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別猶豫了!讓自己躍升世界人才

報效國家可以很多元:要求公費留學生畢業立刻返台服務,也許才是「浪費公帑」

2015/02/12 ,

評論

陳方隅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陳方隅

大學念政大外交系但後來發現自己不想要當外交人員;研究所時開始主修比較政治,且對很多社會議題產生興趣,寫了篇花蓮部落農業合作社的論文;然後到美國密西根州大政治所念了博班,論文主題是獨裁者的政黨組織發展。平常感興趣的研究題目包括:威權政治與民主化,政治行為與民意調查,民族主義,美台中關係等等。目前擔任「菜市場政治學」以及「美國台灣觀測站」的共同編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公費留考的目的是要培育人才,那麼大家就更該思考,要如何讓公費生們成為更好的人才,以及如何地人盡其才。

我國公費留學制度從清末開始實行,長期以來已培養無數留學生,在社會上各行各業都扮演重要角色(歷年榜單參考)。而公費制度也時常做出檢討與變革,除了嘉惠學子之外,更可以讓人盡其才。

原本「公費留學獎學金」規定留學生的義務是一畢業「立刻」就要回國服務。從2010年開始,「公費留學獎學金」加入「延緩返國服務」的條款,主要規定是說,如果留學生在「百大學校、百大企業、重要國際組織」找到工作,則可以延後返國服務的時間,最長15年。這代表政府已經了解到,報效國家可以有更多元的方式,而不是「立刻」回國。

2012年曾有消息說要取消返國服務義務(但目前仍是以2010年的新規定為主),但每次這類的新聞一出來,就會引起網友們甚至是整個社會的砲轟,認為拿國家的錢就要一定要回台灣工作,然後大罵公費生忘恩負義之類的(關鍵評論網的這篇文章〈養公費生卻不要求回台服務 是激勵還是太天真?〉是典型代表。以下簡稱〈天真〉文)。

最近,主管機關針對這項條款正在徵詢各方意見,筆者正好趁此機會來向更多人說明,為什麼適度的放寬返國服務的條件是必要的。

學界的人才斷層危機

首先還是先強調:現在台灣人才在海外學術界已經出現重大斷層。例如,以筆者所修讀的領域—政治學界來說,目前50歲以下的世代,在美國研究型大學政治系任教的台灣老師只有2位,40歲以下沒有人在研究型大學任教,只有2位在教學型大學找到tenure-track(終身教職聘用制度)的教職,而且其中一位是從小就住在美國,不算留學生。

在其他各領域也都有相同的狀況出現,尤其社會科學,能夠留在國外任教的台灣人都是一點都不誇張地「屈指可數」。為什麼會這樣呢?主要原因之一是想留下來發展的人很少(不像〈天真〉一文說的,大家都想當外國人),畢竟要離開家鄉、與家人朋友分離;另一個主要原因是留下來找工作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

目前其實各領域都呈現僧多粥少的狀況,近來的金融危機更讓學術機構預算減少,缺額減少,因此連外國人自己也都很難找到工作,通常都得試個好幾年,或是從排名比較低的學校開始起步。等到研究做得小有成就之後,再跳槽到更好的學校,甚至是我們最喜歡強調的頂尖大學。

重點是,現在幾乎沒有人可以一畢業就立刻找到頂尖大學的工作。而身為外國人的我們,除了要跟說母語的人競爭,還要面對人數比我們多很多的韓國人和中國人,他們已大量佔據學界的位子。

畢業後不立刻回國而留在國外的必要性在於:建立更多人脈網絡、促進台灣與國外學界的各種學術研究計畫發展與交流。具體來說,在各種學術研討會,都需要有台灣人去發表相關的研究,維持學界對台灣的關注(現在連要在研討會組台灣為主題的panel都很困難)。假設在自己學校進了招生委員會,那麼就有機會多關注台灣學生一點,讓更多人有機會留學。

累積人脈的重要性,更在於接觸許多所謂實務界的人們,例如以社會科學來說,在各種學術的活動中,留在國外更有機會去認識來自政府智囊團的學者,甚至是重要的智庫研究員,而他們是真正有辦法去影響實際政策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不想留下來以及留不下來而造成的人才斷層,對台灣的學界來說,是非常重大的危機。前幾年,學者們曾組團前往拜會馬總統,爭取設置更多獎學金幫助留學生留在美國。例如,教育部幫助國內的「頂尖大學聯盟」成立了頂大聯盟獎學金,資助學生申請及攻讀國外名校(政府補助長度為四年,且沒有返國服務的義務。可惜的是,目前只限定申請很少數、排名非常高的頂尖學校,拿這個獎學金申請上學校的學生仍非常有限)。

