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如何到夢想的彼岸?尋找移工們的遷徙地圖

流離台灣的越南移工文雄與阿山:如果留在越南能養活自己的話,為何我還要離開

2020/03/06 , 評論
1095
Photo Credit:1095
1095
「1095,」,代表一段屬於移民工的故事,一段由無數個1095天交織而成的故事。希望透過文字的力量,帶領大家走入外籍移工/新住民的生命,理解移動的歷程與心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越南政府有法令規定基本薪資,但基本薪資仍難以符合許多越南人民的生存需求,因此每年仍有大批越南人到海外工作。

文:江彥杰、陳翰堂

台灣與越南兩者並不陌生,雙邊經貿往來自越南1987年開放「外國人投資」後已歷經30餘年,台商將越南視為中國之外重要的投資基地,越南人也將台灣視為改善家庭經濟發展的遷移選項之一。

據許文堂的《台灣與越南雙邊關係的回顧與分析》台商前進越南使台灣於1991年一度成為越南最大投資國,直至2011年方被日本超越。即便台、越雙方存在著中國「一中原則」的正式外交關係障礙,但緊密經貿關係仍牢牢聯繫台越雙方。越南籍台灣人配偶同時持續為台灣外國籍配偶人數第一名,除台商與越南配偶外,越南自1999年11月台灣、越南雙邊簽署「派遣及接納越南勞工協定」,時至今日,越南籍勞工來台人數已占全台外籍藍領勞工人數的第二名,2019年12月底時人數已達約22萬4千人。

1975年越戰結束,越南共產黨統一全越南,開始共產主義的政治經濟實驗,直至1986年通過革新政策(Đổi Mới),越南經濟體制轉向擁抱自由市場經濟。改革開放至今,目前越南人口約9千4百萬人,2015年其年齡中位數為30.4歲。在這個由共產黨專權領導,政治管控經濟自由的國度,革新政策與1990年代後科技革命與網路普及化、全球分工,快速地將越南融合進世界經濟體系之中,21世紀初興起的社群網路9千4百萬人中約5千8百萬人擁有臉書(facebook)帳號,為世界排名第7名。但這並不意味越南政府完全允許其民間社會大鳴大放,2019年1月越南「網路安全法」生效,引起國內異議人士批評想學中國弄防火長城,且至2019年5月越南共有128名良心犯遭關押,有1成僅是在網路社群張貼反政府言論。越南政府面對政治壓迫可能引起的不滿,因此越南欲以透過經濟成長來轉移民眾目光,以繁榮經濟的願景來確保其統治正當性。

根據經濟部出版的〈2019越南投資法規與稅務〉介紹,越南基本薪資的訂定辦法乃根據縣市層級差異來進行劃分,而根據駐胡志明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所提供越南基本薪資規定翻譯「越南政府議定自(2020)年1月1日起調高企業適用地區基本薪資額規定」越南勞工的基本薪資目前分別為直轄市442萬越盾(約台幣5千7百元)、省級城市392萬越盾(約台幣5千元)、農村地區343萬越盾(約台幣4千4百元)與山區偏遠地區307萬越盾(約台幣3千9百元)。然而,即便越南政府每年調漲基本薪資,且基本薪資的調漲仍追不上物價的漲幅,樂施會(Oxfam)與越南工會、工人院調查越南北中南六家紡織企業,有69%勞工反映工資不足以維持生計,53%勞工說不足以付醫藥費。

因此,遷移成了越南人滿足各項需求的選項之一,越南2016年至2019年每年仍平均約有12萬人次赴海外工作,涵蓋日本、南韓、台灣、俄羅斯與東歐等三十幾個國家,越南僑匯佔全球十大僑匯國的第九名,450萬名的海外越僑在2019年匯回167億美元,佔越南GDP的6.4%。

越南移工文雄與阿山的闖關記

文雄的旅行夢

文雄(化名)是家中三個小孩的老夭,爸爸是退伍軍人,每個月4千5百元台幣的退休俸,但鄉下日子已能過得不錯。高中至大學半工半讀,除了留筆錢寄給媽媽,其他則花在跟朋友的休閒娛樂。雖然媽媽會唸他的金錢觀,但家中有機車、種菜、養魚,文雄不太需要操心家中經濟。

文雄的大姊和三姊都嫁出去了,比較少回來,但是二哥和二嫂就住在隔壁。2019年12月筆者團隊與文雄一同返鄉,也進行我們的越南田調。住在文雄家的幾天,他姪子們回來跟他的爺爺奶奶一起吃飯「越南人喜歡一家人熱熱鬧鬧一起吃飯多開心,一個人吃飯會很難過。」那天晚上,我們與文雄家人一同坐在客廳地上用餐,周圍木製傢俱上的細緻雕刻,傳統卻也氣派。

高中期間,文雄多從事餐飲業打工,他的大學也選擇餐飲管理系,大學最後一年在海陽省的一間湖畔咖啡店工作。湖畔咖啡的工作,文雄到職第三天便被店長看重能力升為班長,薪資是當地平均薪資的兩倍,有1萬2千元台幣,可惜奶奶過世、父親開刀與畢業報告的種種壓力,讓他只待了7個月。

