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 確認
  • .
2017/08/17 | TNL特稿
跳脫「成功者公式」,走過風雨的盛治仁說:比起一件事,不如押寶一種能力
面對人生熱情何在的質問,盛治仁反問:「人一定要選擇一個領域,埋頭耕耘嗎?」他坦言,比起對單一事情有強烈的興趣,他對「把一件事情做好」最有興趣。
2017/08/17 | 湯米
【插畫】你的納稅錢,政府幫你這樣花
政府常花了大把納稅錢升級了許多硬體設施,不知道你的智慧是否也跟著升級了呢?
2017/08/17 | 法夢
關鍵香港:我們正在見證「遊行示威也會變政治犯」的時代來臨
政治犯並非只是政治口號,而是有法律上及國際社會都接受的定義,國家受到輿論的壓力也會儘快釋放這些政治犯。
2017/08/17 | 王陽翎
【變局】雙學三子判刑:中國今後針對香港之「政治分流模式」
作者認為,有必要重新檢視目前香港最近變局,不管是新界東北十三人判處入獄,抑或公民廣場三子判決,這是上屆梁振英政府、中聯辦必須保住袁國強續任的原因,如果說林鄭也動不了他分毫亦不誇張,袁身負借起訴瓦解激進派的重要任務,促成「(民主派)政治分流模式」。
2017/08/17 | 潘柏翰
過去醫師被認為是高收入專業工作者,為何近年開始爭取勞動權益?
國家在未來若不積極地改善日益失衡的醫療體系,以及醫師過勞現象,醫師們身為勞工的意識將會愈來愈強,組織工會以捍衛勞動權益的情形將會是未來的趨勢。
2017/08/17 | Abby Huang
他死前還握著無線電,國道警察一夜之間從「因公死亡」變「殉職」
國道員警在高速公路上執勤,面對車輛來往的威脅,若不幸發生意外,能夠比照在槍林彈雨中執勤的刑警,得到一樣的撫卹賠償嗎?
2017/08/17 | 小花媽
越南常跳電還宣布停建核電廠,他們要用愛發電嗎?
台灣為了追求經濟成長,過去已經在環境上付出慘痛的代價。需要重啟核電嗎?小花媽覺得,這不會是最好的解答。台灣需要的,是找出事情發生的真正原因,讓一切回歸正軌。並且,放長遠的去規劃、發展替代能源。
2017/08/17 | Abby Huang
815停電誰該負責?中油外包公司不是第一次「出包」了
815全台發生大停電,供應大潭電廠機組的天然氣供應中斷,誰該負責?中油董事長特別拿出維修合約和工作許可證,要承包商巨路「在商言商」,不要逃避責任。
2017/08/17 | 彭振宣
建立國軍尊嚴的兩種改革路線(下):與社會和而不同的美國方式
對台灣的軍人而言,現在是軍隊形象最糟的時代,也可能是創造軍事專業最好的時代。但最終能決定軍隊榮譽的,不是外界民眾對軍隊的褒貶,而是軍隊中的有識之士能否團結起來,去建構台灣軍隊專業價值的新典範。
2017/08/17 | 彭振宣
建立國軍尊嚴的兩種改革路線(上):與社會改革同步的普魯士方式
普魯士成功的透過制度設計,完成了「軍隊國家化」的政治改革目標。同時將法國大革命帶來的「民主、平等」價值,內化成分散執行的原則,成為普魯士軍隊所向無敵的戰力來源。這也讓普魯士的軍事改革,成為與社會改革同步的典範。
2017/08/17 | Xavier
一樣的包圍不同的結局:胡璉的11師如何在南麻擊敗共軍?
兩支國軍王牌部隊整編74師跟11師接連陷入共軍優勢兵力包圍猛攻,師長都是國軍驍勇善戰的名將,作戰結果為什麼大相逕庭呢?回顧70年前這兩場經典戰役。
深入泰北金三角的人類學家:這裡燒給逝者的不是紙錢,而是「假護照」
從人類學這個觀點,也許能夠解釋為什麼在泰北金三角地區的雲南人們,經歷過往的紛紛擾擾,早已無法界定為中國人、台灣人、或泰國人,而對於這些雲南人而言,考量經濟與文化因素,也已發展出各自的身分認同。
2017/08/17 | 讀者投書
以「人民法治觀念不足」為由反對人民參與審判,這樣合理嗎?
當職業法官的判決與國民法官的判決皆具有司法正義的性質,並且國民法官的裁判基礎不得脫離法律基礎下,所謂「我國人民法治觀念不足」便不會使我國司法正義有所減損,反而更能發現職業法官是否真的是恐龍與法律是否過於老舊的問題。
2017/08/16 | 精選書摘
敘利亞內戰倖存者:那時我躺在人肉堆上頭,聽著底下的人呼出最後一口氣
撇開這些肉體折磨,胡賽因說,最讓他難以接受的是心靈上的壓迫。除了正義無法伸張,他還要為自己沒有做的事受罰。胡賽因是修習人權法的學生,因此他心中遭到背叛的感覺格外深刻。
2017/08/16 | 精選書摘
在敘利亞內戰中,政府與民兵將強暴視為作戰手段——讓社區居民感到害怕
在人類社會中,強暴原本就是令人畏懼的權力展現,但在穆斯林文化,強暴會將受害者毀於一旦。在伊斯蘭世界,貞操不僅是個人尊嚴的重要依據,更關乎整個家族的名譽。
2017/08/16 | 精選書摘
為國獻身的「特殊慰安施設協會」,成為日本女性「純潔的防波堤」
不得不接待幾十萬盟國軍隊的性暗示令人恐懼,尤其是對那些知曉自己國家的軍隊在他國的暴行、也瞭解日軍強迫別國婦女充當「慰安婦」的龐大數目的人而言。緊隨天皇的投降廣播之後,謠言就像野火一般蔓延,「敵人一旦登陸,就會逐個淩辱婦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