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 確認
  • .
韓國獨步全球的「媒體資料庫」,有效檢驗電視台是否偏袒特定陣營
韓國各大電視台,幾乎都有個獨步於世界各家媒體的特色:每個節目在播送結束後,每項影帶和逐字稿,都會在旗下新聞網站的各自節目頁面全部上傳,並以月曆型的頁面建檔。
2019/01/13 | 李秉芳
中國再爆145名兒童接種「過期疫苗」,家長怒揭「不只這些」爆衝突
除了這次的小兒麻痺疫苗,家長發現先前接種的其他疫苗也有問題;中國政府2016年底才開始強制登記疫苗批號等資訊,此前批號更新不及,可能與實際接種情形有異,以致出現過期、無訊息。
國民黨如同「天朝喪屍」,似乎活著卻不知自己早就死了
「帝國民族不打自己人」的話語,總是攜帶著某種潛台詞——「帝國民族」擁有「征服世界」的「自然權利」。進而,各種版本的「王道政治論」,在其技術性終點上,無非皆為如是的論斷:「帝國民族統治的大同世界。」
2019/01/11 | 李秉芳
國際施壓「再教育營」奏效?2000哈薩克族人被允許放棄中國國籍、離開新疆
中國西部地區大約有1200萬穆斯林,大多數是維吾爾族人,但有150萬人是哈薩克族人,哈薩克族人也同樣被當局以所謂的分裂分子加強鎮壓,且因為哈薩克和中國官方關係良好,媒體過去不太敢報導。
全球民主國家的選舉,腳下都充滿著「紅色」暗流
為了要防止台灣步上其他民主政體被民粹吞噬,甚至是更慘,被中共隔海遙控的窘境,政府實在有必要快速進行網路政策的改革。
2019/01/13 | 余杰
誰說弱國無外交(上):中國百餘年「唯一」的外交家,只有顧維鈞一人
不論北京政府,還是南京政府,無不派系林立,朋黨紛爭,政潮疊起,顧維鈞能長期保持一席之地,自有其為官之道。顧氏說:「簡言之,我是不參與政治的,並努力置身於政治和權力之外。」
2019/01/15 | 李秉芳
「有關中國的不可以」不只香港作家,記者寄書也遭順豐速運「自我審查」
台灣順豐原本表示「不回應」,稍晚則指出,台灣順豐目前配送是依照「當地的寄送規範」進行配送,此次事件為收派與客戶陳述時在認知上產生落差,內部會再強化溝通訓練。
2019/01/11 | 李秉芳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宣布就職,為什麼多國拒承認、巴拉圭選擇斷交?
尼加拉瓜和委內瑞拉都出現左翼專制政府,巴西則有支持新法西斯理念的右翼總統上台,就連墨西哥新總統洛佩斯亦不願去捍衛地區人權和民主,令人擔憂拉丁美洲的民主「岌岌可危」。
2019/01/15 | 李秉芳
德國第一位跨性別議員「誕生」,保守派議長力挺「性格比性別更重要」
甘瑟荷去年11月已經取得精神科醫生開立的證明,確認她是跨性別人士,根據德國法律,更改官方姓名和性別登記的要件之一是取得2位醫學專業人士開立的意見書。
愛沙尼亞為何成為俄羅斯黑幫的洗錢基地?
即使愛沙尼亞在加入歐盟後,俄羅斯對愛沙尼亞經濟出口還是存在著影響力,俄羅斯反而藉著愛沙尼亞為歐盟成員的地位,透過經貿及金融機構的交易,將俄羅斯境內的金流轉換為歐盟的白錢。
2019/01/13 | 余杰
誰說弱國無外交(下):在外交上,顧維鈞發現蔣介石尚未培養起來的品質
就外交領域而言,顧維鈞發現,北京政府侷限於在技術層面對待不平等條約,而「未能向民眾提供一個明確的民族目標,並藉此有效地確立和實施其權威。」而這些要素,恰為後來國民黨和共產黨政權所共有。
中國的「一帶一路」是經濟政策,還是政治陰謀?
經濟和政治從來都是互為表裡而不可切割的,儘管一帶一路表面看似作為經濟政策,希望解決中國與合作國的經濟問題,共創經濟果實,但實際上,在分析時我們從來不該輕忽背後可能的政治影響力。
2019/01/13 | 李秉芳
不滿政府政策「反勞工」,印度1.5億人罷工
工會指控,政府現在的新政策取向是「自由化」,使中產階級成長,賺取豐厚金錢,但也造成了農業危機,給工人帶來了不穩定的局面。
2019/01/15 | 李秉芳
馬克宏「告法國國民書」回應黃背心,邀全民「辯論」2個月
馬克宏在「告法國國民書」中,再次呼籲法國人不要有不切實際的期待,如果不減少公共支出,就不可能減稅。
2019/01/12 | Lo
【圖輯】格陵蘭的雙面刃:氣候變遷帶走了祖先,卻帶來商機
氣候變遷給格陵蘭旅遊業者的另一個「尷尬好處」:人們希望在還看得到時來目睹冰川之美。「這個理由不斷出現在前來的遊客口中。」
2019/01/15 | 羅元祺
加彭6小時流產政變:中風總統病床治國,為何反對黨鴉雀無聲?
加彭政變流產不代表民眾支持政府,而是這股怨氣已經到達臨界點,卻沒有用正確的方式宣洩出來;在邦戈家族全面掌握國家機器的狀況下都還會出現政變,可見不滿情緒有多高。
2019/01/15 | 書傳媒
古印度傳說中的薩拉斯瓦蒂河,是真有其事還是純屬虛構?
印度古老的文本中,卻有一條被歌頌多次,至今卻遍尋不著的河流。這條名為「薩拉斯瓦蒂河」的河流,究竟是真有其事,還只是個以訛傳訛的傳說呢?《被誤解的印度大歷史》作者根據考古發現和科學衛星影像技術,提出他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