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 確認
  • .
2019/11/05 | 李秉芳
休假變多、效率變高?日本微軟跟進「週休三日」,員工生產力增40%
日本政府2017年就開始呼籲公司讓員工早點下班,現在2020東京奧運將來,日本政府希望公司在此期間讓員工選擇在家上班或調整作業時間,降低市區交通負擔。
隱藏在公務員「商調」背後,是被體制鎖死的政府人力應用
管制越多,彈性越少,實務就越容易衍生法無明文的例外,於是主管機關又製造更多法律、命令、釋例來要求步調一致。漸漸的,人事行政得了慢性病,沒有法令就不能決策、沒有慣例就不能做事、沒有靈活用人的餘地、沒有掌握職涯的空間。
2019/11/01 | Abby Huang
台北市率先訂「外送員自治條例」:沒替司機保險、颱風天還送餐都開罰
雙北市共有3萬5000名外送員,台北市開出第一槍,將要求業者與外送員簽定契約後24小時內完成納保,若無做到可處以10萬元以下的罰責。
2019/10/31 | 李修慧
外送員要做的不只送餐,車禍還得面對「謎樣」的保險規定
foodpanda外送員Luis說,因為長時間在路上跑,上廁所很不方便,就會憋尿,Luis甚至曾經一整天從開始工作到結束,8個小時都沒有上廁所,因此生病。但foodpanda連外送出車禍到底有沒有保險,都仍是個謎,遑別提針對職業病的保險。
2019/10/29 | 李秉芳
《消防法》修法三讀通過:「生命三權」入法,但「無人火場」退避權打折
由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提出,並由時代力量代為提案的「基層版」,在院會表決遭到過半委員反對與封殺,最後立法說明全部空白,將交由消防署訂立後續規定。
2019/10/26 | 國際大風吹
【國際大風吹】 立法跟不上新創,零工經濟下的勞權該怎麼辦?
到底在法律上,這些透過接案為平台公司賣命的司機和外送員,算不算是「員工」?面對這樣的問題,目前許多國家勞動法律還是有不少灰色地帶,也有不同的判斷標準。
2019/10/24 | 精選轉載
所謂的「不穩定就業」、「福利依賴」,常是我們無法深入瞭解案主的生活
上個月,我協助一位居民媒合到清潔工作。結果這個月發薪水時,他發現清潔公司給的薪水有落差。一問之下得到的理由是「因為他出缺勤不穩定,上班常遲到,所以才會被扣薪」。但我知道他其實很焦慮,壓力大到睡不著覺。
2019/10/16 | 李修慧
「僱傭制度」有勞健保、退休金還適用《勞基法》,為何有外送員支持「承攬」?
被問到外送員都如何保障自己的權益?曾在Uber Eats和「誠實蜜蜂」平台接單送餐的洪先生說,「過來人經驗是,自己的機車保險要自己去加保。」
2019/10/16 | 羊正鈺
長榮航空「罷工取消優待票」,裁決認定不當勞動行為
工會表示,「這是長榮航空第一個被認定違反工會法的案例,長榮航空公司應懸崖勒馬,立即恢復全體員工使用員工優待機票之權益,停止製造差別待遇和繼續打壓工會。」
日本Uber Eats推「傷害補償制度」,對送貨員是現狀下第二好的辦法
在這次Uber Eats推出「傷害補償制度」之前,如果送貨員在工作期間發生交通事故,Uber Eats有和日本國內的保險公司簽約,Uber Eats會賠償被送貨員撞傷的受害者,但如果是送貨員本身受傷的話,送貨員只能看自己買的保險能不能賠償。
2019/10/16 | 羊正鈺
法國外送員被認定自負盈虧的「微型創業主」,但法院曾做出是「雇員」的判決
法國餐飲平台外送員爭議不斷,社會動能仍在醞釀。法國外送員聯盟與各大工會及勞權組織力量自兩年前已開始慢慢集結,凝聚聲量。
2019/10/16 | 精選轉載
不需認定食物外送平台為僱傭制,而是繼續以承攬制再加強工作保險
你認定外送人員必須是平台業者的僱用制勞工,每個外送人員每月至少要多出4~5千的營業成本,然後薪資是以時薪制還是抽成制計算,搞不好還要算出勤率,外送人員不爽,業者也不開心,政府還被罵豬頭搞死新興產業,何必呢?
2019/10/15 | 精選轉載
外送平台真血汗嗎?勞工權益沒保障的背後,是超佛心的機會財
平心而論;這類工作大家應視為「極短暫的機會財」,幫助缺錢或特殊人士當合法賺錢的門路選擇,快速度過眼前的難關,本不應看做一輩子的職業。如果勞基法直接修正外送員一律變成正職員工,剛萌芽的這個產業必瞬間倒地,而其中受衝擊最大的是誰? 
2019/10/14 | Abby Huang
2位外送員之死後,勞動部認定foodpanda、Uber Eats「假承攬真雇傭」將依法開罰
目前台灣未有一套規範來認定業者與外送員的法律關係,外送產業存在勞安隱憂,在國慶連假2名外送員接連發生死亡車禍後,這項議題更浮上檯面。
2019/10/14 | 精選轉載
【插畫】慣老闆:我們公司「福利」很好,享有勞健保
《勞動基準法》之所以名為「基準」,正因為他是在規範基本的底線,但在很多徵才的內容上,卻把符合勞基法視為一種「福利」,好像公司合法,是老闆給的天大恩典,值得大書特書。
2019/10/14 | 讀者投書
食物外送平台與外送員間究竟是「承攬關係」還是「僱傭關係」?
本文認為外送平台對於派單仍具有統籌規劃之權,且外送平台公司藉由使用外送員擴張其活動範圍,而享受其利益。若不將外送平台與食物外送員認定為勞動契約關係,恐怕將無法保障食物外送員的勞動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