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如何到夢想的彼岸?尋找移工們的遷徙地圖

面對高額仲介費、教育培訓不足與資訊落差,移工來台工作除了勇氣,也需要運氣

2020/03/06 , 評論
1095
Photo Credit:1095
1095
「1095,」,代表一段屬於移民工的故事,一段由無數個1095天交織而成的故事。希望透過文字的力量,帶領大家走入外籍移工/新住民的生命,理解移動的歷程與心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台灣與越南有針對越南籍人民到海外工作的費用上限,有了明文規定的限制,但有的仲介公司總游離在法律邊緣,二次剝削了移工。

文:江彥杰、陳翰堂

越南政府近30年透過與各國簽訂勞務輸出的相關協定,將國人以勞務合作形式輸出至海外各國工作,在1980年代即有國人前往前蘇聯盟國與中東國家,藉此解決戰後青年就業、債務與技術培訓等問題,1991年確立契約勞動輸出,98年由中央政治局頒布指示確立勞動輸出的社會經濟發展意義,2006年國會通過《越南契約勞動者出國工作法》明訂越南勞工輸出措施、公私管理單位機制與海外勞工權利、義務,而越南負責國人海外勞動的主管機關則由越南「勞動–勞軍–社會部」(Ministry of Labour, War Invalid and Social Affairs, MOLISA)轄下的「海外勞動管理局」(Department of Overseas Labour, DOLAB)與「海外勞動管理委員會」(Management Boards of Overs Labour, MOLAB)負責,不過負責國人海外勞動的實務工作多落在海外勞動管理局。

台灣在1999年與越南政府簽訂「派遣及接納越南勞工協定」,開放越南移工來台工作,20年的時間裡,統計至2019年年底,越南移工在台人數為224,713人,主要從事生產製造的工業為主。出國工作法雖然規範了越南勞動出口的公私機構、出國工人的權利與義務,但在制度與具體實踐仍存有若干落差,構成越南移工出國的挑戰。

筆者團隊將來台灣之大部分越南移工會面臨的關卡,列舉出以下主要問題:(一)高額仲介費;(二)出國前的教育培訓不足;(三)海外工作資訊不足,使得每位越南移工在受國家號召下出國之餘,卻又得如孫悟空七十二變各顯本事,但妖魔鬼怪又豈止存在一處。台灣的取經同樣困難重重,請讀者透過筆者團隊採訪的兩位越南移工文雄(化名)、阿山(化名)、兩間越南仲介公司及33份越南在台移工的網路問卷調查來一探究竟吧!

文雄全家福
Photo Credit:1095
文雄的全家福
越南河內HD仲介公司簡介

越南河內HD仲介公司(化名,以下簡稱HD)以媒合越南人跨國工作及留學為主要業務,於2003年成立至今已17年,合作國家有日本、韓國、台灣、中東國家、俄羅斯、中歐羅馬尼亞。據HD資料顯示,2019年時平均每個月有約100多名越南移工出境,其中入境台灣60~70人、日本20人、韓國不到10人,有少數幾名前往東歐、中東等國家。而入境台灣的移工裡面,製造業占了9成、看護工僅佔不到1成。而隨著想去台灣的越南人越來越少,經HD媒合去台灣的移工擁有大學學歷的不到2成,另外8成為高中職畢業。

HD在越南分別在北越河內、中越峴港、南越胡志明各有設立辦公室,員工有40多人,而河內辦公室有總公司一棟、台灣訓練所一棟、日本韓國訓練所一棟,台灣訓練所事務人員都在二樓辦公,移工可以到二樓使用電腦跟雇主面試;三樓和四樓共有三間移工宿舍,平常住10幾個移工,最多可以住到30幾人,五樓有華語課程教室。

HD仲介公司台灣分部有五名專員,HD接受訪問的是台灣業務窗口-阿水,今年34歲,2008年大學中文系畢業,曾擔任過台灣仲介公司的雙語翻譯及越南代表五年,2015年生孩子後便回越南定居、也找到了HD公司就職。

寶春仲介公司簡介

寶春仲介公司(化名,以下簡稱寶春)是寶春建設旅遊投資集團股份公司所成立的子公司,以媒合越南人跨國工作及留學為主要業務,於2014年成立至今已六年,合作國家有日本、韓國、台灣、中東國家(阿拉伯、科威特、杜拜),據寶春資料顯示,2019年年輸出的人數分別是日本200-300人、韓國100人、台灣有200人。