目前各界仍然持續在努力思考人才斷層問題的解決方法。〈天真〉一文把留學生們都想得很自私,並引用了幾個網路消息來源就論斷「留在留學國家也不會對台灣有貢獻」,我認為實在是小看了人才斷層的嚴重性,更忽視了目前許多領域學者們的危機感以及各種努力。

在商界和實務界也是如此,能留在國外更是有機會帶來更多的實質經濟產出,尤其是,拿到學位不代表已經學習完成了,若是能先在業界工作,更可以有機會參與業界最新的實作,所以延緩幾年返國服務能帶來的效應同樣是很大的。

以上這些危機,政府都已經列入施政的考量,例如在教育部的長期人才培育白皮書中,也強調我國目前海外人才庫斷層的危機,以及與海外大學或機構建立更多研究連結或長期合作關係的重要性,並且在「國際化的人才佈局」這個指標中,明確指出應積極「培養工作者或學習者能夠自由在國內外就學、研究或工作的移動能力」。

也正是因為「幫助公費生留在留學國家一段時間」的需要性存在,主管機關教育部在2010年針對畢業後返國服務的條款進行修正,加入一些可以申請延緩返國的條件。這邊要特別強調:延緩返國不等於不用返國,放寬延緩的適用條件更不等於不用返國

公費生都是米蟲嗎?

目前社會上有許多人對於公費留學制度的改革存在誤解,其中,〈天真〉一文很典型地代表這些想法。作者在文中把大部份公費生說成嘴臉可惡、覺得政府欠他們錢、只顧著自己的生涯規劃、拿台灣納稅人錢的米蟲,還不斷強調公費生都很自私不想回饋台灣。很遺憾這些想法不斷地透過這些偏見文章而擴大。

大部份的公費生到底心態如何?我想陳仁豪先生在其文章內寫了太多自己的錯誤認知及以偏概全。至少,我認識的公費生、留學生都很認真向學。如果真的公費制度這麼糟,招來的留學生都是米蟲,那為什麼我們國家維持了公費制度這麼久?為什麼政府還要不斷推出各類獎學金,想辦法把學生送出國?為什麼全世界許多國家都仍維持公費留學的制度、且大力資助學生們留學?

好吧,我想我們可能都無法拿出「實證資料」來說明公費生到底有百分之幾的比例是認真學習、百分之幾的學生是否優秀。而且,有認真的公費生,代表有打混的公費生,所以這就要來討論,「出現打混受獎者」這個問題跟「延緩返國服務」之間有沒有根屬性。

返國服務就能避免浪費公費嗎?

〈天真〉一文提到兩個取消(或放寬)延緩返國服務會造成的問題。第一個是大家都想要留在國外落地生根,尤其是美國。前文已提到,我認為事實上沒有什麼「大家都想留在國外」這件事,因為我看到的現象是,大部份的人還是很難離開家人的牽絆,要完全移到國外更是困難的抉擇。

第二個反對原因是所謂的道德風險(moral hazard,或譯為道德危機),也就是存在一群人是抱著撈錢的心態來考公費。〈天真〉文中提到:「現在很多人鑽考試漏洞,報考冷門科目,然後拿國家的錢之後只顧著自己爽,不想回國服務。」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事實上,道德風險的問題並不根屬於延緩返國服務的義務,而是根屬於「公費考試篩選的標準」。老實說,我還真的有認識這種懷抱耍廢的想法、而且還考上的人(而且該生考的科目還是一個非常熱門的考科,不是〈天真〉文中所謂的冷門考科)。會讓這種人領到公費,可能的原因是筆試的鑑別度不高,也可能是他們成功地騙過面試主考官說自己是很認真想留學。

要解決道德風險問題,該檢討的是筆試出題方向、在考試時的備審資料審查方式,以及微調各領域的錄取標準。例如,以社會科學來說,在考試時就應該偏重於錄取有潛力做長期研究的學生;有些實務取向的領域可能要以實際的經歷為主,例如社工;有些技術取向的領域,例如藝術和體育,可能要採計術科;有些「所謂冷門領域」更不該讓筆試成績佔太高的比重。

