專屬自己的故事。
2018/03/26 | 李修慧
亞泥案首次三方會談結束,但經濟部與亞泥未回覆自救會6項主張
但「反亞泥自救會」會後在臉書聲明表示,這次三方會談自救會肯定主持會議的原轉會委員們盡力傾聽族人心聲,並給予充分表達意見的空間。但有六項訴求,亞泥並沒有正面回覆。
2018/03/21 | 李修慧
挖礦還要先問過原住民(下)?澳洲設立「土地權法庭」協助爭取礦權
澳洲政府早在1993年就通過《原住民土地權法》,設立「全國土地權法庭」、「原住民土地基金」、「原住民土地公司」,來監督土地協議,保護原住民的土地權。
2018/03/21 | 李修慧
挖礦還要先問過原住民(上)?紐西蘭毛利人不僅有「專屬礦權」,還有「文化環評」
在紐西蘭,開發計畫不只必須進行環評,還需要進行「文化環評」,看環境變化會對文化造成什麼影響,比如開發造成動物減少,也可能跟著影響到原住民的狩獵文化。
2018/03/14 | 芭樂人類學
述說一個當代「原民現身」的故事:在暨大校園搭建一棟有建照的排灣族石板屋
從動念蓋石板屋到它真正出現在暨大校園,實在是一條崎嶇的夢想之路,回想其中所涉及到的傳統與現代的爭議、法律與文化的衝突,我突然領悟到,這不正是原住民在當代社會所經常遭逢的經驗縮影?
2018/03/01 | 讀者投書
促轉條例「被」缺席,台灣原住民轉型正義何去何從?
目前台灣社會的整體意識,對於族群的轉型正義是否成長到足夠成熟的階段?或是仍舊認為是一群會吵的孩子有糖吃?相關的歷史教育、或是政府部門的民族敏感度,這些最基礎培育的工作在哪?這些都是非常值得花時間深思的問題,不應該只淪為時限到未實現、誰就引咎下台的個人發誓性言論。
2018/02/24 | 李修慧
做過加工出口、吸過台塑廢氣,曾提供經濟勞動力的拉瓦克部落,現在成了「違建」
1990年代開始,拉瓦克居民依照法規中有關違建編釘門牌相關規定,申請門牌。高雄市政府也陸續發放門牌,並向部分的住戶收取地價稅。但1997年,拉瓦克部落卻被認定為違建。
2018/02/20 | 新作坊
農業永續轉型的跨域對話:大東原地區、高山部落交流紀行
因為東華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計畫夥伴的熱情邀請,成大團隊在台南大東原地區工作的三位團隊夥伴,在2017年夏至前日來到花蓮縣豐濱鄉磯崎村的高山部落進行交流活動。
2018/02/09 | 愛長照
長照2.0如何照亮偏鄉?原住民「照顧自己人」的五個案例
從以下五個已經實施有成的例子,可以發現「長照」不是只有一個固定模式,而應該有更多貼近土地與人性的可能。
2018/02/06 | Mata Taiwan
台灣若成立原住民族大學,就讀的原民生還會是「特殊身份學生」嗎?
去年底,原民會委託東華大學執行「國立原住民族大學設立可行性評估」研究案,盼在台灣設立首間的國立原住民大學。而根據聯合國2009年的「世界瀕危語言」地圖,台灣有許多原住民族都榜上有名。族語教學的瓶頸在於師資欠缺,需要更多年輕人才投入。原住民大學若成立,則應更積極面對這個課題。
2018/02/04 | 李修慧
前瞻計畫補助第一所排灣族學校?在這之前已有3所實驗小學、1間部落學校
2013年,大武山部落學校是當時全世界唯一以傳承和教導排灣族文化為主的學校,部落學校教學生親手製作傳統鞦韆、種植小米、學習製作打獵陷阱等。
2018/01/28 | 讀者投書
傳統修補科技的情感失能──電子紡織工作坊 Tribe Against Machine
《Evoked 承誌》是一本介紹傳統文化的全新刊物,書寫者由一群背景各異,但對傳統文化保有熱情的成員組成,內容以專題方式記錄不同領域的當代創作者/行動者如何回應從過去而來的召喚。
2018/01/28 | Mata Taiwan
想讓人一再去部落,就先自問台灣人為何熱愛去日本旅遊吧
Balu(巴魯)是魯魯灣的主人,在莫拉克風災後返鄉投入這場「新煮藝復興運動」,他帶著過去在台北的掌廚經驗,在探索傳統食材的創新可能性的同時,也重新認識這些食物與部落的真實連結。Balu 想把創意料理的感動帶給顧客,也將傳統文化的美好傳承下去。
2018/01/17 | 李修慧
為了「文面」曾逃到山上躲避日本人,泰雅族文面國寶簡玉英辭世
2015年,簡玉英受訪時,堅持穿戴傳統服飾才能受訪,並堅持要為記者吟唱泰雅族的友誼之歌,對於自己一生的風華,僅只說:「我知道泰雅的文面文化受到了重視、被認識,這樣就十分開心了。」
2018/01/13 | 李修慧
原住民狩獵協會跟大學動保所合作,獵物與文化都不再怕「滅絕」
法規限定,想要狩獵必須在五天前申請,申請表上還要填數量,但原住民傳統文化中,狩獵豐收與否取決於山神,不是取決於獵人。未來狩獵許可將由協會向政府申請,以一年為狩獵期,一年內,來義鄉的獵人隨時都可以狩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