寶春仲介公司台灣分部有8名專員,另外台灣還有派駐兩人協助處理問題,寶春接受訪問的是台灣部門的經理阿春(化名),今年41歲,2001年大學中文系畢業後,曾擔任過台灣仲介公司的雙語翻譯,2014年便在寶春仲介公司就職。

移工如何取得仲介資訊

依據1095做的33份問卷調查,越南移工來自的省份分別是海陽省7位;河靜省與富壽省各3位;河南省、永福省、廣平省各2位;太原省、廣治省、南定省、富壽省、和平省、同塔省、興安省、河內省各1位;未填寫5位。而依據HD仲介公司及寶春仲介公司的經驗,跨國工作的越南人通常來自清化省、海陽省、北寧省、海防市、富壽省、北江省、義安省、河靜省,廣平省。

據駐胡志明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所提供越南基本薪資規定翻譯「越南政府議定自(2020)年1月1日起調高企業適用地區基本薪資額規定」越南勞工的基本薪資目前分別為直轄市442萬越盾(約5,715台幣)、省級城市392萬越盾(5,069台幣)、農村地區343萬越盾(4,435台幣)與山區偏遠地區307萬越盾(3,907台幣)。經濟部出版的〈2019越南投資法規與稅務〉介紹,越南基本薪資的訂定辦法乃根據縣市層級差異來進行劃分,而1095調查結果及仲介公司資料顯示,越南移工大多是來自省級城市與農村地區,僅有少部分移工來自於直轄市,而越南仲介又是如何找到想要來台灣工作的越南人呢?

根據1095的33份問卷調查,移工獲得來台灣工作的資訊來自親友口述的有14位、牛頭登門拜訪有11位、社群媒體有6位、紙本傳單有2位,可以看得出來,親友口述的數量是最多越南移工得到台灣的工作資訊管道,而牛頭登門拜訪則暫居第二名。

編按:牛頭是指仲介公司在各地方的介紹人,且牛頭通常是移工身旁的親友或鄰居。

受訪者之一的越南移工阿山表示,他對台灣的印象來自於母親,母親聽說來台灣工作一個月,大概等於在越南工作三、四個月。阿山提到2010年在越南工作時,高中畢業的越南人月薪資大約7,000-8,000台幣,而阿山表示他當時來台灣還清仲介債務後,每月生活費4000台幣、寄了15,000台幣回家鄉,阿山平均每個月薪資約19,000台幣。

阿山曾參與過1095主辦的東南亞餐點交流活動
Photo Credit:1095
阿山曾參與過1095主辦的東南亞餐點交流活動

另一名受訪越南移工文雄則表示他當時剛從新加坡實習回來,但是再次去新加坡的簽證並不好申請,所以他就想去日本工作,而他的表哥是「牛頭」,表哥介紹他去一間中大型的仲介公司,但是去日本要準備一萬兩千元美金的仲介費,但是他爸爸一聽到高昂仲介費用便不准他去,剛好這間仲介公司也有媒合台灣的工作機會,他才來到台灣。

牛頭究竟在移工跨海來台過程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每介紹一位越南人到台灣工作就能收取約五百美金的介紹費,而阿春表示越南人對仲介公司直接向移工收取費用並不信任,如果過程中牛頭能夠一次收取全額仲介費用(含訓練課程及住宿費、仲介費及介紹費...等),在轉交給仲介公司,會加速仲介公司的作業及溝通過程。

不過阿水補充牛頭通常並非仲介公司員工,所以有些牛頭為了誘騙移工簽約會無所不用其極,導致有一些移工並無仔細評估風險,甚至發生問題將其怪罪到仲介公司頭上,例如有次一個移工在面試時已告知台灣的宿舍有門禁、甚至有簽下切結書,牛頭就跟移工說「欸你不要聽啦,他們(仲介)只是嚇你而已,到那邊(台灣)就沒關係了」,所以等到該名移工到了台灣之後某一天,他就跟伴侶在外過夜,最後因違反切結書內容被雇主遣返回來。在阿水的仲介經驗裡移工通常會比較信任牛頭,對於仲介公司則採取不信任態度,探究其可能原因除了牛頭可能是家鄉身邊親朋好友外,另外仲介公司也多位置在大城市,當移工想要出國才會去認識仲介公司,親疏距離的關係之下,移工通常採信牛頭的口頭說法,而未與仲介公司建立緊密的信任關係。

