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 確認
  • .
2020/02/13 | Abby Huang
「國籍沒選台灣自己承擔」?開放陸配子女來台引發的「國籍」論戰
陸委會表示,和台灣人結婚的陸配的前婚姻子女,如果要申請長期在台居留,每年只有300個配額,可能排隊就要排個6-7年。
2020/02/13 | 精選轉載
接下來的疫情關注三件事:「武漢肺炎」的特性、醫療資源侷限性,以及台灣防疫具體目標
現階段台灣沒社區感染,正確嚴格的隔離政策最重要,其次才是個人防疫。只要境外的病毒不進來,境內的病毒可控,人人好好洗手,風險並不大。
2020/02/13 | 讀者投書
時常忽略的兒少權益:離婚協議書應增列未成年子女會面與扶養費
反新加坡與香港的離婚程序中,多詳細兒少於父母離異後之後續照顧的保障作法,反觀台灣的書表中並未有未成年子女會面、未成年子女扶養費的約定項目,故當事人也未必自行約定,直接傷害兒童的權益。
2020/02/12 | 精選書摘
《竹聯》:竹聯幫元老柳茂川親筆紀錄,最接近真相的台灣幫派史
將民國40、50年代的學生幫派與當代的幫派比較,可以看出「幫派」本質的變化——前者的基礎是「道義」,後者則是建立在「利益」上,在意識形態上就有極大的差異。從這樣的變化中,不難看出人們為何會對幫派逐漸產生負面的看法。
2020/02/12 | TNL 編輯
強調「國人優先」,指揮中心緊急撤回陸配子女返台措施
指揮中心今(12)日表示,清明節很快就要到了,屆時將會有很多具國籍的台商回來,若現在任意開放邊境,會擔心屆時醫療檢驗等量能不足,決議撤回陸委會昨日的相關措施。
2020/02/12 | 讀者投書
戴口罩的華人都有病?以恐懼為名行歧視之實的種族隔閡
以病毒為由的言論攻擊,可能是舊有排華和不信任的累加,在這次疫情爆發之後產生「疫情每次都是從那裡開始的」等想法,這些都是在排除異己時,踩歧視紅線的完美理由。
2020/02/11 | 精選書摘
《臺灣法曆:法律歷史上的今天(1-6月)》:大法官說「上街抗議,還是需要國家同意」
一直以來,許多人把集會遊行視為毒蛇猛獸,但大家其實忘記了,集會遊行是憲法第14條中,明文保障的一種人權。這和工作權、生存權等其他基本人權一樣重要。 
2020/02/11 | 蕭雲
醫護︰罷工迫不得已,出現社區爆發林鄭要負責
有護士強調,醫護罷工乃迫不得已挺身而出,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市民。
就算長康邨不是「淘大2.0」,仍可能有相似之處
假如確定了康美樓個案的傳播途徑是糞渠,那麼長康邨就算不是「淘大2.0」也是「淘大1.2」,我們絕不能掉以輕心。
2020/02/11 | TNL 編輯
美司法部起訴4名中國解放軍駭客,控竊取1.45億美國人資料
網路安全專家表示,中國政府可能不是為了金錢才竊取個資,也不是為了竊取一般用戶的身份資料。他說:「就招募間諜和其他軍事用途而言,這些數據可能具有巨大的價值。」
2020/02/11 | 方格子vocus
月租900美元住在衣櫥裡:舊金山的居住浩劫是如何煉成的?
2016年底某個深夜,矽谷東灣奧克蘭市的一個倉庫發生火警。這個倉庫非法隔間租給幾十人長期居住,每人每月收取四百美元到五百美元。大火熄滅後,消防隊員一共抬出了36具屍體。爾後,一堆新的倉庫管理法條出籠。可是問題的根源沒有解決。
2020/02/11 | 賴佩霞律師
從疫區回台「趴趴走」違反隔離規定,有無相關法規可以處罰?
無論居家檢疫、居家隔離或是自主健康管理,主管機關都有訂出相關的法律規範,然而不論相關的法規再多,都不如大家養成良好的衛生習慣來得重要。
2020/02/10 | 讀者投書
香港反送中文宣的日本動漫元素
反送中文宣採用幾代港人有深刻歷史記憶的日本動漫元素,強化抗爭共同體想像,這個現象看似意料之外,但在香港脈絡下實為情理之內。
2020/02/10 | 精選轉載
【插畫】傷人的話,隔著螢幕依然傷人
從對新聞人物的人身攻擊,到對被害者的二次傷害,隔著螢幕,人們似乎常默許這種情況發生,卻不知道在真實世界裡傷人的話,隔著螢幕還是一樣的傷人。
2020/02/10 | TNL 編輯
「鑽石公主號」全船130人確診「武漢肺炎」,遊輪公司將全額退費
1月底曾靠泊基隆港、共有2694名旅客入境台灣旅遊的「鑽石公主號」,由於曾於1月31日入境台灣,我國指揮中心也發布國家級警報體醒國人注意。
2020/02/10 | TJ
寶瓶星號旅客自白:某電視台說我們「將成人球」,船上每個人都知道那是瞎扯
在大部分人心中,這趟寶瓶星航程其實就是一段比較多天、有床有賭桌、可以吃東西、外國人還更少的捷運旅程,而在各種激情之後,寶瓶星號就是一艘健康的船開去沖繩後再開回基隆的故事。
2020/02/10 | 精選轉載
讀《倦怠社會》:21世紀已再不是傅柯所說的「規訓社會」,而是「功績社會」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功績社會」鼓勵各人追求成功和卓越,所有人都是自己的主人。但是當工作績效被過度強調,將發展成自我剝削。可怕的是,這比外在的剝削更有效率,因為它伴隨著一種自由的感覺,最終讓人過度緊張並產生無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