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解嚴三十

【解嚴三十】解嚴下的當代藝術

2017/07/08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文化資本系統,比如雙年展或者畫博會,解嚴讓台灣是否是一個哈伯瑪斯所謂的「異化」的系統?走向這個異化的全球文化資本系統,彷彿無可避免的使我們自身走向主體的消亡;倘使拒絕走向世界,似乎我們也只是走向虛無。

文:陳泓易(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所副教授)

台灣於1987年解除自1949年以來的戒嚴法,標誌著台灣政經文化的一個重要里程。解嚴對於台灣當代藝術的影響,倘若能從整個台灣社會在解嚴前後的整個社會文本一起解讀,則更能清晰理解解嚴的意義。

解嚴之前台灣的文化或者藝術發展一直有兩個重要脈絡,即公部門的文化政策與文化建設,以及民間在文化領域所累積的動能。此外,我們也無法忽略台灣所遭逢的諸多國際事件影響。解嚴最大的意義在於讓之前這三個領域所積蓄的能量併發宣洩,讓原來的各種藉由戒嚴所攔截與框架的文化落差奔騰匯流,所出現的強大動能。

官方、民間

國民政府遷台之後在政治與軍事的戒嚴框架下進行了許多文化措施,雖然經常是以政治為其動機與目的,卻在社會的快速變革中產生後續的許多非預期效應與文化影響。1966年中共在中國發動文化大革命,國民政府以政治作戰的邏輯與戰略發起了「中華文化復興運動」。這是蔣介石在1934年發起「新生活運動」之後的另一個大規模的政治文化運動。

此運動深入行政系統與教育系統,從官方至民間進行思想「革命」或者操控,它卻滲透浸染似的格式化了一整個世代年輕人的思維模式。到了蔣經國時期,中國文革結束,四人幫下台,加上台灣教育逐漸普及,經濟快速發展,政府於是採取較為開放的政策。從70年代末期至80年代初期,文化相關的政策與建設增多,繼十大建設之後,也推出十二項建設(1977年)。當中包括了國立中央圖書館之遷建、中正紀念堂園區內戲劇院及音樂廳之興建;海洋、科學工藝、自然科學三大博物館之規畫等項,以及各縣市文化中心(包含包括圖書館、博物館、音樂廳)、大型美術館等。加上之後的各藝術大學設立,讓藝術文化的生產領域與消費多元面相,提供了更多的平台與結構完善的文本,促進了藝術發展蓬勃的土壤。

中華文化復興運動
Photo Credit: 臺灣省諮議會典藏
1967年為了與中國文化大革命分庭抗禮,蔣介石推動「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圖為1968年台灣省議會發送縣市政府的執行公文,明定各級部會推動中華文化復興運動推行委員會之相關規定。如今中華文化復興委員會更名為「中華文化總會」會長慣例由總統擔任。

這個時期民間從政治經濟與文化莫不深深受到美國的浸染, 某種程度唯美國馬首是瞻。50、60年代的藝術領域是所謂的「畫會時期」,以五月東方為首的畫會紛紛成立,受到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的影響,也形成了台灣走出日據時期外光派與文化總會水墨繪畫之外的一個新的空間。當時官方的藝術訓練機構相對匱乏(大專層級僅台師大,文化大學與國立藝專有美術科系),畫會變成了藝術創作者一個重要的平台。蔣經國時期經濟起飛,畫廊興起便進入所謂的「畫廊時期」。

直到80年代官方學院與大美術館興起,便進入了所謂「大美術館時期」。80年代剛成立的文建會(1981年)也大力推動了「文化資產保護法」與文資運動,對於人民的文化自覺與文化認同有深刻的影響,為1987年的解嚴儲備了豐富的藝術能量與內容。

國際影響

台灣在冷戰時期由於各方勢力交錯,於是變成了中國、美國與日本的政治角力平台。文化上也深刻受到這幾個鄰國影響。台灣受到日本殖民五十年,文化內容中的日本成分深刻而內化,國民政府受美國經濟資助與軍事保護,文化上也深受影響。從50、60年代的抽象繪畫到70年代的衛斯風格(Andrew Wyeth)。