寶春仲介公司日本訓練所3
Photo Credit:1095
寶春仲介公司日本訓練所的上課情形
仲介收取的費用

越南仲介費的收取是越南移工在選擇出國打工時的門檻之一,收取的費用涵蓋仲介費、訓練費、代辦費等,那越南移工究竟必須繳交多少費用給仲介公司呢?

越南社會暨榮軍勞動部〈第5251/LĐTBXH-QLLĐNN號公文〉於2012年02月15日頒布的公文的第一條a要點表示,凡從事輸出及引進越勞來台工作的人力仲介公司,2014年2月1日以後入境者,從事製造業工作者,3年契約所應繳交費用不得超過美金4,000元,越南仲介公司收取的仲介費不得超過美金1,500元,阿水表示其他仲介公司會收取超過7,000美金(約21萬台幣)的費用,但HD則是謹守政府規定僅向製造業移工收取4000美金,這筆費用裡面包含牛頭收取500美金(約1萬5千台幣)的介紹費,HD收取約1200美金(約3萬5千台幣)的經紀費,剩下約2300美金(約7萬台幣)左右則是給台灣仲介公司。

而〈第5251/LĐTBXH-QLLĐNN號公文〉第一條b款從事家庭看護、養護機構工作者,3年契約所應繳交總費用不得超過美金3,300元,越南仲介公司的仲介費不得超過美金800元。據阿水的說法表示越南一般仲介公司通常會收取2,300美金以上(約6萬9千台幣)的仲介費,HD會向看護工收取1700美金(約5萬1千台幣)仲介費,而這筆費用裡面包含牛頭收取500美金(約1萬5千台幣)的介紹費,HD收取約600美金(約3萬5千台幣)的行政費與仲介服務費,剩下約600美金(約7萬台幣)左右則是給台灣仲介公司。

根據越南越南社會暨榮軍勞動部〈第5251/LĐTBXH-QLLĐNN號公文〉附錄中列舉規定越南仲介公司收取的費用總額必須包含首航機票、簽證費、外語學費、基礎設施培訓學費、加入海外就業支持基金會、健康檢查、護照、司法記錄、文件、行李箱、制服等加起來共570美金(約為1萬7台幣)。其中有兩筆費用金額較大,一筆為越南仲介公司收取的仲介費,製造業為1,500美金、家庭看護養護機構為800美金;另外一筆費用則為勞務輸出服務費1,970美金(約為5萬9台幣)。(詳見底下表1)

依照越南社會暨榮軍勞動部之定義,勞務輸出服務費係為越南移工支付予台灣仲介公司的仲介費;但是,根據台灣的『私立就業服務機構收費項目及金額標準』規定」第六條,台灣仲介公司僅能收移工來台後的服務費;其實際收費金額為(移工當次入台後)第一年每個月1千8百元台幣、第二年每個月1千7百元台幣、第三年每個月1千5百元台幣三年共6萬元費用。

若移工在越南已支付台灣仲介公司一筆勞務輸出服務費;來台後又要再額外支付一筆服務費,在這重複支付服務費過程當中,該移工就如同被台灣仲介公司剝了兩層皮。阿水表示,因為越南仲介公司與台灣仲介公司簽完互貿合約書與收費切結書後,需轉交給駐台越南經濟文化辦事處審核認證,所以這筆移工勞務輸出服務費並不會寫進合約裡,而是越南仲介公司與台灣仲介公司口頭約定。此外,阿水更進一步提到, 以往越南想去台灣工作的人多,但台灣的需求量有限。移工為了獲得台灣工作的名額,就必須多付錢給台灣仲介公司,久而久之這種情況也變成了常態

而關於這筆勞務輸出費,台灣仲介公司又是如何看待呢?在壹週刊2019年10月專題:〈移工與惡的距離〉一文中提到,美家人力資源公司總經理許家畯指出「仲介業會被詬病,就是因為移工在母國必須要付出一大筆仲介費,即所謂海外款。」許家畯不想為其他台灣仲介公司打包票究竟有沒有收海外款,但他強調不是所有仲介都收海外款,自己就是按照規定走「合法仲介也不會收買工費」。

