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 確認
  • .
2019/03/20 | 讀者投書
【太陽花五週年】藝術小組王翔:318之後,買衣服以不容易被警察抓住為原則
「當時我們不想跟大家一樣拿著花出去,太智障了。」王翔說,而太陽花退場之後,王翔也曾經回到學校,但後來就沒去上課了,他加入了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參與一些跟服貿相關的議題,慢慢往工運轉向。
2019/03/20 | 彭振宣
抹滅不等於正義:他們為什麼反對拆除中正紀念堂和蔣介石銅像?
轉型正義不是不能做,而是我們做得還不夠多、不夠細緻。現在政府推動的轉型正義,都是在處理本土族群的歷史情感,但轉型正義其實可以做得更多,把外省族群的創傷也容納進來。
2019/03/19 | 港台電視31
齊柏林的天空遺志
齊柏林雖然已經離開,但他所帶來的影響,以至他對環境保護的精神,都在台灣人心中留下烙印。
2019/03/19 | 李秉芳
新身分證擬「拿掉國旗」惹議,內政部:大多國家和台灣以前也沒有
亞洲國家中,泰國身分證的國旗在背面,正面左上角有國徽;南韓和印度身分證沒印國旗;日本人沒身分證,2016年起推出「個人編號卡」,正反面皆無國旗圖案設計。
2019/03/19 | 志鋒
借「台灣女孩」之口盛讚一國兩制,正是虛弱的中共需要的
「一國兩制」已禍害了香港還不夠,還要繼續消費臺灣,以僅有出生臺灣的這個身份,共同實施詐騙,還要禍害臺灣。這樣的人心該有多壞,臉皮該有多厚。她所盛讚的,這樣的國家,哪裡有所謂民主政治的影子呢。
2019/03/18 | 精選書摘
《辶反田野》:中環餐廳的選美會,扭轉我對菲律賓籍外傭族群的理解
長期研究下來,我的心得是外傭之所以參與選美,多數是因為在其中找到同伴、找到社群和認同感。就這一點而言,選美和運動比賽、教會的組織活動,或其他的興趣團體(做手工、攝影、爬山)等,並沒有不同。
2019/03/18 | 精選書摘
《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花燕」的行為類型與名稱分類
在花燕之中,消極型行為也是最糟糕的維生方式。積極型行為則分為會對他人造成直接傷害,或者自己進行生產活動兩種型態。他們不對個人造成傷害,另外可以分為偷取公共物品,或者撿拾食物維持生計的類型。
2019/03/18 | 精選書摘
《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承受不了過度社會管控,他們走向「花燕」之路
從這道管控層面來看,花燕帶有反抗性,因此,他們成為國家的管控對象而非保護對象。但國家所執行的各種管控結構卻因為花燕而變成迴力鏢,反過來削弱國家管控的力道。這是花燕一項非常重要的特徵。
2019/03/18 | 李修慧
2場空難奪走340條人命之前,美國當局讓波音公司「自己的安檢自己做」
一名曾直接參與737 MAX系列安全認證的工程師透露,認證程序進行到一半時,「我們就被美國當局管理階層要求重新評估,看哪些項目可以下放給波音⋯⋯甚至在我們已重新評估後,管理階層還在繼續討論下放更多項目給波音」。
2019/03/18 | Project Syndicate
非洲政府扼殺科技創業,連當部落客都要繳高額「許可費」
大多數當前受到重創的非洲科技創業企業,都是為了提供傳統機構和政府未能供應的基本服務,從銀行到醫療保健再到最後一英里物流。而這些盲目監管的衝動則會讓消費者再次陷入孤立境地。
2019/03/17 | 精選書摘
《毒家企業》:比政客更受人愛戴的大毒梟「矮子古茲曼」
矮子廣受歡迎,卻不是特例。販毒產業有個奇特的現象,就是大毒梟通常會比多數罪犯享有更高的聲譽,他們其實還比許多政客更受歡迎(美國國會的政客,無不想跟矮子古茲曼一樣受民眾愛戴)。
2019/03/17 | 精選書摘
《毒家企業》:想要在販毒產業獲得成功,別忘了認真處理人資問題
提到販毒,總讓人幻想毒梟是冷酷無情且極為專業。冷血殺手、機敏毒販和後勤專家聯手,把警察騙得團團轉。販毒偶爾確實如此。然而,搞這行的人也非常無能。即使初入門的毒販也能領取高薪〔在英國各地運送古柯鹼的司機每天可賺800英鎊(1300美元)〕,但是運毒的人通常是「笨蛋」和「傻瓜」。
2019/03/17 | Lo
【圖輯】委內瑞拉街頭少年:我吸毒,是想暫時逃避生活的痛苦
委國首都卡拉卡斯有不少孩子露宿街頭,在垃圾堆中找食物、嬉戲,甚至是在污染骯髒的河流中游泳;有些吸食毒品的青少年,可以藉由藥物效果暫時逃避這些痛苦的生活感受。
美國青少年當下最潮的聊天方式是...Google 文件
這對 Google 來說有點尷尬....畢竟青少年們寧願優先使用文字處理器,而不是其他無數款即時通訊產品。
2019/03/16 | 讀者投書
名字註冊商標後,鄧紫棋還能叫「鄧紫棋」嗎?
依照《民法》規定,一個人的名字作為個人標誌及與其他人區別的表徵,是個人人格的表現,受到明文保障,向智慧局申請成為「鄧紫棋」的商標權利人,充其量也只是取得「鄧紫棋」的商標使用權,而非漫無限制。
2019/03/16 | 法操FOLLAW
湯德章律師:守護台南的二二八遇難者
台日混血兒湯德章在日據時期擔任警察時,感慨體系對於台灣人的不公平,因此決定成為律師。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他被控叛亂罪並遭到刑求,但也盡力保全了不少台南人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