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

  • 確認
  • .
2018/09/16 | 精選轉載
京都縮減鬧區車道、拓寬人行道,結果交通反而更順暢
隨著京都鬧區四條通一改拓寬道路為增加行人徒步區的計畫。在市民反感中化為成功典範,我們該想想道路的縮減這種違反人民直覺的事情,是否反而能帶來吸引逛街人流、促進經濟效益的結果?
2018/09/01 | 讀者投書
暴力犯罪的腦科學(上):連續殺人犯的大腦有什麼不一樣?
《沉默的羔羊》中,連續殺人犯漢尼拔斥責美國聯邦調查局探員竟然試圖用紙筆測驗來分析他,直接說那是「笨拙無用的小玩意兒」。如今有了大腦造影以及核磁共振儀等技術,可輔助我們針對大腦生理構造上的檢視,提供視覺的證據,也影響了未來對犯罪學的研究以及進入到法院的審判佐證、自由意志、罪與罰的審視。
2018/09/01 | 精選書摘
《外科醫生與瘋狂大腦決鬥的傳奇》:晚節不保因戀童癖鋃鐺入獄的諾貝爾得主
蓋達謝克本人幾十年前就曾暗示過庫魯症與阿茲海默症之間的關聯,但他並未深入研究。事實上,贏得諾貝爾獎後,他變得越來越沒生氣......他把越來越多時間花在家裡陪伴他收養的孩子。或者該說,他收養的男孩,因為圍繞在他身邊的年輕人絕大多數是男性。
2018/09/18 | 精選書摘
《不過是具屍體》:「杜林屍布」真的包過耶穌嗎?
就像巴貝,祖契柏自製了十字架,除了2001年有幾天被送到外頭修理歪曲的架柄之外,這個作品立在他位於紐約郊區的車庫中已經40年了。和巴貝不同的是,祖契柏不用屍體,反而有幾百名之多且活生生的自願者。
2018/09/01 | 讀者投書
暴力犯罪的腦科學(下):為什麼哈利波特沒有成為罪犯?
正常的人都可能有不正常的大腦掃描圖像,反過來說,很可能有不正常的兇嫌卻有著正常的大腦功能。我們不能光拿大腦影像圖這種高科技工具就說誰正常或是連續殺人犯。不過,我們的確可以從中得到重要的線索,藉以得知大腦什麼地方失功能時會引發暴力。
2018/09/05 | 李秉芳
福島核災7年後,日本承認首例核電廠員工因輻射罹癌身亡
日本核事故相關的受輻射工傷申請共有15例,此次被認定為工傷的男性也是首個工傷死亡案例。此前的4個案例中,有3例為白血病,1例為甲狀腺癌。
2018/09/21 | 精選書摘
《打破大腦偽科學》:最受歡迎腦迷思——我們只用了10%的腦?
真要具象化來比喻腦部運作的話,腦並不是大房子,而是一座雄偉的宮殿,到處燈火通明,熠熠生輝。所有房間的燈都是亮著的,因為幾乎每個房間都有事情要做。總而言之,腦子的運作方式和我們習慣的職場世界,有著本質上的差異。
2018/09/07 | TNL特稿
關鍵醫學院(八):驚醒後為何動彈不得?「鬼壓床」背後的腦科學
你有沒有過一覺醒來,在漆黑的房間裡,發現自己動彈不得的經驗?更糟的是,你可能會覺得(甚至看到)有人還是鬼怪,正在房間裡瞪著你,甚至攻擊你。你感到嚇壞了,想叫卻發不出聲,想逃卻動彈不得。即使之後身體能動了,那種恐懼感依舊纏身,在心中留下難以釋懷的恐懼……
世足用球背後的物理玄機:2010年的Jabulani為何變成一場災難?
「我跟你賭這次俄羅斯世界盃至少會有35個遠射進球。要賭多少我都可以,因為那顆球的動向根本不可能掌握。而且它表面包覆的塑膠膜讓它十分容易脫手。」既然球員那麼排斥改變,為什麼每屆世界盃用球都要重新設計呢?
2018/09/01 | 精選書摘
《外科醫生與瘋狂大腦決鬥的傳奇》:把親人當成「替身」的卡普格拉症候群
有名卡普格拉症候群患者跟牧師痛苦坦承,他犯了重婚罪,因為他現在娶了兩個女人──他妻子和她的替身。替身不一定是人類。有些人可以感受到冒名頂替的貓和貴賓狗。有個人覺得他的頭髮拋棄他了,只留下一頂冒名頂替的假髮。
2018/09/12 | TIME
五種科學方法幫助你戒除「壞習慣」
由於習慣是藉由練習和重複形成,所以要戒掉它們也是一樣的。想要戒掉那些不管是什麼樣、惱人的壞習慣,不如試試看以下五種方法。
2018/09/08 | 運動視界
用「加重球」訓練,能讓投手球速變快嗎?
加重球不是不能增加球速,但要用對方法。球員的加重球訓練會將加重球融入牛棚練投及訓練菜單裡,並在訓練過程中透過物理治療師或訓練師的調整與監控,避免因為過重的球而影響到投手原先的投球動作和機制,練習量也需要嚴格把關。
2018/09/21 | 精選轉載
為什麼政客的立場會越來越偏激?
過去人們都以為「政治家們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偉大理想才投身選舉」,但現在你明白了其實事實正好相反。事實是「政客們是為了贏得選票才刻意去修剪他們的政見,並把這些政見包裝成偉大的理想」。因為只有討好選民的需求,他們才能夠獲得選舉的成功。
2018/09/12 | 史丹福
如果切100刀,最多可以把披薩分成多少份?
如果切1刀最多可以把披薩分成2份,切2刀最多可分成4份,那麼切100刀呢?
2018/09/20 | 精選書摘
《打敗NASA上太空》失敗篇:我犯了個錯,這就是為什麼我第二次申請會碰壁
她要我去詹森太空中心拿一份簡介資料。我回家後讀了,內容相當簡單:到哪裡去、穿什麼衣服等等。接著我翻開視力檢查的部分,上面寫著:「你會接受一系列密集的視力檢查。我們要求你們當中戴隱形鏡片的人,檢查前2個星期不要戴。」我讀到這裡,知道自己有麻煩了。
高談闊論前,先確定自己引用的是「統計」還是「詮釋」
有些人看到實驗的數據,就習慣性的直接相信因果關係,不但忽略了「實驗能否重現」的重要性,更可能誤將「詮釋的結果」和數據混唯一談,而把關連當因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