表一、越南政府規定越南仲介公司向移工收取費用規定明細

項次 內容 必須支付勞務費(以下幣值皆為美金)
製造業、營造工人 家庭看護、養護機構
1 越南仲介費 1500 800
2 勞務輸出服務費(海外款) 1930 1930
3 首航機票 250 250
4 簽證費 66 66
5 外語學費 126 126
6 基礎設施培訓學費 26 26
7 加入海外就業支持基金會 -- --
8 健康檢查 31 31
9 護照 10 10
10 司法記錄 -- --
11 文件、行李箱、制服 -- --
總費用 4000 3300

注意:以上費用不包括伙食費,員工上學期間的差旅費,出境記錄程序

外幣匯率:1美元(USD)= NT $ 29.62(NT $)= VND 21,135(VND)

文雄表示,越南仲介收取的費用裡還有一筆作為防止移工違約的保證金1千美金(約3萬台幣);移工必須在台灣工作期滿三年後才可以回國找仲介公司領回。而這筆移工需額外支付的費用越南社會暨榮軍勞動部也有提到相關規定,越南仲介收取之越南勞工赴臺工作協議之抵押金製造業為1千元美金(約3萬台幣)、家庭看護養護機構為8百元美金(約2萬4台幣),而阿水也表示因為若移工在台灣成為無證移工(或稱逃跑外勞),該名無證移工在台工作期間若滿3個月,越南仲介公司就要支付給台灣仲介公司3百到5百美元的違約金,所以收取該筆押金對仲介公司有其必要。

而這麼一大筆仲介費及其相關規費,越南移工又該如何支付呢?越南仲介收取文雄6千3百美金(約18萬9千台幣),4千美金(約12萬台幣)由父親贊助,剩餘的2千3百美金則是他打工存下的積蓄。阿山表示「2010年前來台灣付了約5千6百美金(16萬8千台幣),爸爸媽媽拿家裡那塊地去銀行貸款」頭一年的薪資都花在償還越南仲介費。文雄表示,他在台期間的每月薪水大概2萬4千到2萬6千元台幣,扣掉假日交通費、生活費、還有一些3C用品外,他每月固定寄2萬台幣給媽媽,阿山則大概花了一年把欠仲介的錢還完,剩下的時間大概每月寄5百美金回家,每個月大概靠3千到4千元台幣過活。

根據填寫1095問卷的33位移工回應的薪資與債務問題,在台灣工作的工資有9位低於2萬台幣,15位的工資介於2萬至2萬5千台幣之間,有9位高於2萬5千台幣。在台債務、生活費與仲介服務費等支出,第一年每個月5千至1萬台幣的有19位,高於1萬台幣以上的有6位,至第二年後,每月支出5千至1萬台幣的則有16位,高於1萬台幣以上的剩下3位。33位中有26位被收超過15萬台幣,更有8位的費用超出25萬台幣。因此合理推測越南移工在台第一年的薪資幾乎全都用於仲介相關費用的償還。

對於移工借貸仲介費的現象,阿水表示他們傾向支持越南移工在繳交仲介費時一次付齊,因為HD並無經營借貸金融公司,所以如果移工使用貸款方式繳交仲介費用HD也不會因此有額外利潤,如果移工需要借錢必須跟台灣金融公司貸款、亦或者透過抵押房子跟越南官方銀行貸款費用,台灣銀行會讓移工分期十個月還款,還必須付出額外利息,對移工來說也是不划算的。而就阿水的經驗台灣銀行通常不會貸款給越南看護仲介費,因為越南整體去台灣工作的看護工數量太少,有成為逃逸移工的可能,對台灣銀行可能會有收不到後續費用的風險。

阮文雄仲介費用明細
Photo Credit:1095
文雄的仲介費用明細
仲介訓練課程

仲介訓練所每一天上課約6小時,上課的時間為禮拜一到禮拜五,越南政府規定至海外工作移工需受訓148小時(約一個月),出國工作前的培訓課程亦會根據目的國企業的實際情況有所調整,即使符合資格出國工作,但培訓內容是否實用則是另道關卡。根據阿春的說法,現階段台灣工廠急著要人,訓練時間短上許多。