在大型美術館成立之前,台北「美新處」(1959年至1991年,1979年與美斷交後改為美國在台協會美國文化中心)無疑是台灣最重要的當代藝術進口與藝術家呈現平台和指標。除了這些由國際平行輸入的藝術概念與形式之外,國際事件也觸發了許多國內的文化改變。例如由於受到70年代初期退出聯合國,「中」日斷交以及1978年「中」美斷交所引發的第一波台灣本土化運動,都是深刻受到國際事務影響所引發的後續作用。

最不可思議的是,70年代本土運動中在繪畫上運用的依然是進口的「衛斯」風格技法。思想上則是新儒學或者由美國轉譯的西方思想成為知識分子與學院崇尚的主流,藝術形式自然不例外。

解嚴之後

解嚴之後最大的差異在於從原來經濟、軍事、科技、學術、思想、藝術、文化唯一來源的美國,轉變成多元的來源。可惜的是卻並不能夠藉此機會真正形塑自己的文化問題意識與藝術詮釋邏輯(策略)。解嚴之後的當代藝術文本需要從幾個角度思考才能更明晰其效應。

台灣於1987年解嚴,兩年後1989蔣經國逝世,同時也發生中國的六四天安門事件。這一年台灣的外貿出口總值是中國的三倍。天安門事件加速了中國的開放與發展。也逐漸成為影響台灣政治、經濟以及文化最大的「鄰國」。與戒嚴同時發生的是台灣公民意識的覺醒,1986年發生了鹿港反杜邦運動、1990年野百合學運、1993美濃反水庫運動。公民主體意識逐漸滲透到每一個國民身上,對藝術家與藝術創作產生深遠的影響。

90年代的學運(或者擴延的公民運動)與2014學運的最大差別在於學運後,這些運動者或其認同者並沒能立刻獲得資源與政權,於是將其理想轉入民間深耕文化,逐漸發展成社區大學系統以及社區營造運動。甚至也催生了1992年的「公共藝術設置條例」的立法,拓展(擴延)了當代藝術的詮釋概念與呈現領域。相對於大型美術館的成立,公民自主意識興起也間接讓「另類空間」(Alternative Space)如伊通公園、新樂園等藝術呈現平台的概念興起,觀念與行為藝術於是得以跳脫美術館與學院的藩籬。

Student demonstrations Taiwan 199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990年3月學運,學生聚集在「中正廟」前。
全球化來臨

解嚴的強大動能在解嚴之後沒多久就遭遇了另一個更強大的時代、國際的影響,那就是「全球化」的來臨。解嚴的強大能動性創造了台灣某些藝術形式(比如電影)在世界上真正發光發熱的開始。1993年法國的《Telerama》雜誌甚至認為,台灣是當時世界上電影文化最有創意的國家。與藝術「另類空間」同時並進的是各種類型劇場的蓬勃發展。

到了90年代末期,1998年亞維儂藝術節的主題國家,即是以8個戲劇團體表演為主的台灣。許多卓越傑出的台灣的文化工作者,從電影、劇場到美術館,以國際交流、雙年展、南島藝術等為台灣當代藝術在國際上開疆闢土。台灣從早期的二手藝術學習變成直接面對第一線的國際當代藝術與文化參與者。越來越多的留學生,從單一的往美國留學變成往全世界留學;從到主流大學留學變成各種領域多元而且大量的直接學習。

然而另一方面,解嚴也促成大學設立的門檻降低,大學大量興起,美術相關科系從3所到今日多不勝數。提升了獲取高等教育的機會,也同時減弱了出國留學的動機。安逸進步的台灣弱化了出外闖蕩的冒險精神。從網路與旅遊形塑了一種扭曲的全球化認知,卻少了設身處地生活過的真實世界觀。

