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 確認
  • .
2017/12/09 | 劉繼蔚
我曾天真以為這種荒謬的修法,在「點亮台灣」以後,再也不會發生了
現今勞基法修法以台灣勞工需要加班為由,除了延長實際工時,更將勞工低薪視為理所當然。勞工是「被迫」需要延長工時,以常態性的過勞加班為代價,獲取能養家活口、使一家老小過著基本生活以上的薪資。這個需求是「被創造」出來的,並且本末倒置。而非典型勞動者,也將因勞基法對正職工的彈性,淪為比免洗筷更不如的卑微奴工。
一則預防過勞死的寓言故事,將成為台灣日常慣見之現實
通勤者若遇上尖峰,上班一個半小時、下班再另一個半小時,工作8小時;相當於每日有11小時時間無法運用,而1小時午休;相當於一日12小時貢獻給社會與公司,每日的人生,扣除理想值的每日睡滿8小時,也就只剩4小時。這樣的上班,倘若再上加「2小時而已」又會如何呢?官員憂心於勞動成本提升會造成中小企業的困境,但又有多少人認真思考:如此透過勞力密集、勞動成本低而工時長所創造的,將會是怎樣的社會未來?
2017/12/08 | Lo
「勞工想加班」的真相,林淑芬:資方讓「非經常性薪資」比例逐年升高
立委林淑芬說,雇主給低薪,額外再以「非經常性薪資」加班費、獎金等來控制勞工加班,這就是資方所說的「勞工想要加班,不要週休二日」的問題之所在。
2017/12/07 | 羊正鈺
年輕黨工被罵「資進黨」,蔡英文:我對中下階層很有感情
蔡英文指出,中小企業的需求在天秤的一端,理想的勞工權益則在另外一端。找到平衡點,對任何一個政黨來說,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在這段時間我們執政團隊的同仁,都很煎熬。」
2017/09/14 | 吳象元
〈我家的奴隸〉沒說完的故事:Lola就是個尋常人,卻有著非凡人生
「Lola對我們非常照顧,她就是母親的形象,我們向別人介紹她時則如我們的奶奶,『奴隸』這詞從未出現在我們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