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 確認
  • .
2018/11/09 | 李秉芳
波蘭電視節目挺「台獨」,全球推特上「#SayYesToTaiwan」持續發酵
對於《Idź Pod Prąd TV》發布「支持台獨、反對中國」的影片內容,波蘭共和國駐中國大使館表示「不予評論」,但同時也強調,「波蘭共和國憲法保護公民的言論自由」。
2018/11/08 | 新公民議會
世事難料,「一帶一路」提倡者林毅夫只能和習近平共存亡
世事難料,林毅夫的命運和習近平綁在一起,習曾在福建17年,對從對岸來的林毅夫言聽計從,他扶持習登基也有功,如今,習內憂外患,位子朝不保夕,只是林毅夫已經別無選擇,只能和習近平共存亡。
2018/11/08 | 黃柏彰
美期中選舉:親台反中議員不分黨派連任,「中美冷戰」大勢所趨
儘管民主黨在眾議員增加了不少席次,主導美國與中國打貿易戰、推回中國在亞太軍事擴張的共和黨川普路線只會越走越強硬。而親台、反中國政府的國會議員無論黨籍也大多成功連任。
只會怪台灣不如南韓?《聯合報》自己要先有長進
沒去細看南韓發展的細節及政治文化的連結,只會胡亂責怪意識形態作祟造成發展停滯,凸顯這15年來,自己也毫無成長,就不要抱怨台灣落後南韓。
2018/11/09 | 劉威良
與台灣背道而馳的德國教育:學生才是主體,而不是說教式的尊師重道
我發現女學童其實很聰明,只是不說話,或是說話很小聲,小聲到幾乎聽不到。老師問話,她從不敢高舉她的手。在德國的教育就是練習提出勇氣,有自信的大聲說話。
2018/11/10 | 李秉芳
「各說各話」的美中安全對話:美國和「民主的台灣」有堅定關係
蓬佩奧表示,美國和「民主的台灣」有堅定關係,但長期以來的「一中政策」沒有改變,所有做法也與政策一致,而美國關切中國持續施壓脅迫他國的作為,包括壓迫台灣的國際空間。
2018/11/11 | 精選書摘
《主宰中國的太子黨》:既得利益的愛國者,還是無祖國的金融家?
太子黨會招致批評,是因為他們的身分和擁有的財力使他們可以輕易地移居國外,而這令人嫉妒。太子黨可以輕易做到一般平民老百姓做不到的事:成為一個無祖國的富豪。
2018/11/11 | Madeleine
行銷國際的軟實力:西方人為什麼會被韓劇吸引?
其實歐美地區原來對亞洲的電視劇的接受度不高,但近年來有許多拉丁裔、白人與非韓國裔的亞洲人猛追韓劇。想知道韓劇怎麼行銷到國際嗎?首先我們需要了解西方人為何會被韓劇吸引。
2018/11/13 | 李秉芳
他讓超級英雄「有血有肉又有弱點」,「漫威之父」史丹李不在人間客串了
在史丹李的帶領之下,漫威改變了漫畫世界,也改變了角色的狀態,因為他將英雄人格化,賦予他們性格上的缺陷和不安全感,他試圖「讓他們成為真正的有血有肉的人」。
2018/11/13 | 李秉芳
中國「自媒體」的寒冬來了?20多天內近萬帳號被查封
一名中國湖南網友說,他認為中共政府就是通過這種對言論自由的管控手段,加強對社會的這種管控,然後製造一股恐怖風(氣氛),讓人們有自我審查的一種意識。
2018/11/10 | 李秉芳
【圖輯】野火再起釀9死、15萬人緊急撤離,為何加州的「野火燒不盡」?
除了氣候之外,另一個關鍵的原因是「人」,一位大氣科學教授表示,在加州南部看到的許多大火災,都是由人類引起的;加州的人很多,而且乾旱季節很長。人們總是在創造可能的火花。
2018/11/08 | 讀者投書
共和黨丟掉眾議院,為何川普還說是「巨大勝利」?
回想起柯林頓競選總統的口號「笨蛋,問題是經濟!」,就不難懂為何川普常口出狂言,但卻未在期中選舉中大敗,且在其推文說:「今晚取得巨大勝利。」
2018/11/10 | 羅元祺
民主黨不願面對的真相:川普期中選舉為何稱「取得巨大勝利」?
整體而言,共和黨在國會雖看似跛腳,但並未失去川普眼下最關鍵的人事同意權,也在眾議院找到對自己最有利的安排,這張期中考成績單算是低空飛過。
走過內戰傷痕的黎巴嫩,蛻變成夜生活豐富的「中東巴黎」
導遊這麼說:在黎巴嫩,我們有最有錢的生活,也有最貧困的生存故事,關於中產階級,已經不存在於這個國家了。
2018/11/09 | 李秉芳
川普再槓上CNN:稱之為「人民的敵人」、撤銷記者通行證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反擊CNN的譴責並說,「川普總統給記者的採訪自由比史上任何總統都多,只有他們(CNN)會在總統於已回答35名記者68個問題,包括回答CNN好幾個問題後,還攻擊說他不支持新聞自由。」
2018/11/11 | 精選書摘
《主宰中國的太子黨》:習近平為什麼能上位?
.總歸來看,最高領導權還是得落在其中一位太子黨成員的身上,因為只有他們才有輝煌的背景和有力的家族支撐。從這點來看,習近平的雀屏中選,並非因他是候選人當中最優秀的。他獲勝的原因,首先是因為得以揀選能夠參與的競爭者的範圍不大。
危險蜘蛛網:從性販運倖存下來的南非跨性別女人
我的許多朋友都在從娼中喪生,但我在很多方面都是倖存者。我在娼妓制度、愛滋病毒、被槍殺、癌症和中風中倖存下來。我希望成為那些曾經忍受-或者仍然正在忍受-那個連倖存的我也同樣無法忍受的環境-這群無聲受害者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