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 確認
  • .
2018/11/01 | 張宇韶
新瓶裝舊酒,難掩黨國味——韓國瑜泡沫化的開始
面對這種以新媒體包裝舊人舊思維的「新瓶裝舊酒」的現象,我以「形象失靈」作為整體的概括,這也是韓國瑜即將面臨的下場。特別是檢視韓國瑜的話術邏輯與表達語境之後,這個現象更為明顯。  
2018/11/10 | 李秉芳
台北市長辯論:丁守中、姚文智公布競選經費都比柯文哲少,「你相信嗎?」
對於自己的花費是最高的,柯文哲質疑另2位候選人公布的帳目「比我還少,你們相信嗎?」他還提到4年前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在監察院報的競選經費,比我還少,你們台灣人民相信嗎?」
能源轉型不是免費午餐:德國「以核養綠」為何失敗?
對於台灣而言,德國的故事有什麼啟示?首先,政黨輪替是有可能帶來能源政策的翻轉。重大國家政策的反覆與修正,雖然帶來社會與政治成本,然而,這也是民主國家不可避免的常態。
2018/11/09 | 李秉芳
號稱「最有感的司法改革」,等了20年《勞動事件法》三讀改了什麼?
根據司法院統計,近3年三級法院共終結1萬餘件的勞資爭議案,一旦案件進入高院,每案平均終結天數至少200天,凸顯現行勞資訴訟程序對勞資雙方均造成巨大困擾。
2018/11/13 | 李秉芳
【圖表】選前民調「保守力量」崛起?反同公投大勝挺同,國民黨認同度回升到4年前
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民調結果,有高達七成七受訪者基本上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一成七不同意,同意者比不同意者多60%,且強烈同意者高達五成二。
2018/11/08 | 新公民議會
世事難料,「一帶一路」提倡者林毅夫只能和習近平共存亡
世事難料,林毅夫的命運和習近平綁在一起,習曾在福建17年,對從對岸來的林毅夫言聽計從,他扶持習登基也有功,如今,習內憂外患,位子朝不保夕,只是林毅夫已經別無選擇,只能和習近平共存亡。
2018/11/09 | 李秉芳
波蘭電視節目挺「台獨」,全球推特上「#SayYesToTaiwan」持續發酵
對於《Idź Pod Prąd TV》發布「支持台獨、反對中國」的影片內容,波蘭共和國駐中國大使館表示「不予評論」,但同時也強調,「波蘭共和國憲法保護公民的言論自由」。
2018/11/04 | 何中尉
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四):國軍政戰與共軍政工,簡直是石器時代與石油時代的差距
就算真的存在高層過度保守畏戰的問題,心戰部門的一些領導幹部也很難讓人相信「他們真的克盡了自己職權範圍內所能做的一切努力」。絕大多數的問題不是沒有做事,而是努力方向嚴重偏離了實務需要,甚至起到了內部破壞的作用。
2018/11/08 | 羊正鈺
台灣的議會有多「荒謬」?一年40億議員配合款的7大不可思議
對於配合款是否讓議員身兼預算決定權和分配權,有的議員表示「連建議也不行,那選議員要幹麻?」還有從議員轉戰立委私下感嘆「當立委不如當議員」,因為議員才有配合款,「比較好在地方作業績。」
2018/11/14 | Abby Huang
不滿中選會修正公報內容,「愛家公投」發起人要求收回900萬份公投公報
不只「愛家公投」,國民黨團也質疑中選會對「反核食」公投加入行政院的意見書,明顯告訴大家要讓日本核災食品進口,政府會嚴格把關,質疑中選會違反行政中立。
2018/11/06 | 羊正鈺
為了召喚「北漂青年」回鄉:韓國瑜和陳其邁的高雄政見比一比
陳其邁則認為,北漂問題一直都存在,從四、五十年前就開始了。他說:「南漂也有35萬啊!這幾年也有近一百萬人離開台北,這是台灣人口移動的問題。」
2018/11/07 | Lo
美國期中選舉:民主黨睽違8年再奪眾議院,川普難逃「期中魔咒」
以往執政黨在期中選舉都選得不盡理想,例如前總統歐巴馬第一任的2010年期中選舉,民主黨丟掉眾議院多數;所以就結果來說,川普還是步上歐巴馬的後塵,未能逃過「期中魔咒」。
高雄戰火正烈,為什麼韓國瑜要積極到雲彰站台?
將韓國瑜及張家當成農產業的救星,就像是找吸血鬼來開捐血車,找面具傑森當急診室醫生一樣。他們只是將農業當成恩庇侍從式的、家族式的企業在經營,如同韓國瑜在北農任內任意晉用大量「自己人」、任意發放工作獎金、有不滿意的員工就用調夜班等方式逼走一樣。讓台灣農業距離「公共化」、「制度化」及「透明化」的改革腳步越來越遠。
2018/11/04 | 新公民議會
柯文哲並不了解,台灣對於美國的亞太秩序有多麼重要
我們千萬別忘了,柯文哲某些親中反美的言論,是喊給他的選民聽的,實質意義上對台灣民眾是有害的,聽一聽笑一笑就好了。川普對於台灣的看法,還是看看美國國會、美國政府或者是川普本人的發言比較有意義。
2018/11/13 | 讀者投書
柯文哲是年輕人的「精神鴉片」,藥效退去後問題真的解決了嗎?
一個健全的民主國家,除了透明公開公平的選舉之外,人民須致力於提升公共決策的品質,而非只盼望有政治明星出現,甚至將所有希望投注在他身上——因為這就是政治人物會變質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