根據1095問卷調查的33位越南移工所填寫的受訓時間,有1位完全沒有受訓、8位受訓時間在14天內、9位受訓時間在14天至1個月,12位受訓時間在一個月以上。文雄說「在仲介宿舍上了一個月又十天課程後,我終於找到了工作,這樣的時間不長不短」,他2015年10月到仲介公司,11月就出發來台灣工作;阿山則是同梯次裡等待最久的越南移工,當時他在越南訓練中心待了4個月,等待過程對阿山來說非常煎熬。

仲介訓練課程分為三大部分,第一個部分是華語聽說訓練課程,第二個部分是台灣文化法律資訊課程,第三個部分是技能職業培力課程:

第一個部分的華語聽說訓練課程會教越南學員打招呼、學習數字、算時間、打招呼、住在哪裡、有幾個家人、身高多少、體重多少、單身還是結婚了沒、大學畢業嗎…等等日常生活詞彙,阿水表示製造業廠工與家庭看護會有一些專門詞彙會分開來訓練,大部分的華語老師都是教中國的拼音,所以通常來台灣還要重新適應台灣的口音。

第二個部分的台灣文化法律資訊課程,大部分仲介公司會參雜在華語聽說訓練課程裡,通常重要宣導台灣不能吃狗肉、騎車要有駕照等台灣法令與風土民情之外,文雄也興奮地說他的仲介還發了一本書介紹了許多台灣觀光景點與特色料理,讓他當時非常想在工作休閒之餘去台灣其他地方觀光。

第三個部分技能培訓,若是看護會由醫護人員教授簡單的照護技巧,而若是製造業則是會到專門技能學習大學去上課,主要是學習工廠會用到的CNC車床加工與焊接技術,學習1~2個禮拜後,學校會給學員一個政府認證的證書,但2010年來台灣工作的阿山表示當時完全沒有上過技能課程培訓課程。

華語課程的師資通常有兩種,一種是畢業於越南的大學華語系的學生,另一種是曾經來台灣工作過中文說得不錯的移工,若是有兩種經驗揉合在一起便是華語老師的首選,阿春表示在華語老師選用傾向於有台灣經驗的越南老師,在教學上比較能讓學生學以致用。

訓練時間的縮減除了讓移工及早出國工作,也減少越南移工在受訓期間沒有薪資收入的損失,以及日常花費與訓練費等支出,但也同時增加來台工作過程可能遭遇的風險。根據問卷題目的來台前,經歷過的課程培訓內容,33位越南移工3位回答受過職業災害預防,2位有職業技能培訓;需要改善的課程項目中,有13位覺得課程缺乏實用性、8位覺得師資不佳、9位覺得課程時數不足;最為實用的課程訓練,27位認為是中文學習。

而根據阿春在培訓課程上的回應,至日本從事的工作也同樣以工廠、裝潢與紡織居多,需要培訓6-8個月且有語言認證達到N4的證照,且教材方面,日本有自己的初級至高級的系列教材,且與寶春合作的日本企業會派師資過來與寶春的老師一同授課。但關於台灣培訓,阿水提出「因為近年想去台灣工作的人減少、加上台灣那邊沒有要求也沒有要檢查,所以有些越南人辦好簽證就回家了。去台灣工作的移工沒辦法強迫他們留下來,一強迫就跑去別家仲介公司,所以很多人雖然在這邊上課學習,但是到台灣聽不懂啊。」

1095恰巧參觀了HD的台灣仲介訓練所及寶春的日本仲介訓練所,兩間仲介訓練所上課環境清靜、皆有安裝冷氣、課桌椅狀況也都呈現很新的狀態。

寶春的日本仲介訓練所井然有序、老師與學生都身著制服、走廊也張貼了許多教室規則與日本的標語、學生對於日語的使用也較為嫻熟、宿舍裡的生活設備也非常齊全;相較HD的台灣仲介訓練所就較為簡單、中文使用能力也相較不那麼嫻熟、宿舍也較為陽春一些,比較看來應該是跟訓練時間有關,台灣訓練僅需要2周至一個月的短期訓練,學生的更新率高了許多,而日本訓練需要半年長時間的課程及生活,故日本訓練所需要更為齊全的訓練與硬體設備。

