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 確認
  • .
2019/06/14 | 李碼齊
韓粉造勢幾萬人不是重點,這兩人才是王金平決定不玩的關鍵角色
很多人都認為韓國瑜的凱道造勢讓王金平嚇到,但他在這場造勢只看到兩個人,使他發現一輩子都「喬」別人的自己,這次被「喬」了。
2019/05/17 | 李秉芳
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立法院三讀通過「同婚專法」
國民黨部分立委在議場外召開記者會,表示行政院長蘇貞昌藉此議題操作政黨對立十分不可取。不過藍委許毓仁幾乎從頭支持到尾,表示同婚不應該淪為政黨對決的工具,而應該是普世皆認同的價值。
2019/08/17 | Alvin
德《世界報》:習近平若出兵鎮壓香港,他盛世夢想也將破滅
現在習近平築起高牆,他的沈默如果結束在裝甲車隊的噪音聲中,他黃金時代的夢想也將隨之終結。
2019/07/25 | 區家麟
1991年李鵬接受TVB訪問前,兩名記者的抉擇
當年坊間甚至TVB內部有許多人認為專訪乃為殺人犯「塗脂抹粉」。撇除功利目的,單憑新聞價值,這個訪問理應要做,因為很多有關六四的問題都未有官方露面解釋過,關鍵是用什麼態度、問什麼問題。然而被訪者若要求只能照問原先遞交的問題,不能追問,記者與新聞部老闆又應否答應這些條件?
2019/06/07 | 讀者投書
我曾經自認是個中國人,直到我考上北一女的人社班
我曾經覺得自己是「中國人」,但現在的我立場不同以往,身為一個擺盪於極端政治光譜兩側的人,雙方的價值我都曾經堅定不移的相信,我想要試著和不同立場的人描繪兩邊的世界。
2019/06/08 | 讀者投書
我們從未如此接近統一,也從未如此接近獨立
監督執政黨還要手下留情,在公民意識抬頭的時代,感覺有夠彆扭,但畢竟難以否認,我們還沒完成國家正常化的任務,台灣的政治處境,根本堪稱畸形。
2019/07/06 | TJ
嘲笑韓粉都是瘋子時,你已經落入旺中的「議題設定」
當中天用各種手段放送出「韓粉就是瘋狂不理性」的形象時,複雜的社會問題討論就淪為「瘋子」和「不庶民」的對決,但在兩方都拒絕理解對方的衝突下,背後真正得益的是誰?
2019/06/15 | 蕭雲
警察總部食堂經理因612辭職 寧賠一個月人工即走
6月12日,警察總部食堂經理Ricky眼見警方放催淚彈、揮棍開槍的行徑,覺得自己是幫兇,毅然請辭。
2019/08/01 | 區家麟
三套「元朗黑夜」紀錄片,證實警方縱容白衫人施暴
最近出現三條紀錄片,重組元朗恐怖襲擊時序,請大家務必觀看並廣傳,看完就明白,警察選擇不作為,警隊選擇了系統性旁觀,選擇了暗合黑道,選擇了與民為敵。
2019/08/10 | 讀者投書
喜劇「Open mic」與言論自由:「曾博恩調侃鄭南榕」從不存在
有人認為作為公眾人物就該謹言慎行,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等同於主張:只要是公眾人物,任何時刻都必須對言論進行「自我審查」。
2019/08/05 | 精選書摘
余杰《中國乃敵國也》:羅大佑和張惠妹對中共政權的不同抉擇
辱罵張惠妹的,是中國的普通網友;封殺張惠妹的,則是中共當局。兩者在此合流。這也表明天安門屠殺之後,中共的民族主義宣傳和教育已初見成效。
2019/09/17 | 李秉芳
德國人發起「與民主的台灣建交」請願,連署破5萬門檻將進入國會討論
等到連署人數達到5萬人後,德國政府必須舉行公聽會,讓發起人去陳述意見。相關部會如德國外交部必須出席備詢。也就是德國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將會在德國國會中被討論。
2019/02/24 | Abby Huang
《還願》習維尼讓中國網友激憤,除了「玻璃心」還有什麼原因?
「還願」一出原本在中國上好評連連,但在「習近平小熊維尼」字樣被發現後引起軒然大波,相關討論被刪得乾乾淨淨,網路上更有人擔心,將殃及中國遊戲產業。
譚詠麟其實不是藍絲,你知唔知
初讀相關報道,還有提及鍾鎮濤說年輕人「九唔搭八」,我還以為他說的是那個「年年廿五歲」的譚詠麟。譚詠麟既被稱為「校長」,真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無知長輩嗎?
解讀「韓粉」:長輩為何將韓國瑜視為「苦海明燈」?
「你們年輕人崇拜柯文哲成為柯粉,為什麼我們不能擁有自己的偶像而成為韓粉呢?」這番話令筆者恍然大悟,在「韓粉」的眼裡,韓國瑜並不是什麼要選出來替人民服務的政治人物,而是捍衛他們這輩價值與尊嚴的「救世主」。
2019/08/10 | 李秉芳
「政治表態」風波燒到飲料店,中國與台灣都列出「黑名單」掀抵制大戰
一芳水果茶目前在中國已有986家、台灣177家,光中國展店數量就佔一芳全球店數的7成9,「CoCo都可」則在台灣有300家,但在中國有2000家以上分店。
2019/09/28 | 讀者投書
上海Costco烤雞被偷吃、新疆拷問人犯照片外流,這些「政治正確」的假新聞你信了幾個?
許多平時理性的專業人士,都常只看到標題符合自己的政治理念就會轉傳新聞,也不去細究真實性,我支持的都對,我反對的都錯,但「假新聞」的產製,是不僅限於任何一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