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確認
  • .
2019/03/09 | 精選書摘
《別讓世界定義你》: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不要在意「生命中的路人」
人就常常就會犯這種邏輯上的錯誤,害怕被討厭,害怕被否定,害怕有人不認同自己。不過我們轉念想想,就連耶穌、孔子這種千古難遇、影響人類文明的導師,都有很多人批評,甚至被醜化到難以想像的境界,何況我們這種市井小民?
2019/03/09 | 愛長照
一定要等到髮蒼蒼視茫茫,才能對長者感同身受嗎?
當然不是的,因為等我們自己也老了,長者可能早就不在了,或是我們也不再有體力、腦力、耐力去好好同理他們。我們可以做的是:「在過去的經驗或當下狀態中,找到『對的按鈕』,按對了,同理心被啟動,情感和樂趣就有機會釋放出來。」
2019/03/09 | 李秉芳
臉書說要推「加密」和「限時動態」,對保護隱私有用嗎?
長期以來臉書定義的隱私和隱私權倡導組織的主張有極大的落差。臉書致力於限制政府和大眾取得個人資料,但專家認為,應該限制平台本身從用戶身上取得個人資料。
整形和修圖後的「網紅臉」,正在摧毀下一代的審美觀
女性的美,絕對不是來自華服或濃妝豔抹,更非不自然的加工五官。女性的美,並不需要來自任何男性與社會的認可:真正的美來自坦率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對自己誠實和自在做自己的生活態度。
2019/03/09 | 食力
火鍋要如何吃得暖心又健康?食材挑選和處理要點
要怎樣才能把火鍋煮得美味又健康呢?以下從選料、備料到煮料三大面向進行解析。
2019/03/08 | Abby Huang
【影音】捍衛飛行員的「幕後功臣」:女航醫張簡芝穎同乘IDF戰機
航醫對於飛行員來說,等於是他們的「家庭醫師」,除了生病感冒會碰面,航醫平時也必須掌握飛官生理、心理健康狀況,做飛行員健康的守護者。
2019/03/07 | 精選書摘
《不是每個甜甜圈都有洞》:對待女士、驢子跟核桃都需要手段
只要徹底了解核桃殼的構造,加上工具和方法對了,其實一點也不難處理。說不定造這句諺語的人真有大智慧!le mani atroci,照字面翻譯應該是「凶狠的手」,我則翻譯成「手段」;真正聰明的人,才會懂得對待女人、驢子、核桃的奧義。
2019/03/07 | 精選書摘
《不是每個甜甜圈都有洞》:鍋子快壞了,木杓會先知道
「更酷的是有外敵入侵!」達人講得認真。「會怎樣?」我睜大眼睛,超級好奇。「為了保護幼蟲,小蜜蜂會把敵人『煮熟』。」即便我百般懷疑,但他看起來不像在開玩笑。「小蜜蜂會把敵人團團圍住,然後用腦部生熱,活生生把壞蛋煮熟。」達人繼續補充,「像微波爐一樣。」
2019/03/07 | 食力
黃豆磨漿製程大不同,連鎖早餐店如何做豆漿?
許多小型早餐店業者會直接買進包裝豆漿作販售,製程使用專業機器設備、一體化生產流程,製成豆漿粉反而會增加製作程序以及原料管理的風險,因此市售的包裝豆漿大多不會是豆漿粉泡製,而是經浸豆煮漿、冷藏配送而來。
糖醋排骨、蔥爆牛肉、雞胸肉⋯⋯這些肉類佳餚的英文怎麼說?
環遊世界一圈後,回到親愛的台灣,我們的美食也是不落人後的!但是,煮紅燒糖醋排骨的「豬肉」英文該怎麼講?是 pig meat 嗎?那蔥爆牛的「牛肉」呢?年年有餘的「魚肉」?還有最愛的烤「雞」?趕快把口水擦乾淨,跟著希平方來破解這個謎題!
2019/03/06 | 食力
一樣是砂糖,「特砂、細砂、二砂」到底差別在哪?
特砂、細砂和二砂究竟有何不同?他們都是來自於蔗糖,最大的差異是結晶顆粒大小!特砂是在結晶時,把糖顆粒做得較大,較不容易受潮,就是為了適應台灣潮濕的氣候而有的特別品項!
2019/03/05 | 精選書摘
吳念真《念念時光真味》:野菜,憋了幾十年的笑與淚
平時爸媽不許我們往山上跑,唯獨砍柴和摘紅鳳菜是例外,所以即便聽到「晚上沒菜」難免有些莫名的憂傷,但手拿籃子迎著夕陽的餘光走向山邊時,總有一種「共赴家難」的悲壯。
2019/03/05 | 精選書摘
《朋友這種幻想》:不要再為自己是否和朋友「同步」而煩惱
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個性,也都能自由地提升自我能力或追求欲望,卻又被迫置身在「必須跟其他人一樣」的同儕壓力下,這不就像是要把人撕成兩半一樣嗎?
2019/03/05 | 精選書摘
吳念真《念念時光真味》:魚丸與虱目魚,最初與最後
最初與最後通常最難忘,一如我記得和父親第一次與最後一次一起看的電影,分別是《愛染桂》和《東京世運會》一樣。我記得這道滷虱目魚,就像記得當年魚丸的滋味,以及他搖晃著魚丸要我靠近的樣子。
2019/03/05 | 李秉芳
「暖冬」之後觀光局又推「春遊」補助,5個QA看怎麼玩最划算?
也有旅遊業者認為,這幾波觀光振興方案讓觀光局淪為「補助工具局」,先前擴大國旅的補助邊際效益已經降低了,現在補助金額減少應該更沒效。
2019/03/05 | 精選轉載
【插畫】貓的興趣,就是惹人生氣
我家的貓把我搞得七葷八素,之後卻只會看著我,張著他的大眼,磨著他的利爪,一副好像是我做錯了什麼,真是有理說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