HD仲介公司台灣訓練所
Photo Credit:1095
媒合過程

當移工來到仲介公司報名出國工作,考量目的國的法規、薪資與職業需求進行選擇,越南仲介公司的任務就是負責照顧移工、訓練移工、申請越南官方相關出國工作文件,當目的國仲介將需求單傳遞給越南仲介後,越南業務在開始尋找移工給公司篩選。相關流程從越南仲介公司送件到勞動部大概5天、簽證製作大概7天、體檢15天。以台灣流程而言,若是已去過台灣的移工,體檢是在台灣做過就不用,但良民證只要在越南待超過一個月還是得重辦,良民證則需要移工自己回戶籍省份準備。台灣仲介公司則會安排雇主面試移工,等到雙方確認媒合後越南仲介公司便需要幫移工辦工作簽證。

寶春仲介在訪談中提到關於台灣方面對於越南移工的要求,規定越南移工必須無犯罪並持有良民證、體檢紀錄、免服兵役證明,另外在年齡上規定看護工20-50歲,廠工18-35歲。在出國資格、台灣工作確定等確認後,才會開始下一步文件簽寫。移工在出發前會簽一些文件,越南政府規定要簽勞動合約,如移工與越南仲介的合約、勞工跟台灣雇主的合約、薪資切結書,還有一些語言檢查及戶籍確認的資料,大部分文件必須採用越南政府公版格式,只有少部分文件是由仲介公司提供。

台灣仲介也會提供一些雇主要求的切結書,例如宿舍規定、代管文件委託書、強制儲蓄委託書,還有願不願意按照公司安排的輪班、加班要求,阿水表示通常移工都會簽下這些非官方要求的文件,不過若規定太過不合理移工也可以自行評估是否接受這些條件。

工作面試過程

經過上述訓練課程後,仲介公司便會安排訓練合格的移工跟台灣工廠的老闆們面試,有一些老闆喜歡親自到越南挑選移工,這些老闆到了仲介宿舍後,就會請移工們搬東西來檢視體力狀況、請移工排排站與伸出手來確認是否身體有殘缺。也有老闆透過FB、Line、skype視訊和移工們一對一面試,文雄當時是透過錄下一段自我介紹影片給老闆,當時他立正站在錄影機前,用中文介紹:我是文雄、我今年幾歲、我的家人…。

阿水通常會建議雇主透過視訊來跟移工面試,如此一來移工也能對工作環境、待遇提出疑問,而有一些心理準備,特別是移工都特別在意工廠是否加班,不然到台灣開始工作後,移工就會說越南仲介公司都騙人,到台灣後要協調工作會讓仲介公司更麻煩,且紙本履歷並無法讓雇主對移工有更深的認識、親自來越南面試又對雇主來說太過勞心傷財。而阿春也表示現在移工也會敢問問題,有沒有加班、吃住,也會選擇去比較熱鬧的地方工作,不會去偏避的地方,或者有朋友的地方才比較有興趣。

寶春仲介公司日本訓練所4
Photo Credit:1095
台灣機場入境

當移工處理好程序來到台灣之後會經歷什麼過程呢?台灣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於2006年在桃園國際航空站設置移工機場服務站,也於2008年於高雄國際航空站增設移工機場服務站,只要台灣仲介公司有提出申請,當移工入境後便會得到移工機場服務站的接機指引、入境法令講習、出境申訴和其他服務。

文雄回憶當時抵達桃園國際機場出關後第一站,便要先接受勞動部為期一個小時的法令宣導,文雄表示當時在一間小小的教室,裏頭擠了100多名外勞,勞動部便同時用中文、印尼文、越南文、泰文、英文解說台灣的法令資訊,但是當下他們都非常地累、聽不下去也聽不太清楚,只想要趕快跑完文件後,早點了解台灣的工作環境、老闆、宿舍…。

而當講習結束後,勞動部委託之車行接機人員將會帶移工去指定醫院體檢,但如果時間太晚就會在車行的倉庫睡覺隔天再出發,而文雄想起當時研習結束後他們來到一間車行的倉庫,睡覺的地方非常狹窄,裏頭擠滿了100多人,每一個人都只能側睡非常不舒服,也沒有洗澡的浴室、僅有隱隱發臭的廁所而已,當天吃完房東發配的便當後,便早早入睡了。隔天一大早,台灣的仲介便帶著他坐統聯到台中的醫院做體檢、接著到台灣的仲介公司簽完各種文件後便在仲介宿舍待了一晚上,在隔天便到工廠正式開工了。

