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 確認
  • .
短抓與長臂:《港區國安法》旨在輸出一套「普世通用」的新文明秩序
英美秩序世界很明顯已有所轉向,和東方「聖人之治」的秩序衝突進入戰國時代,台灣人首先當然像其他國家一樣,要固守自己的傳統,避免完全落入左岸聖王管轄,要以香港為戒,也可能需要提供援助。
2020/07/11 | 精選轉載
振興券辯論(下):振興券是貨真價實的「預算」,怎麼會是白吃的午餐?
郝柏村說,「朝令有錯,夕改又何妨?」沒有知識,不懂論理的人,才不管人家為什麼立場改變,死咬十二年的立場轉變。十二年,不識字的小孩都可以上大學了,立場改變有什麼了不起?
2020/07/11 | 德國之聲
「許章潤被捕」代表中國知識分子的寒冬來了
清華大學知名法學教授許章潤被警方傳訊一事引爆輿論,今年以來,因文章和言論而被官方抓捕的公眾人物還有倡導新公民運動的許志永和房地產商人任志強。他們三人雖然身份不一,職業各異,但有一個共同的標誌:為民代言和請命的公共知識分子。
2020/07/11 | 林洺宥
印度退出RCEP,「反中情緒」其實只是下台階
印度在7月5日時傳出消息退出RCEP,坊間媒體多將印度此舉與反中做連結,但事實真有如此單純嗎?
新加坡大選揭曉:人民行動黨蟬聯執政,工人黨政治版圖擴大
新加坡10日國會大選,儘管人民行動黨蟬聯執政,但在這屆大選得票率達61.24%,低於2015年大選的69.86%。
2020/07/11 | 新共和通訊
「雪花飄飄」的中華民國美學,才是中國國民黨最寶貴的黨產
如果我們對於光明、積極、節約、淨化,這些所謂的「中華民國美學」感到不解,讓我們回到抗日戰爭的年代,《大公報》問一位底層軍官對抗日戰爭的看法,該軍官回答:「我們中華民族必勝。」記者再問:「勝利後,你要做什麼呢?」軍官回他:「勝利我早就死了,這場戰爭,軍人肯定要死光的。」
2020/07/11 | 精選轉載
振興券辯論(上):相比馬政府的消費券,振興券是逼迫消費的絕妙好技
振興券有這麼多的好處,但最大的好處,是這個政府,沒有陷入「無招」的困境,反而用創意,帶給人民希望,配合世界一流的防疫政策,台灣人民相信國家會向上,有希望的人民,才會放膽消費,這才是該給振興券拍拍手的真正理由。
2020/07/10 | 李秉芳
3位「無黨籍」候選人,如何讓屏東崁頂鄉長補選火花四射
雖然三人都掛無黨籍,但因為民眾黨、時代力量的介入,上演新舊政治大戰,加上3個無黨籍的人,反而都在打「黨主席牌」受到外界關注,意外激發出「崁頂史上最激烈的基層選舉」。
2020/07/10 | 德國之聲
曾痛批境外媒體,駐港國安公署署長鄭雁雄是誰?
鄭雁雄是誰? 「會講粵語」、「作風強硬」、「對黨忠誠」、「官場上的'狠角色」、講過「境外的媒體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
2020/07/10 | 柳金財
《港區國安法》通過後美日等國如何回應?台灣人又如何看待?
《港區國安法》通過後,不僅引發西方社會及東亞民主諸國對中國威權主義批判,同時也對台灣社會恐產生「雙面刃效應」:既產生「寒蟬效應」,也增高「反中」路線的飆漲。
2020/07/10 | 德國之聲
香港人對德國失望:為何要梅克爾大聲譴責中國會這麼難?
長期以來,德國一直因為商業利益無法大聲譴責中國侵犯人權。但是近來要求德國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的呼聲讓柏林壓力越來越大。歐洲共同的立場也顯得更勢在必行。德國之聲就此分析國內討論,也請專家分享他們的看法。
2020/07/10 | 蔡又晴
川普宣布退出WHO,更加證實美國非洲政策的失敗
川普聲稱說要退出世界衛生組織,與美國的國家戰略是牴觸的,因為美國正希望抵銷中國在非洲與第三世界國家的影響力。這些地區正是世界衛生組織的工作重點。
號稱「左派」的中共卻跟希臘「極右翼」合作,這是怎麼回事?
指控中共勾結希臘新納粹的,並不是希臘政府、美國或者其他的北約會員國,而是與中國共產黨具有「兄弟黨」關係100年以上,簡稱KKE的希臘共產黨。中共駐希臘大使與金色黎明黨合影的照片,也經由希臘左派經營的網站「為共產主義辯護」所流出。
2020/07/10 | 多維TW
耿爽「出走聯合國」,其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卸任後都去哪了?
中共外交部新聞發言人雖然多出身於外語專業,但該職位又並非純粹考驗語言功力,只要克服恐媒症即可。其對一個外交官的專業能力、隨機應變能力的考驗都遠非尋常司局所能比擬,正因如此,它才能成為中國大陸外交部的強勢部門之一。
國際記者看《港區國安法》:法案的意義不是要讓你懂,而是要讓你怕
如果有人問「香港變成一國一制並不是災難,他們在北京上海的同事每天不也稿子照發,報社照樣做生意嗎?」,但「改變到北京的狀態就沒事」是假命題,因為北京並不自由,在北京的記者永遠需要替自己訪問的人的安全擔心,在香港,從今天開始也是一樣的狀況。
2020/07/09 | 休班記者
抗爭與記者(三):鏡頭後的餘悸,網媒《丘品新聞》
前線記者採訪遭受無理對待有口難言,市民仍可透過直播、報道等知悉事件,為他們抱不平。鮮為人知的是,《丘品》新聞部前線記者及幕後員工,均遭受不明來歷人士起底及滋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