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9-04-04T07:58:17+08:00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廢除元號制的理由:「令和」會成為日本最後的元號嗎?
隨著日本人口老化,以及留學生和外國人口移居日本的限制開始放寬,日本人整體支持維持元號制的呼聲很有可能將持續下降。究竟這個「獨步天下」的元號制還能維持多久?
2019-04-04T07:51:15+08:00 | 吳馨恩(壞情感)
縱使許淑淨的行為有錯,管仁健仍不該將她故意稱為「先生」
可以批判許淑淨使用禁藥與禁藥的風險,或是許淑淨反對東奧正名的言論及政治立場,但不該越過身體自主、性別平權的底線。
2019-04-03T11:53:14+08:00 | 羊正鈺
邱太三捲入「關說案」,已請辭國安會諮委明志
檢察官改革團體「劍青檢改」聲明指出,檢察獨立是司法公正的重要基石,檢察首長不應縱容甚至接受外部的不當干涉,否則將造成當事人間不公平,希望法務部這兩天就公布調查報告。
2019-04-03T07:58:28+08:00 | 巷仔口社會學
台灣超低生育率的迷思與現實
台灣生育率超低的關鍵點,不在已婚夫妻少生或不生。實情是從替代水準的時期總生育率2.1人到目前不到1.1人的過程,幾乎全由結婚率下降驅動。
2019-04-03T07:54:31+08:00 | 劉威良
70歲德國長者的自我批判:德國人都是罪犯!
德國在戰後仍然留下強而有力的種族歧視流派(Seilschaft),他們之間的連結非常強,彼此互相支援幫助,他們很多是現在的醫生、法官等高階社會人士,這些流派的人仍充斥在德國社會中。
2019-04-03T07:53:11+08:00 | Ray Wang
被假新聞包圍怎麼辦?5個步驟教你提升「媒體素養」
媒體都有自己的基因與習慣。會依循自己的基因,產生符合組織定調與製作習慣的訊息內容。也因此在面對訊息時,要知道編織訊息中的元素有哪些,要表達什麼樣的框架內容,對於訊息內容組成元素是可以保持質疑的態度,並非逆來順受。
2019-04-02T19:39:17+08:00 | Abby Huang
NCC主委確定請辭,過去哪些假新聞讓NCC成為「眾矢之的」?
雖然NCC在上周針對《中天新聞台》2則相關新聞開罰一百萬元,但仍在各方壓力之下,主委詹婷怡今天傳出請辭。
2019-04-02T18:32:43+08:00 | Abby Huang
等了14年,全台第一個獨立調查陸海空事故的「運安會」年底成立
過去只有「飛安會」獨立調查飛航事故,公路、鐵路、海上運輸則都由所屬機關自行調查,過去曾遭抨擊有「球員兼裁判」之嫌。
2019-04-02T18:31:08+08:00 | 精選轉載
【插畫】「酒後不開車」只是離營宣教嗎?
「珍惜生命,絕不酒駕」,這句話念過再多次,印在多少的文宣傳單上,只要飲酒者仍然抱著不負責任的心態,酒駕的狀況還是很難大幅改善。
2019-04-01T22:00:51+08:00 | 精選書摘
《什麼是暴力》:社會如何制止私刑或個人暴力?
復仇性暴力是一個永無止盡的邏輯,官方如何有效地沒收施暴權?那就是找一個代罪羔羊,而社會也因懲罰罪魁禍首再次凝聚。
2019-04-01T17:04:33+08:00 | 李修慧
2公分傷口凸顯「醫師荒」:綠島衛生所8個月只有一名醫師「24小時待命」
綠島鄉衛生所編制有3位醫師,綠島鄉衛生所去年8月起,從3名醫師減少到只剩一名醫師,這名醫師除了白天一般門診至下午5點30分,晚上7至9點還要值急診,幾乎是24小時待命。
2019-04-01T07:55:39+08:00 | 黃偉俐(醜陋的真實)
少子化並非立即的危機,老年化和自動化才是接下來無比重大的考驗
不管2020年總統大選的結果,在未來十年內,老年化將帶來嚴重的社會跟財政問題;自動化也將引爆危機跟轉機,都是接下來無比重大的考驗。想坐「大位」?假如腦子不夠大,很可能變成皮開肉綻的「荊棘王座」。
2019-04-01T07:52:29+08:00 | TIME
為我們生孩子,就放妳走:上百名緬北克欽族婦女被人口販子賣到中國
人權觀察女權部門告訴《時代雜誌》:「我們現在正在目睹一胎化政策的長期影響,其中之一就是許多想要結婚的中國男性無法找到適婚女性,而這正為婦女的人口販運創造了市場。」
2019-04-01T07:52:14+08:00 | 讀者投書
在高離婚率的台灣,我們給「離異家庭」足夠的專業支援嗎?
在我的工作經驗中,發現社福體系裡缺乏一個可以提供給離異家庭之可近性、可及性的各種支援服務的專責中心。當台灣民眾遇到關於離合決定、兒少監護權爭奪、分居、離婚後無法與子女會面、一方扶養費未給付等問題時,若父母雙方無法自行協商,唯一途徑就是到法院提起相關家事案件,這中間缺乏一個緩衝機制來協助這些高衝突父母。
2019-03-30T15:44:18+08:00 | 李秉芳
跨出一大步!全球首例愛滋病帶原者「活體捐腎」手術成功
瑪汀妮絲本來希望將腎臟捐給與她同樣有愛滋病患者的朋友,雖然朋友最後等不及去世,但瑪汀妮絲沒有因而卻步,決定將腎臟捐給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