2014年9月大學畢業,隔年1月文雄便經由表哥介紹至在新加坡的水果物流公司實習。這間水果公司規模很大,從東南亞各國進口頻果、芒果、香蕉、紅毛丹與火龍果,每天凌晨12點上工,6點休息吃早餐,8點廠長在帶著學習管理和處理文件,中午12點下工休息。3個月的新加坡實習結束後回到越南,但新找的咖啡廳沒有之前的湖畔咖啡廳滿意,薪水更是直接砍半,也沒有績效獎金,他選擇找仲介讓他再回新加坡工作,無奈確被仲介告知文件有問題無法成行,那是在準備出發的前三天。

文雄說「台灣有很多地方我很想去,像是台北101、也有很多很好吃的食物,例如臭豆腐,我來台灣除了賺錢就是來台灣旅行呀!」

文雄的親朋好友很多人出國工作,大約20多人去台灣工作、5~6人去日本工作、2~3人去韓國工作,因為去台灣仲介費很便宜、又不需要複雜的檢定、一個月就能出發。文雄2015年11月來台工作至今,曾一度因為雇主不好申請轉換工作,但卻因為仲介文件出錯,讓他只能繼續留在原工廠上班,2017年還曾因為搬運重物而受傷,花了數個月治療。但文雄的笑臉沒有離開過他,在1095認識文雄的4年時光,常常被他精湛的廚藝招待,他也與我們一起舉辦多次的越南料理體驗活動,2019年他考上台灣的機車駕照,開始週末的上山下海旅行,文雄的臉書照片帶著1095認識了未曾見過的台灣。

文雄回家吃飯
Photo Credit:1095
文雄(左一)與家人團聚共進晚餐。
阿山的荊棘花開路

家鄉在北寧的阿山(化名),靠天吃飯的農業家庭卻遇到越南政府土地徵收,要蓋工業區和鋪道路。

阿山一開始沒有想到台灣工作,他說2010年在越南高中畢業的月薪有7千至8千台幣,但媽媽見到許多去台灣工作的親朋好友生活過得不錯,聽說台灣工作一個月等於越南三個月,媽媽便帶著阿山去找仲介公司詢問。「家裡經濟狀況不好,我想升學也不可能」現在已在台灣靜宜大學就讀的阿山,說起10年前的來台經歷,口氣中似乎仍然有著關卡未過的惋惜。當他被仲介說服到台灣工作,家裡便將預留要給阿山的土地拿去銀行貸款。

阿山大概花了一年還清越南仲介的款項,剩下的時間大概每月寄5百美金(約1萬5千台幣)回家,每個月大概靠3千台幣到4千台幣過活。工廠生活其實也花不到太多錢,大概就是早餐、電話會用到錢。父母還完債務後,就把阿山每個月匯款都存起來,但卻又遭遇到父親生病、哥哥在俄羅斯工作沒賺到錢,又遇到車禍,新增的債務問題阿山又花了兩年才還清。

有了第一次在仲介培訓中心焦等四個月的經驗,第二次再來台灣時,阿山選擇別間仲介公司,越南仲介收他約5千美金(約15萬台幣),原因是第一間仲介公司都沒幫阿山找到新工作,面對不合理的仲介收費制度阿山表示「我們只是勞工,就算覺得不公平,但說不合理又怕被老闆打壓」。

2015年阿山在台工作之餘到智德協會擔任伴奏志工,認識了教授中文的越南籍新住民陳紅鸞老師,一個人伴奏一個人唱歌的緣分,讓阿山成為紅鸞老師的乾兒子,也在其教導下順利考上靜宜大學大眾傳播系。

重重關卡逼著移工們大顯神通,成為口耳相傳的稗官野史。但倘若能平凡的與家人共渡,又有多少人真心想當英雄。

下一篇則是會深入從1095採訪的兩位越南移工文雄、阿山面對的跨國仲介的過程,以及1095採訪的兩間越南仲介公司訪談做對照,好讓讀者們可以瞭解跨國仲介過程所要面臨的各種艱辛過程。

越南宣傳去台灣、日本工作的仲介廣告
Photo Credit:1095
在越南可看到宣傳去台灣、日本工作的仲介廣告

參考書目: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面對高額仲介費、教育培訓不足與資訊落差,移工來台工作除了勇氣,也需要運氣

如何到夢想的彼岸?尋找移工們的遷徙地圖:

越南料理遍及台灣的大街小巷,台灣朋友談及東南亞第一個聯想的通常是越南河粉很好吃,越南河粉、春捲在台灣的普及使其成為台灣人對越南的第一印象。但料理的好印象,並不見得提升台灣人對越南乃至東南亞整體區域的認識和好感度,台灣社會同時存在著將東南亞移民工拉低台灣生活水平、使治安敗壞的斷裂印象。 無論是良好經驗或是負面觀感,皆是從台灣人視角對東南亞的凝視,倘若跳脫以台灣為主體進行思考,而是嘗試將台灣納入亞洲區域內遷移者的移動節點之一,東南亞移民工為什麼選擇來到台灣,而非選擇其他鄰近穩定發展的國家,又在跨國遷移地圖中,移工的主體性怎麼展現與限制,即是本文動筆最初的疑問。 1095團隊藉由訪談調查,分別訪談印尼、越南各四位現在或曾經是移工的受訪者,從他們的遷移經歷裡了解跨國工作的理由、收穫與挑戰。由於有部分移工尚在台灣工作,為了避免影響到受訪移工,故系列文章的移工皆會採取化名呈現。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