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 確認
  • .
2019/10/09 | 區家麟
中國封殺NBA,喚醒美國沉默大多數
對美國商人而言,一次跪低,只是一宗生意,一些錢銀交易,富貴後理想一起去追;對香港人而言,下跪是日常、自我閹割將成為生命中的魔咒。
2019/10/12 | 李修慧
中美貿易戰達成初步協議,但為何「別太樂觀」?
川普宣布,美中雙方達成初步貿易協議。然而,雙方都沒有對協議內容多做說明,有分析認為,這次談判並未徹底解決美中主要貿易爭端,也有中國分析提醒,這次談判雖然「有進展、但不必過於樂觀」。
2019/10/09 | Alvin
費城76人主場球迷喊「FREE HK」被逐,網民眾籌NBA揭幕戰「全場黑衣」撐香港
眾籌發起人:「底線是,美國人和其他支持言論自由的人將會更加壯大,如果我們為香港站在一起(Stand together)」
2019/10/14 | Lo
尼泊爾也有「送中協議」:習近平訪尼暫未簽署,但希望「早日締約」
這次習近平出訪尼泊爾,最受外界關注的就是中尼是否會達成引渡條約,若該條約確定簽署,可能導致尼泊爾境內的流亡藏人面臨「送中」的命運。
2019/10/10 | 果殼
如果一則貼文就能搞死NBA,美國選爭霸還是賺錢?
中國人覺得既然要在這邊賺錢,就該聽我的,包括說出來的話,而香港反送中運動是對國家主權的挑戰,支持中國主權被挑戰就是恐怖份子,這些人的話不該視為言論自由,而對許多商人來說,賺錢的動機很單純,就是順應著資本主義的規矩。
2019/10/09 | 吳英傑
面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為何印尼華人選擇了高牆而非雞蛋
由於印尼華人經歷過種族衝突的歷史,因此多嚮往國家社會的穩定,因此對於香港民眾的反送中運動,加上中國認同的民族情感因素下,多傾向於反對香港民眾激烈的抗爭行為。
真正的香港露餡了:「合法又合憲」的《禁蒙面法》
政府以此法源推出《禁蒙面法》之後,表示這無損一般市民的集會自由,市民不蒙面參與和平示威的自由不變。然而問題並非細節上如何執行,而是當權者自行立法,先例一開,就可以訂立更多無限制的「規例」。
2019/10/14 | 李修慧
61年來最強颱風「哈吉貝」重創日本:家園如遭海嘯侵襲,超過40人死亡
日本遭哈吉貝颱風侵襲,關東和東北等地區的河流氾濫潰堤,上千棟房屋淹水,死亡與失蹤人數也持續增加。
2019/10/12 | 李修慧
暴雪「讓步」:對玩家聰哥「減刑」,但強調「處罰與中國無關」
暴雪娛樂對「爐石戰記」的香港選手「聰哥」的禁賽懲罰,引發美國、港台玩家「群起抵制」,甚至有美國電競團隊賽賽事直播中,舉出「抵制暴雪」的標語。12日,暴雪發布新公告,表示,將對香港玩家、兩位台灣賽評「減刑」。
2019/10/10 | 丁肇九
2019諾貝爾文學獎一次頒2年:得獎者是誰?為何又沒有村上春樹?
因為2018年「#MeToo」運動延燒導致停頒的諾貝爾文學獎公布得獎者,朵卡萩和漢德克兩位得獎者分別是誰?每次都被看好的村上春樹為何再度擦身而過了呢?
2019/10/11 | 銀享全球
採集高級料亭擺盤的葉子,82歲奶奶「忙得沒時間生病」的多彩人生
上勝町的故事在2012 年被拍成電影《多彩人生》時,西蔭奶奶也跑去試鏡,還在其中演了一個配角,「我活得越來越寬廣和開心了!完全沒有退休的打算,希望可以一直做下去,做到不能做為止!」
2019/10/09 | 法操FOLLAW
日本「足利事件」:有DNA鑑定和自白,為什麼還是冤案?
1979年至1996年,日本有多名女童下落不明,一位娃娃車司機被認為是元兇,但後來被平反是冤案。而殺人犯還逍遙法外,追訴期會因為是冤案而停止計算嗎?
2019/10/10 | 劉威良
身為德國學校唯一的亞洲人,看到「小眼睛」表演我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這首歌剛開始的內容唱說:「所有的孩子都學認字,印第安人以及中國人......」唱歌時為了戲劇效果,學童們被教導以雙手食指拉開自己臉部的雙眼,讓雙眼變小而成狹長形,示意表演成是中國人的樣子。看到他們的表演,我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2019/10/09 | 黎蝸藤
香港騷亂的幾個問題(三)——「警察濫權」的根源
雖然反對派繼續選擇司法覆核,筆者認為勝出的機會很小。無他,(筆者認為)《緊急法》是合法合憲的,政府運用《基本法》,不是反映了「政府的惡」,而是反映了香港政治和法律制度中「惡」的内核。而這個内核,是港英時代的殖民地體制遺留下來的。
2019/10/12 | Lo
【圖輯】為了交學費和養家糊口,剛果大學生盜獵瀕臨絕種的動物肉品
研究指出,每年有600萬噸的叢林肉品來自剛果盆地,而盆地範圍橫跨六個國家,雨林面積僅次於亞馬遜雨林。「我們的調查顯示,許多村落周圍的物種和動物正在消失。」
索馬利亞婦女被強暴後,只能選擇嫁給施暴者,或是接受駱駝當補償
在索馬利亞,超過20年的內戰以及饑荒迫使許多人逃離家園,居住於IDP難民營中。住在主要城市外難民營的婦女及女性是面對性攻擊時最脆弱的一個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