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

  • 確認
  • .
2019/11/22 | 讀者投書
台灣埋核廢料的方式學習瑞典,但他們是怎麼處理的?
核燃料在進入乾式貯存階段時會被安全封固,配合長期監測的手段基本上無安全疑慮,但既然沒有安全疑慮,那麼用過核燃料為何不能到乾式貯存之後就停止,好好地待在核電廠就好,而要有後續的最終處置呢?
2019/11/21 | 賴佩霞律師
代筆、口述、打字,怎麼做才不會讓遺囑失效?
書立遺囑前,記得先檢視一下法律規定的要件,務必確認遺囑書立符合法律要件,才能真正的降低之後訴訟的風險。
科學、政治與權力:「基改生物」的管理與風險
GMO的科學複雜性,即便是科學社群也有異議;這種不確定性,或許本來就是科學進展過程的本質。只不過,GMO的科學爭議,並不只侷限於學術社群,更擴展至常民與其經常接觸的大眾媒體。
2019/11/20 | 林慶順教授
港警大量使用催淚彈,「小球藻」有助於排出體內的戴奥辛嗎?
既然戴奥辛是台灣民眾常常在製造及釋放的東西,為什麼它會在近日成為香港的頭條新聞?那是因為一名香港記者近日被確診患上「氯痤瘡」,而「氯痤瘡」是目前唯一可確認人體積存高濃度戴奥辛的表徵。
催淚彈毒害難以估計,政府須帶頭研究正視問題
近月警方施放催淚彈的數量之多,地區之廣泛,使香港變相成為化學武器的人體試驗場。政府在大量使用催淚彈的同時,更應同時負起責任,公開催淚彈和其他人群管制化武的成份,與學術機構和民間團體㩦手解決催淚彈帶來的遺禍。
青少年霸凌,其實是模仿大人「踩著別人往上爬」的社會化行為
壞消息是,班上一定會有討厭你的同學,好消息是,班上一定也會有把你當朋友的同學。而被霸凌者需要的是:有更多人願意鼓起被討厭的勇氣,和他站在同一陣線。
專家如何從科學角度,評估「空氣污染」與「自閉症」的相關性?
多數人認知空氣污染會引發上呼吸道感染相關疾病,但學界也開始研究空污所造成的其他人體健康危害,英國SMC就針對〈產前暴露於空氣污染與孩童罹患自閉症類群障礙風險的關聯〉,邀請專家回應。
2019/11/17 | 精選書摘
《我擁群像》:船艦「屁股上的刺」──令海軍頭痛不已的「彎彎蟲」
這些管狀物隨處可見,從岩石、木樁、漁網到船隻上都可以發現牠們的蹤跡。描述這現象的專業術語叫做「生物附著」(biofouling),換成口語說法則是「屁股上的刺」(a pain in the ass)。
2019/11/17 | 精選書摘
《我擁群像》:對大部分的動物來說,「讓世界變無菌」意味著死神的降臨
本書要徹底打開通往新世界的大門,探索體內不可思議的宇宙,瞭解我們與微生物相依為命的起源,它們如何用超乎意料的方法改變我們的身體,也形塑我們的日常生活。
小團體與民粹主義:披著「維護團結」的外衣,仇恨藉機升高擴大
自我不確定感可能演變成真正的社會問題,事實上這種情況已經發生了。人們允許並支持獨裁主義者的出現,擁戴那些歌頌並推廣光榮過往的意識型態與世界觀,但那些都只是迷思而已。
前線記者疑患不治之症「氯痤瘡」,正視催淚彈毒害刻不容緩
讓我們一眾學者擔心的是,催淚彈䆁出的類二噁英會污染植物、土壤表面及水中沉積物。倘若陸上及海洋生物攝入受污染的植物、土壤和沉積物,會在食物鏈中殘留積聚數十年。當我們進食受污染的海產肉類蔬菜時,類二噁英又會透過消化系統進入身體,毒害我們。
2019/11/13 | 精選書摘
《全球科技大歷史》:DDT造成「寂靜的春天」,但也讓五億人免於危險的流行病
DDT從發明到廣泛使用,到被大範圍禁止的過程,再到有限制地使用,不僅體現出化學工業的發展過程,而且反映出人類對於那些自然界原本不存在的人造物全面認識的曲折過程。
2019/11/13 | 精選書摘
《恐龍的啟示》:聽起來不可思議,毛茸茸的可愛企鵝居然是恐龍?
企鵝是鳥類,也是恐龍,因為牠們的祖先是恐龍。就像所有恐龍,鳥類的譜系可以回溯到第一隻恐龍,因此鳥類是恐龍。
2019/11/13 | 精選書摘
台灣北中南民眾最關注的議題:新聞品質、大氣環境、強降雨淹水
國研院科政中心團隊耗時半年,從智庫研析、業界建言、產學研專家建議、媒體報導以及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等資料來源,蒐整各種民眾可能關心的社會課題,並將內容分析及規格化。
2019/11/13 | 精選書摘
《全球科技大歷史》:人類離「可控的核融合」還有多遠的距離?
核融合反應需要幾百萬度的高溫。在這樣的溫度下,沒有任何容器可以「盛」參加反應的物質,因此,人類一方面知道地球上最多的能量所在,另一方面卻無法利用。
2019/11/06 | TIME
對於阿茲海默症這個謎團,找到答案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我們站在真正能帶來變革的浪尖上,阿茲海默症的首位倖存者可能正在讀這篇文章。問題不在於我們是否會找到答案,而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不只是科學家:愛因斯坦與他的鎂光燈生涯
西元1905年,26歲的愛因斯坦取得了博士學位,同年他也發表了關於光電效應、布朗運動、狹義相對論、質量和能量關係的4篇論文,取得了歷史性成就,該年被後人稱為愛因斯坦「奇蹟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