英美的全球化伴隨著文化研究所掀起的文化擴延熱潮,加上歐洲的第三波「文化民主化」(如Jack Lang之後的政策),讓傳統藝術之外的時尚、美食、流行音樂、旅遊等庶民日常生活,變成與傳統菁英文化並置討論的文化藝術主題與內容。

進口理論

80年代,由英美主導的「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讓各式經濟與工業有機會進入台灣。台灣則是以創新的「科學園區」承接這些技術與工業生產,成為第一波新自由主義的獲利者。隨著解嚴與開放大陸探親、投資後,產業外移中國,進而轉變為新自由主義的受害者。新自由主義的確讓80年代的台灣,成為國際畫廊與拍賣產業的重要據點,卻在90年代後迅速轉移到香港或者新加坡,台灣的藝術產業從快速投機炒作轉為空洞化。

自新自由主義到網路出現,是全球化從大企業、國家層次進入到民主市民層次的重要轉折。全球化的壟斷與市場化完全改變了台灣的文化藝術生態。1984年麥當勞、1989年的寶麗金唱片(Polygram Records Ltd.),或者1992年佳士得(Christie’s)乃至漢亞軒等國際拍賣公司或畫廊進駐台灣;同時也催生了1992年的台北現代美術雙年展,1995年的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這與早期唯一承認我們的雙年展窗口-聖保羅已經是不同的世界。面對全球化台灣同時充滿活力動能,同時又不斷地被掏空,被催枯拉朽的消解。轉向地下(underground)變成是一個新的選擇甚至動能的匯流。

0-1_1994台北雙年展得獎者_72
Photo Credit: 北美館文獻網站
自1984年起,每年交替舉辦「現代美術新展望」及「中華民國現代雕塑特展」兩展,在1992年合併相關資源後,改為「台北現代美術雙年展」,在1994年續辦後,1996年再度更名為「雙年展:台灣藝術主體性」,1998年則再度定名為「台北雙年展」。這項展覽是解嚴後台灣進入全球雙年展世界的先聲。

解嚴前的台灣藝術是油畫,水彩,水墨,雕塑等類型作為主流;藝術思想是康德、黑格爾或者存在主義及其衍繹等二手轉譯,並且充滿「時差」的概念。解嚴後藝術創作的形式變得更為寬廣,行為,觀念,裝置,錄像漸漸進入主流;藝術思想也變成了結構主義語言學、新馬克斯主義、法蘭克福學派批判理論、文化研究理論、酷兒、跨域或者巴特、傅柯、現象學等另一系統的思想。台灣與國際的時間落差縮短了,然而不變的卻總是進口思想。兩次本土運動提出了許多台灣文本的問題意識,卻沒能生產出具詮釋性的思辨理論。

解嚴讓台灣不同族群、不同階級的文化資本落差得以流動,產生動能甚至企圖弭平,然而卻也進一步創造了新的(文化與經濟資本的)既得利益族群與新的文化資本階級。開放,走向世界,卻也讓台灣更進一步被全球化的文化資本系統收編。這個文化資本系統,比如雙年展或者畫博會,解嚴讓台灣是否是一個哈伯瑪斯所謂的「異化」的系統?走向這個異化的全球文化資本系統,彷彿無可避免的使我們自身走向主體的消亡;倘使拒絕走向世界,似乎我們也只是走向虛無。

當代藝術這個異化的文化資本系統某種程度是一種蘊含了政治,經濟與文化生產的辯證遊戲,台灣經常選擇依附,甚至淪落邊緣。但文化資本事實上相當程度異於政治資本或者經濟資本,或者,我們能在解嚴三十年後,發展出其他的策略,其他的選擇!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解嚴三十】國族論述「市場」時代的到來

解嚴三十:

1987年7月15日零時起,由前總統蔣經國宣布解除戒嚴,終止了自1949年起長達38年的戒嚴令。解嚴是台灣現代社會、民主近程的重要里程碑,解嚴後台灣在各領域得以蓬勃、茂盛地發展。如今,解嚴三十週年到來,我們得以回顧在這30年間,台灣在各種文化面相的發展成果,唯有回頭,才得以前進。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