事實上,最近一次公費考試的重大改革,就是把共同考科「憲法」給去除,並把國文考科的文言文翻譯給去除,這樣針對篩選標準的調整才是真正防止浪費掉公費的方法,而不是用防弊的心態去面對已經考上的公費生。

當然,耍賴耍廢的人一定還是有,不過,公費在錄取他們的時刻就已經注定是浪費了。有這種撈錢想法的人,一來有可能不認真去學習真的對國家有用的知識,只是想遊學而非留學,二來是他們本來就不會想要回饋台灣啊!叫他們回台灣也沒有什麼實質作用。

再說,從以前到現在,公費留學制度從來都沒有要求返國服務之後的工作性質,是否必須和學習的領域有相關,也沒有替公費生在任何工作崗位留過位子,所以我們從來沒有辦法去防堵拿了錢之後,卻有可能對國家沒有貢獻的那些人。但是,延緩返國服務時間,卻能夠幫助那些真的想留在留學國找工作的公費生

重點是,很多公費領域都是「所謂的」冷門領域(因為冷門所以才用公費鼓勵人們出國去學),台灣的相關職缺非常少,如果請公費生畢業就立刻回來,等於逼他們只能選擇跟所學沒這麼相關的工作,這樣子才真的是浪費了公帑。不如,讓公費生在留學國工作或做研究一陣子再回國,這樣子對國家的幫助才會更大。

其實,到底「怎麼樣才是對國家有貢獻」這件事情是很難具體衡量的。可以確定的是,並不是說一定要畢業立刻回國這才叫做有貢獻,而且,延緩返國服務是真的有可能幫助公費生畢業後多一些時間上的彈性,如此一來或許能卡到更好的學術或實務的位子。比起一畢業就立刻回到台灣,貢獻是有可能更多。

例如,現任立委賴士葆是公費留學生,他在念博士時期就跟朋友合資創業,自行製造與銷售當時很先進的「電腦帶動機器」,但因為「公費到期必須回國服務,而將公司忍痛轉手他人」。我並不是說賴士葆委員當年繼續創業之路就一定能帶來比回台擔任大學教授更多的貢獻,這兩者的貢獻值無法直接比較,我是要強調:為國家服務可以有很多元的方式,時間上也可以有彈性一點,不一定要畢業就立刻回到台灣。

小結

返國服務義務對於「防止浪費公費」的效果有限,但是卻大幅限制了絕大多數公費生的生涯規劃彈性,讓台灣損失更多讓人才在國外發展的機會,實在可惜。因此,我們應該把重點放在,應該怎麼樣放寬現行的「延緩返國服務適用條件」,以期能讓已經正在實行的延後返國政策發揮最大的效益。

可惜的是,每次一有相關討論,就會開始有大批鄉民把公費生說成是領錢自己爽的既得利益者,然後把主管機關教育部砲轟得體無完膚,教育部限於民意、民代壓力而只能一次次地暫緩改革。事實上,教育部是可以更積極地捍衛自己的立場,為政府制定及執行更好的人才培育計劃,並且更應該積極說服鄉民們相關政策的必要性。

如果公費留考的目的是要培育人才,那麼大家就更該思考,要如何讓公費生們成為更好的人才,以及如何讓留學生人盡其才。現狀制度已經有可延緩返國的條件,讓公費生也可以跟其他留學生一樣,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才之後再返國。但目前的條件適用範圍非常小,所以希望大家能針對如何幫助台灣整體人才佈局做討論,而不要再像〈天真〉一文把所有公費生都說成過太爽的米蟲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專題下則文章:

「解決海外人才斷層的困境」,是放寬公費生延緩返國服務的好理由嗎?


別猶豫了!讓自己躍升世界人才:

近年來,大眾還是持續的願意出國追尋夢想,但是選擇國家時變得更多元化,不再局限於英語系國家。開始有更多人用不同觀點去探討出國對人生的意義,而非盲從的考試及對就職的幫助。如果你也嚮往著國外學習的生活,這專題會是你最佳的留學攻略,從心態準備到回國後你必須面對的,都幫你整理好了,就乘著夢想出發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