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9-04-12T16:01:38+08:00 | 新興科技媒體中心
我國如何規範「芬普尼」的使用?國際上的標準為何?
芬普尼(Fipronil)為廣效型殺蟲劑,雖是常見的殺蟲劑,但卻會累積在動物體內,透過食物鏈對人體造成傷害。芬普尼在沒有大量食用的情況下不會造成急性中毒,但美國環保署將芬普尼列為致癌等級C級(可能為人類致癌物)。
2019-04-11T22:00:32+08:00 | 精選書摘
齊格蒙包曼《重返烏托邦》導讀:我們(全世界人類)該如何共同生存?
如果歷史的天使之所以回轉、逆行,渴望回到(想像的)過去,這也就意味著,如今人類無能於面對全球化激烈發展所帶來的全球互依、共存的問題。因此,《重返烏托邦》一書其實也就是在問:我們(全世界人類)該如何共同生存?
2019-04-11T18:00:16+08:00 | 賴佩霞律師
在遺囑剝奪不孝獨子的繼承權,該注意哪些事項?
若要讓遺囑有效,除了必須符合法定要件、證明遺囑人的精神狀態沒問題,最重要的是關於特定繼承人不可以繼承遺產的原因,要在遺囑裡面詳細說明。
2019-04-10T07:59:36+08:00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以安全為名的剝奪,誰與「惡」更為接近?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賺人熱淚的一幕,是應家一家人來探望應思聰,而他從醫院走出來,詢問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姊姊思悅告訴他,等你穩定下來就可以回家了。他卻只是一直重複:「我不會再打人了。對不起。我要回家。」然而,就算誠心悔改或是予以承諾,他仍已被關住了──在醫院裡,在新聞的標題裡,在人們的刻板印象中。
2019-04-10T07:54:10+08:00 | 志鋒
「言必稱法」的中國律師,怎麼敢與整個體制為敵?
在中國,做為一名律師,無論經手哪類案件,在具體辦理過程中,只要完全依照法律的規定去執業,與不受法律約束的公權力的衝突,就不可避免的無處不在。因為,在實際中運行並起最終作用的,不是法律,而是形形色色的「潛」規則。
2019-04-09T22:43:27+08:00 | 李秉芳
領中國身分證被「除籍」失健保、選舉資格,「無戶籍國民」邵子平要告移民署
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第二代魏筠說,邵子平是他父親魏廷朝的多年好友,曾在戒嚴時期聲援其被國民黨迫害的父親而被列入黑名單,無法返台下面臨「選國籍」的困境。
2019-04-09T22:00:56+08:00 | 精選書摘
黃哲斌《新聞不死,只是很喘》:新聞記者的五道陰影,以及那些不方便的媒體真相
如何恰如其分描繪「記者」這個職業?接下來,我試著用五個段子、五道陰影故事來作答。
2019-04-09T22:00:54+08:00 | 精選書摘
黃哲斌《新聞不死,只是很喘》:如何重新發明媒體?當代新聞業三個典範挑戰
如今,進入社群媒體時代,《紐約時報》、《衛報》、《金融時報》、《華盛頓郵報》等老派報刊,無不努力逆流而上,試圖重新定義新聞媒體。當前新聞媒體的轉型努力中,我們能清楚看到三種典範(敘事方法、發行通路,以及組織與經營模式)的全新挑戰。
2019-04-09T20:14:53+08:00 | 李秉芳
普悠瑪事故調查:北檢指ATP施工驗收操作都有疏失,交通部證實將駕駛納入懲處
交通部次長王國材表示,因ATP關閉,讓超速的最後一道防線喪失,因此經過6次的會議,最後把駕駛員列入懲處名單。
2019-04-09T19:16:42+08:00 | 李秉芳
香港雨傘運動4年後,「佔中九子」全部被判有罪:坦然面對不後悔
佔領運動如果以推翻中共人大的「831決定」或是爭取真普選為標凖,是失敗的,但「占中三子」認為,這場公民抗命有政治啟蒙效果。
2019-04-09T16:00:46+08:00 | 讀者投書
就算交通部除掉Uber,計程車有能力面對下一次轉型危機嗎?
許多歐洲國家提倡「保護工作者而不是工作」,著重提供失業者給付和職業訓練,避免因科技革新時間間隔縮短使得勞工因為年紀、教育背景而面臨威脅,但交通部對計程車業著重「保護工作」的作為,反而可能為台灣構成產業升級的阻礙。
2019-04-09T10:30:42+08:00 | If Lin
【圖表】喪命路上的石虎,死因除「路殺」外,可能還有「犬殺」
石虎在台灣族群數量已經不多,近幾年又因為路殺與棲地破壞,使牠們的生存備受威脅。除此之外,野化的貓狗也可能會對石虎的生存造成傷害,本文利用實地得研究資料佐證,台灣石虎可能遭受貓狗傷害的可能性。
2019-04-09T07:59:25+08:00 | 讀者投書
從小燈泡到鄭捷,「我們與惡的距離」 有多遠?
鄭捷是加害者、小燈泡是受害者、高姓男子曾經是旁觀者,每個角色完整重疊在一起,加害者是從前的旁觀者,因為成為體制的受害者,而漸漸轉變為加害者,三隻鳥來自於同一片森林。鄭捷這個名字,也漸漸成為另外一個嶄新名詞,也就是整個台灣社會需要「共同承擔的惡」。
2019-04-08T07:57:27+08:00 | 讀者投書
「台灣經濟很差所以去中國顧肚子」,這樣的主張有什麼問題?
韓國瑜市長前往中國拚經濟,依照前述,基本上開放中資或是在貨物以及服務類型的交易上「無限制的」依賴中國市場,都是在經濟戰略上犯了極大錯誤,過去的台灣經濟已經被出賣以及耽誤了,現在作為一個陸委會主委出來阻止,是為了救經濟而不是耽誤經濟,錯誤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