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 確認
  • .
2019/09/18 | TNL特稿
移民台灣的香港人:「現實沒有這麼美好」
摘下觀光客濾鏡,學著去接受「真實的台灣」,「現在習慣了,會覺得在這裡住比香港好,原來我在台灣也可以創一片天。」
2019/09/28 | 火花羅
回到客觀事證,蘇花公路男童死亡車禍真正的禍首是誰?
經過這幾十年的交通事故新聞的累積,不管是指責車輛方還是指責行人方,社會輿論卻從來沒有考慮到第三個可能:錯在錯誤的交通規劃。
2019/08/03 | Johnny Hsueh
亞馬遜通靈之旅(上):喝下薩滿熬煮的死藤水,不信邪的我才知道恐懼是什麼
眼前的薩滿今年六十歲了,終其一生都在從事巫醫,為當地百姓治病與通靈。這樣的介紹,聽起來是不是很像包裝過的行銷故事?我自己原來只覺得聽聽就好,並沒有太認真看待。但後來,證實我錯了。
2018/11/24 | If Lin
【資訊圖表】2018九合一選舉六都市長、議員得票結果
2018九合一大選即時開票,主要有六都(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台中市、台南市與高雄市)的市長、市議員開票結果,還有第三勢力各政黨議員參選人的得票數統計。
2019/08/23 | 羊正鈺
集集彩繪列車「字體」出包、「石虎」塗掉,設計師江孟芝深夜道歉
對於字體,現階段將先保留,但已經向廠商洽購版權,最晚9月底完成。但關於「石虎」,已決定「塗掉」重畫。
2019/07/25 | 區家麟
1991年李鵬接受TVB訪問前,兩名記者的抉擇
當年坊間甚至TVB內部有許多人認為專訪乃為殺人犯「塗脂抹粉」。撇除功利目的,單憑新聞價值,這個訪問理應要做,因為很多有關六四的問題都未有官方露面解釋過,關鍵是用什麼態度、問什麼問題。然而被訪者若要求只能照問原先遞交的問題,不能追問,記者與新聞部老闆又應否答應這些條件?
2019/06/07 | 讀者投書
我曾經自認是個中國人,直到我考上北一女的人社班
我曾經覺得自己是「中國人」,但現在的我立場不同以往,身為一個擺盪於極端政治光譜兩側的人,雙方的價值我都曾經堅定不移的相信,我想要試著和不同立場的人描繪兩邊的世界。
2019/07/06 | Patrick
武漢抗議建焚化爐 武警、坦克強力鎮壓爆流血衝突
湖北省武漢市郊的新洲區陽邏街道居民,因官方擬在當地興建大型焚化爐及發電廠,一週以來多次群起上街抗議。當地警方面對上千名民眾上街一度採取強力鎮壓。
2019/06/13 | 李律鋒
這就是中國香港:你跪著、把錢給掙了,可你永遠不准起來
在六四慘案三十周年的今時今日,我們或許又將目擊另一樁慘案的發生,只是地點從北京天安門廣場轉移到香港立法會廣場而已。
2019/02/24 | 精選轉載
為什麼這一家子會支離破碎?從《還願》看台灣社會福利變遷
《還願》帶給我們的除了「不要輕易相信神棍以外」,也告訴我們現在和1980年代不同了,是個該好好照顧自己的時代,求助的方式會越來越多,傷痛也有不同的方式可以被理解。
2019/06/24 | 讀者投書
「禁搭便車條款」之法律探討:有些人想要的,就是和工會不一樣
工會爭取權益中的「禁搭便車」概念其實早在1977年就在美國確立,不過2018年的判例也推翻了原本的立論,而台灣在2019年的「禁搭便車」實務判決中,又認可了哪些,否定哪些呢?
整形和修圖後的「網紅臉」,正在摧毀下一代的審美觀
女性的美,絕對不是來自華服或濃妝豔抹,更非不自然的加工五官。女性的美,並不需要來自任何男性與社會的認可:真正的美來自坦率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對自己誠實和自在做自己的生活態度。
美國青少年當下最潮的聊天方式是...Google 文件
這對 Google 來說有點尷尬....畢竟青少年們寧願優先使用文字處理器,而不是其他無數款即時通訊產品。
2019/07/30 | 讀者投書
出示「免責聲明書」,格鬥場上的一切傷害就不需要負民事責任嗎?
並非一切因運動上所發生的傷害都一概不需要負擔民事責任,毋寧是行為人於實施運動行為時已盡其應有之注意,或該運動行為並未超出通常範疇者,其行為始可認不具不法性,而可以免責。
2019/06/15 | 蕭雲
警察總部食堂經理因612辭職 寧賠一個月人工即走
6月12日,警察總部食堂經理Ricky眼見警方放催淚彈、揮棍開槍的行徑,覺得自己是幫兇,毅然請辭。
2019/01/21 | 李修慧
「比基尼登山客」墜谷凍死的兩個疑問:做足準備為何不申請?搜救費該誰出?
吳季芸既然已經將登山計畫書都準備好,為何不直接向玉山國家公園申請入山?登山部落客雪羊認為,那是因為「台灣國家公園入園申請系統,對有實力的登山者而言,根本是一塊絆腳石。」
2019/08/01 | 區家麟
三套「元朗黑夜」紀錄片,證實警方縱容白衫人施暴
最近出現三條紀錄片,重組元朗恐怖襲擊時序,請大家務必觀看並廣傳,看完就明白,警察選擇不作為,警隊選擇了系統性旁觀,選擇了暗合黑道,選擇了與民為敵。
2019/08/10 | 讀者投書
喜劇「Open mic」與言論自由:「曾博恩調侃鄭南榕」從不存在
有人認為作為公眾人物就該謹言慎行,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等同於主張:只要是公眾人物,任何時刻都必須對言論進行「自我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