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 確認
  • .
以夜魔俠與制裁者為例,探討「私刑制裁」尋求正義是否合理
義憤填膺、高喊「私刑制裁」的偽英雄,說穿了其實只是一群無法克制自己情緒衝動、放任暴力傾向蔓延的暴民;這與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情緒而施加暴力於親友的家暴者,根本是五十步笑百步的情況。
2019/01/20 | 讀者投書
當螞蟻從「害蟲」變成寵物,走私的防檢漏洞也隨之大開
當螞蟻逐漸從「害蟲」變成「寵物」,許多玩家多在網路上交易外來種螞蟻,雖知屬非法走私進口的,但卻無法源依循,也難以追溯物種源頭,形成後續管理上的法律漏洞,讓外來種螞蟻買賣雙方有機可趁,更可能造成生態浩劫。
2019/01/19 | Lo
【圖輯】洪水毀了唯一聯外道路,從地圖上被抹去的海地小鎮
「沒有基本的社會福利保障,這種情況是海地人大規模跑去多明尼加的根本原因。」費迪南德所屬城市的市長維歐拉(Jean Gilles Viola)指出,包括費迪南德在內的20個城鎮都面臨相同情況。
2019/01/19 | TIME
年度關鍵字:在分裂的時代,「傾聽」特別需要勇氣
神學家萊因霍爾德.尼布爾曾說,「在對手的錯誤中找到真相,以及在自己的真相中找到錯誤,才是明智之舉。」真心勇敢地傾聽反對意見可以加深自己的洞察力,磨礪自己的觀點。
2019/01/18 | 李修慧
【圖表】同溫層外的世界:不想依賴中國但又要加強經貿,如果中國打來怎麼辦?
問卷也問到如果中國與台灣開打,受訪者會怎麼辦?開放式的問題蒐集到了各式各樣的答案,包括「保衛國家」、「從軍」,也有人説「自殺」、「等死」,更有人回答「到時候再說」、「還能怎麼辦」、「祈禱」,但多數人的答案是「順其自然」。
2019/01/18 | 拉裘立蓓爾
【插畫】批「不會養就不要生」,但反對性教育?
缺乏性別和育兒知識的家庭,往往是兒虐的高風險家庭,只會批評而不會從教育著手解決,同樣的問題就只會一再的發生。
2019/01/18 | Abby Huang
全台1000公噸廚餘拉警報:不能餵豬,送去這「5個地方」有救嗎?
台灣超過6成的廚餘都用在養豬,僅有少部分做堆肥使用;一旦禁止廚餘養豬,廚餘去化馬上遇到嚴重問題。
2019/01/18 | 法操FOLLAW
都市計畫個別變更範圍外的人民權益受侵害,可以請求救濟嗎?
總結大法官多數意見的想法,他們認為就算是在範圍外的人民,也有可能因為都市計畫的個別變更而受有權益的侵害。因此,為了要使他們在權益受侵害的時候得到法律救濟,就應該要容許他們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法院解決問題。
30年前枉死的茅利塔尼亞士兵,仍在等待遙不可及的轉型正義
茅國議員對執政者說:「即使你們並不需直接為那起玷污每年11月28日的事件所負責,你們仍舊有替受害者找出真相及正義等合理解決方式的權益……偉大的國家以及偉大的人民絕不會試圖抹去歷史上黑暗的篇章。」
2019/01/17 | 羊正鈺
【圖表】近十年施虐者「樣貌」:兒虐案的主因不只是「小爸媽」
據衛福部統計,去年通報案件有5萬9912件,今年前2季也有2萬9211件,平均不到9分鐘發生1件,每天有超過11人。兒虐事件多來自家庭暴力,因其隱匿性,或被認為是家務事,更讓外界難以介入,真正受虐人數可能遠超過想像。
2019/01/17 | 幹幹貓
【插畫】支持私刑的人真的懂「制裁者」的意義嗎?
許多超級英雄電影,探討的都是「暴力是否真能解決問題」、「復仇是否就是正義」等等的深刻議題,而不是只把戲中的特效和打打殺殺,當成是正義的解方。
2019/01/17 | 王陽翎
真相:川普愛死「他」的建議,才決心興建「美墨圍牆」
美國聯邦政府停擺已超過了柯林頓時期的21天,到底川普是因為「誰」的建議,如此強硬決意要興建「美墨圍牆」,到底來龍去脈和問題的本質是什麼?就此,作者以不同角度加以剖析。
蘇貞昌內閣的最大挑戰不是如何規劃,而是如何讓民眾「有感」
從林全的財政改革、賴清德的7項國家重大政策看來,民進黨政府確實是致力於改善經濟體質,要讓台灣的經濟力量重新向上。但民進黨在2018年的敗選,顯然告誡執政者「選民不滿意」。蘇揆最大的挑戰不在如何「規劃」,而是「如何執行」「如何有感」。 
為葉門女孩提供免費早餐,讓她們免於年紀太小就嫁人
葉門一名8歲的女孩不再上課,她不是第一個輟學的女生,但是她是最年輕的。老師與學生家人進行了談話:他們家處於極度經濟困難的情況當中,必須要接受提親把女兒嫁出去。
2019/01/16 | 精選書摘
《瓦礫上的編輯》:311災區外的淡忘,和災區內的「紀念日症候群」
所謂的「紀念日症候群」是,光是要面對那一天的到來,就讓人陷入情緒的低潮。若同時又看了震災報導,那麼身心靈都會受到創傷。災區中有不少人都是如此。不知道是否有關聯,但也聽說有人自殺。
2019/01/16 | 精選書摘
《未來地圖》:去中心化,更快進化——網際網路本身就證明了這點
對於所有想要把規模做到最大的網路企業來說,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啟示。像Linux這樣的開放原始碼軟體,以及像網際網路和全球資訊網這樣的開放系統之所以能夠成功,並不是因為有個中央監管機關來批准每項增補修訂,而是因為系統的原始設計者制定了明確的合作和可相互操作的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