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 確認
  • .
2017/04/24 | 李修慧
政府官員好感度民調:法官竟比稅務人員、軍人還惹人厭
司改法革是要回應社會的期待,民調顯示,65%的人對法官有反感,但是,這次司法改革沒有聚焦在法官。
2017/04/24 | 湯米
【插畫】未來台灣最有競爭力的職業
超商店員越來越難做,不僅水費、電費、電信費要收,連房屋稅、停車費都要收,還要推出手搖杯加珍珠,這麼有競爭力的工作,做過一定是未來的人才。
法網陰影下的中國字幕組
翻譯工作分文不收,無償之餘還要面對法律問題。劇集屬盜版,字幕組翻譯沒版權的劇集,也有可能被追究。
2017/04/24 | 李修慧
鄭成功曾屠殺平埔族,中央政府打破54年慣例,不再主祭延平郡王
原住民立委谷辣斯.尤達卡說,不反對鄭氏宗親舉行祭典,但鄭成功就像蔣介石在二二八殺害台灣人一樣,害得族人顛沛流離逃至山區,中樞代表著國家,因此不該再擔任主祭。
2017/04/24 | 李修慧
主計總處:一例一休影響,加班費七年來最高、年終獎金平均6萬2
根據主計總處報告,今年廠商發放年終獎金平均1.58個月、6萬2,675元,為近六年第二高。
2017/04/24 | 李修慧
病人堅持「跨區送醫」,救護車司機不鳴笛、不闖紅燈,竟遭家屬投訴還被迫道歉
依法執勤卻被強迫道歉的郭姓消防員感嘆,長官的心態不對,仍是維持老警察的怕事觀念,希望長官能有肩膀,不要發生事情都先打自己人,如果出問題都要基層去扛,以後誰還敢從事消防工作。
2017/04/24 | 李修慧
前行政院長批前瞻計畫:連公車都營運不下去,舉債3700億到處蓋輕軌只會變成災難
前行政院長毛治國表示,台灣目前的交通建設,都市應優先考量台鐵路線的立體化,而不論城鄉,公車為主的公共運輸服務都需要全面推廣。至於輕軌捷運,不宜作遍地開花式的推行。
2017/04/24 | 精選轉載
徒有軌道,沒有人道,建設又如何?
看到前瞻基礎建設,軌道建設預計投入4,241.33億元,除了捷運與基礎工程之外,全台灣各縣市都要鐵路立體化,地下化與高架化大改建,這樣的鐵路大改建,是否必要?
【毛小孩 你的生命夥伴】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德國的狗比較幸福?談德國飼主管理政策
德國寵物福利好,如果當狗就要當德國狗,真的如此嗎?在德國,如果養寵物,需要有什麼樣的條件呢?德國究竟有什麼的環境與法規,能做到「動物友善」,並且解決流浪動物問題。
2017/04/23 | Abby Huang
黎巴嫩用婚姻「特赦」強暴犯,人權團體特製白紙婚紗抗議惡法
在中東地區,許多受害的女性在被強暴後,出於維護家門「清白」,在親朋好友的壓力之下被迫嫁給加害者,往後的人生持續活在陰影之下。
愛情作為一項意指,便因為它那貪得無厭的特性而惡名昭彰
愛情符號(意符)篡奪了意指(愛情)的地位,讓戀人們陷入了一個不折不扣愛情符號的叢林中。唯有將愛情視為一符號系統、並試著解讀其符號,我們才能夠理解究竟愛情是如何透過社會心理的模式來加以傳遞。
爹不疼娘不愛的魚槍獵捕權:漁業署不訂「魚尺」,卻訂「種族之尺」
在法律上對人民的權利加以限制,必須符合比例原則,亦即目的正當、手段需有助於目的達成、在相同有效的方法中應選擇對人民侵害權益較小的方式行之。回到本草案,漁業署明顯違反了前述法律基本原則。
2017/04/23 | 精選轉載
找回文化的魂魄,重繪電影KANO棒球隊的嘉農木造校舍
建築是一種場所,是封存時間與記憶的盒子,就像小時候把錢存進撲滿裡,不只是錢幣且是每塊錢背後的故事,把撲滿剖開了,流逝的不只是金錢,記憶也飛走了。所以將老建築拆了,剩下表面文章,我走在所謂KANO旅遊路線上,只覺得有體無魂。
2017/04/23 | 讀者投書
想要年輕人多生育,就別把年輕人的困境當成玩笑
擴大優質、普及、平價的公共托育是當務之急,尤其是在物價持續帳幅,而薪水甚至減少的狀況下,公共托育是家庭生活水平及決定是否生育小孩的決定關鍵。
2017/04/23 | Abby Huang
改名也沒用?少子化衝擊,亞太技術學院今年恐熄燈
針對可能被強制停招,亞太也發出聲明,表示教育部5月才要召開私校諮詢委員會,進行校務改善計畫審議,直指教育部現在公布退場訊息,對學校很不公平。
2017/04/23 | Abby Huang
【影音】永別了!經典台詞「腰部以下全部透明」資深廣播人李季準昨辭世,享年74歲
李季準最具代表性的節目為「感性時間」,他的聲音在空中陪伴無數的聽眾。時任文化部長的洪孟啟說,他的聲音沉穩有磁性、讓人信賴,也讓人感覺到明天還可以再繼續過下去。
2017/04/23 | 芭樂人類學
一個人類學者的撿骨歲月
人類學者都知道「什麼人做什麼研究」。照這樣說,要做「撿骨人類學」,必須具備幾個基本條件。
2017/04/23 | queerology
沒有配備夠好的原生家庭,多元成家至少能包容一些「不被接住」的人
無論我們到底有沒有配備夠好的原生家庭(通常沒有),我們就是需要從家庭裡汲取安全跟認同感。既然如此,為何不讓我們更精確地選擇家人?讓我們跟周遭的人產生更深刻的連結,織出更細密的網絡。讓少一點人墜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