依據台灣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設立入出國移工機場關懷計畫網站的計畫緣起提到,該計劃均以「以人為本、關懷平等」的理念執行移工接機相關服務,但從文雄和阿山的經歷來看似乎有一些過程尚須進行改善。

仲介資訊的落差

赴台前的企業工作資訊揭露,雖然沒受出國工作法規範,但卻也是多數填寫問卷的越南移工感到不安的因素,33位中即有31位表示對工作資訊不足感到不安。就這方面,文雄的經歷可以說明不安的可能原因「我才發現越南仲介公司騙我們很多,當初仲介公司說有加班的工廠要付6000~7000元美金,而沒有加班的工廠則要付3000~4000元美金,而我選擇支付6300元美金找尋可以加班的工廠,仲介說每天會工作12小時,但是來台灣才發現只有工作7小時、甚至不足8小時,除了每個月領基本月薪兩萬元台幣外當然就沒有加班費了。」

在文雄經歷中的資訊不一致的情形,阿春與阿水都有各自的回應,阿春表示加班、職場工作環境常是工人反映的問題,阿水說牛頭給的資訊與越南仲介給的資訊不同,移工選擇相信較為親近的牛頭而出事也是一種。在跨國勞動輸出過程中,除了兩造國家的仲介窗口外,牛頭亦是一個重要角色,他們會鼓勵生活周遭的人去嘗試出國工作,並介紹至合作的仲介公司藉此賺取介紹費。但如果牛頭給的資訊不實,也會讓移工來台後的美好願景破碎。

結語

從上述歷程中可以看到,移工的跨國工作過程是一個非常複雜、繁瑣且需要非常多工的過程。單就越南政府制度與執法上的缺失,我們可以發現出國工作的三道關卡(一)高額仲介費;(二)出國前的教育培訓不足;(三)海外工作資訊不足,考驗著移工掌握的社會資源充足與否,倘若缺乏對應的人脈、能力與運氣,一但做出錯誤的選擇、便難以挽回。

或許照台灣俗話說的「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然而將政府制度不足之處,歸咎於自身運氣不好才遇到,最終無論是移工人權或是台灣雇主權益,皆無法受到實在的保障。台灣民主化30餘年,許多人權運動者的前輩在這條路上的努力,才成功將台灣帶向今天一個是以法治保障人權,而非用法治侵害人權的國家,因此我們不該把問題開脫給命運。命運不會保障人權,而是人權觀念、對權力的警惕與對多元族群的同理心,才能使我們的生活不斷進步。

參考書目

張書銘,2018,《越南移工:國家勞動輸出政策及其社會發展意涵》,台北:五南。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都是為了生活來台當移工,但一切是否真的值得?

如何到夢想的彼岸?尋找移工們的遷徙地圖:

越南料理遍及台灣的大街小巷,台灣朋友談及東南亞第一個聯想的通常是越南河粉很好吃,越南河粉、春捲在台灣的普及使其成為台灣人對越南的第一印象。但料理的好印象,並不見得提升台灣人對越南乃至東南亞整體區域的認識和好感度,台灣社會同時存在著將東南亞移民工拉低台灣生活水平、使治安敗壞的斷裂印象。 無論是良好經驗或是負面觀感,皆是從台灣人視角對東南亞的凝視,倘若跳脫以台灣為主體進行思考,而是嘗試將台灣納入亞洲區域內遷移者的移動節點之一,東南亞移民工為什麼選擇來到台灣,而非選擇其他鄰近穩定發展的國家,又在跨國遷移地圖中,移工的主體性怎麼展現與限制,即是本文動筆最初的疑問。 1095團隊藉由訪談調查,分別訪談印尼、越南各四位現在或曾經是移工的受訪者,從他們的遷移經歷裡了解跨國工作的理由、收穫與挑戰。由於有部分移工尚在台灣工作,為了避免影響到受訪移工,故系列文章的移工皆會採取化名呈現。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