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2018-11-14T22:01:01+08:00 | 精選書摘
蔣勳談東方美學:修阿羅漢——選舉美學
為什麼選舉要做這麼巨大的人像照片廣告?因為候選人是選民陌生的嗎?
2018-11-14T22:00:59+08:00 | 精選書摘
《義大利小城小日子》:夢幻迷離漂浮之城威尼斯
威尼斯是一座與生死對立的水上城市,昇華與沉淪都是這個小島的命運。
2018-11-14T18:30:42+08:00 | 全世界的記憶
《野放動物》的同志身體:Camille Vidal-Naquet導演訪談
身體的概念,是《野放動物》這部影片的核心。身體,包含了皮膚、手都是性工作者的賴以維生的工具。導演企圖讓他們的身體看起來自然且尋常(ordinary),因這些透過身體完成的辛苦工作,是生活中再尋常不過的事。
2018-11-14T16:30:07+08:00 | 全世界的記憶
《行過幽冥之河》與 《萌狗偷渡令》:既遙遠又靠近,跨過世界的邊境
金馬影展從2017開始的「邊境近境」單元,選片皆有討論國界議題野心⋯《行過幽冥之河》便帶領觀眾面對近年歐洲最重要的海上難民危機;《萌狗偷渡令》則用輕喜劇的形式包裹塞普勒斯南北分治的國族議題。
2018-11-14T14:30:20+08:00 | 全世界的記憶
《Profile》:聖戰士的青春電幻物語
《Profile》電影原型源自於暢銷書《聖戰士的肌膚之下》:整部片並未使用攝影機,而是用電腦軟體側錄。全程是女記者Amy怎麼在網路上和一個化名Bilel的聖戰士以Skype交談,穿插她與朋友、家人、上司的私人通話。
2018-11-13T22:01:33+08:00 | 精選書摘
《視覺、性別與權力》:「講故事的人」——張愛玲早期小說的記憶轉化
要判別張愛玲早期小說是否具有講故事式的傳統敘事特質,除了要找出「講故事的人」這個敘述者有否出場以外,亦可憑著文本中「講故事的人」的聲音是否明顯去決定。
2018-11-13T22:01:12+08:00 | 精選書摘
《視覺、性別與權力》:「他者」的形象——張愛玲早期小說對香港的觀看
香港之所以在張愛玲的小說中以一個「他者」的形象出現,其實是張愛玲借用了一種「洋人看京戲」的眼光,亦即類似殖民主義文學中常用的「殖民者凝視」(colonial gaze)去建構出來。
2018-11-13T17:43:07+08:00 | 林兆彬
《我的嗝嗝老師》與《人生起跑線》——教育仍能促進社會流動嗎?
《我的嗝嗝老師》與《人生起跑線》同樣是關於印度教育的電影,同樣引起了廣大觀眾的共鳴,引發觀眾反思,教育的意義及其與社會的關係。
2018-11-13T13:17:12+08:00 | 李秉芳
他讓超級英雄「有血有肉又有弱點」,「漫威之父」史丹李不在人間客串了
在史丹李的帶領之下,漫威改變了漫畫世界,也改變了角色的狀態,因為他將英雄人格化,賦予他們性格上的缺陷和不安全感,他試圖「讓他們成為真正的有血有肉的人」。
2018-11-13T07:56:43+08:00 | 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
融合了兩種性格,走在自己道路上53年的台北故宮博物院
回顧歷史,開館於1965年11月12日的台北故宮,不是紫禁城故宮博物院的復館,她就是一個新的館。這五十多年間,對外,故宮一直扮演著文化大使的角色(無論是哪個政黨執政);對內,則為台灣的藝術史研究者提供豐富的養分與土壤。
2018-11-11T16:00:33+08:00 | DC FILM SCHOOL 影製所
融合劇情、喜劇與動作的艾美獎作品:《黑鏡》S4E1〈聯邦星艦卡里斯特〉
紅黃藍三色制服、充滿科技感的船艙,以及團結的艦隊在宇宙中伸張正義,無不讓人聯想到經典科幻鉅作《星際爭霸戰》。透過剪接師Selina MaArthur的巧手剪輯,強化劇情張力,讓觀眾穿梭在復古遊戲和現實世界之間,最終令該集獲得本屆艾美獎「最佳電視電影」、「最佳限定影集剪輯」等大獎。
2018-11-10T22:01:05+08:00 | 精選書摘
《百年降生》:1998年,湯英伸與超級公民
《超級公民》雖未直接批判主流社會對原住民族結構性的歧視與暴力,卻藉著阿德的視角,一幕幕街頭抗爭的紀錄影像,逼使我們反思漢人中心的本土化和民主化運動所面臨的困境和侷限。
2018-11-10T22:01:02+08:00 | 精選書摘
《永遠的梭魚》小說選摘:爺爺的身影在我眼中顯得魁梧,一直擴張到天花板
《永遠的梭魚》以10歲小男孩的視角及幽默風趣的筆調,穿插與奶奶溫馨來往的信件,寫下爺爺罹患失智症後的荒謬事蹟、排斥搬到安養院、爸爸將爺爺送往安養院時的罪惡感,以及最後終於修復的父子關係。
2018-11-10T22:00:38+08:00 | 精選書摘
短篇小說〈有聲〉:「碰」的一聲,這次是來自女兒的房門
甘耀明對本篇得獎作品的推薦:「在現代蜂窩式的居住環境裡,我們的生活往往是被噪音困擾的,這篇作品顯然有一個取經的對象或真實的生活經驗,而作者能將其化為細節化的洞見,讀來充滿真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