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再見歐盟!英國的脫歐之路

英格蘭「鄉巴佬」告訴你為何挺脫歐:不是仇外,「認同」才是關鍵

2016/06/29 , 評論
讀者投書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 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文:錢克瑋〔英國艾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Essex)社會學博士候選人〕

英國脫歐 Brexit
  1. 上左圖:以愛爾蘭為榮、以蘇格蘭為榮、以威爾斯為榮;然而,如果我以英格蘭為榮,我就是個種族主義者(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有這種感覺吧,認同請分享)
  2. 上中圖:一個穆斯林的男孩問他媽媽說:「媽媽,民主與種族主義有什麼不一樣?」 媽媽戴著黑色頭紗,只露出了一個眼睛說:「孩子,民主就是,那些努力工作的英國納稅人要為我們的所有福利買單,像是那些免費住宅、免費醫療與免費教育,我們還可以拿到蓋清真寺與穆斯林社區中心的經費等等。這就是民主呀。」「那些英國的納稅人不會不高興嗎?」「他們一定會不高興的呀,但我們可以說,這就是種族主義 。」
  3. 上右圖:我們的政府有錢收容十萬個敘利亞難民,但是卻沒錢給人民更好的福利與醫療。
  4. 中左圖:小子你哭個屁,吸吸鼻子吧。
  5. 中圖:NHS(國家醫療保險)是給英國人的,不是讓全世界的人來享用免費醫療的。(認同請分享)
  6. 中右圖:如果美國對南美洲開放邊界,並讓美國的法庭被國外的法庭凌駕,那麼我才會聽歐巴馬對歐盟的意見。
  7. 下左圖:所以你是告訴我們,一百年後的子孫要把英國拱手交給德國,然後連個手指也不舉起來?
  8. 下中圖:有十萬個英國小孩在耶誕節期間流離失所。如果你覺得英國小孩應比難民優先享用免費住宅,請分享!
  9. 下右圖:英國政府每年花了一百一十億英鎊援外,同時每年有三萬個英國的退休老人因為付不起暖氣前而被凍死。如果你認同慈善應從家人開始,請分享!

這些形式頗類似於長輩在LINE上會轉發的「認同請分享」圖片,因為內容直接抵觸教科書上的政治正確,許多人看到之後恐怕心裡並不舒暢,並會好奇是什麼樣的人才會分享這些圖片,甚至給他貼上各種負面標籤:種族主義者、極右派、仇外民粹份子、新納粹、UKIP(英國獨立黨)⋯⋯等等。也可能把這個人想像為喜歡露牙大笑,嘴臉粗俗有如法拉吉(Nigel Farage)的鄉巴佬吧?總之,大概不會有人覺得他是那種在街上會跟你微笑打招呼的和善英國人。

很不巧的,我現在住的地區,就不是什麼都會菁英、高級知識份子、開明進步派的聚集地,而是一個高達七成選民支持脫離歐盟的鄉村(諾丁罕郡Ashfield區)。分享這些圖的人,是我一個因打乒乓球而認識的中年大叔朋友,身材魁武壯碩,一開始話不多,熟了之後才知道他外冷內熱,對人特別照顧,比起行禮如儀的都市人,他還格外顯得正直純樸。

前一陣子,我在臉書上看到他分享這些圖,不禁心生好奇,於是有次打完球後在一家Pub喝酒時,我小心翼翼,有點忐忑的問他對於脫歐公投的看法。想不到他也坦然地直言不諱,即使說不出什麼大道理。

他說,他會投脫歐(果然);他說,因為前一個工作的關係,他常常要跑醫院,看到許多老人拖著垂垂老矣的身軀在醫院苦撐待變,因為醫療資源匱乏而無法得到妥善的照顧,只能茫然地等待著未知的結局;他說,但是他看到許多難民一到英國,就被安排住到不錯的飯店,拿著政府救濟金逍遙自在,讓他非常不平;他說,身為努力工作的納稅人,他不反對政府救濟難民,但是在分配資源方面,應該還是要以英格蘭本地人為優先。

他說,他也看過某些穆斯林聚集的地區,完全不跟外界交流,連英文也說不好,遑論融入主流,這讓他有點不安;他覺得,這裡已經越來越不像自己世世代代土生土長、那個到處飄揚聖喬治十字旗的故鄉了。

我又問他,如果開票結果仍要留在歐盟,你會有什麼反應?他說,就照常過日子,尊重多數人的決定,不會有太多情緒,也不能怎麼辦。

這次離歐陣容的主要訴求,就是"take back control"(拿回主導權)。基於對自己家鄉已失去主導權的深層焦慮,讓許多英格蘭人選擇脫離歐盟。內人曾在工作的英國公司與支持脫歐的同事聊了這次公投,該同事表示,移民並不是他支持脫歐的主因,許多人炒作移民的議題只是為了要給他們貼上種族主義者的標籤,事實上「認同」才是關鍵。由此可知,移民與福利的議題可能只是觸發點,追根究底,還是歐盟對英格蘭認同的侵蝕。

RTX2IJE2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英格蘭認同起源於其傳統的草根力量。從封建時代,這些來自地方的鄉野村夫就數次在貴族領主的帶領之下,以武力對抗專制王權對於自由的威脅,奠定其傾向地方分權的治理模式。十七到十九世紀,不列顛聯合王國也積極採取合縱連橫的手段,試圖分化歐陸帝王建立絕對主義國家的企圖,堅持「光榮孤立」。到了近代,為了對抗泛歐陸霸權的進犯,英格蘭人在滑鐵盧佛蘭德斯諾曼地等戰場,又數次用將士的鮮血,染紅那至今仍配戴在人們胸前的鮮紅罌粟花(Field Poppy)。草根堅守自由的傳統,就是英格蘭認同的核心。

演變至今,英格蘭的地方政治仍能影響威斯敏斯特的政策走向,草根的力量足以使英格蘭不至於走向歐陸式中央集權官僚體制的理性牢籠,也使得英國的政治雖略顯紛亂,但多元而不走極端。四十年前,開放的歐洲市場吸引了英國的加入,然歐盟許多政策都可以直接繞過英格蘭選民的檢驗直接生效,使英格蘭人直覺感受到這個中央官僚體制將把英格蘭給歐洲化的傾向。於是在這次公投當中,英格蘭的草根階層給了一個明確的答案:在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年代,與其相信一個集權的中央政府,還不如靠自己。

全球化與區域整合的發展,一方面模糊了文化與國族的邊界,另一方面也因與異文化的直接接觸,使人們更感受到自我與他者間的差異,以及共同體的內外有別。認同需求的落差能在一個國家內部造成撕裂,英國這次的脫歐成功與美國的川普(Donald Trump)現象,都是例證。

「認同政治」,仍是當代政權最主要的合法性來源。侵犯其認同的政權,就算政策錯誤未必與之直接相關,主政者仍要背黑鍋;符合其認同的政權,就算犯了錯誤,人民卻能保持寬容,願意與之共體時艱,一同努力走出困境。

這些脫歐的支持者都是普通善良的老百姓,對於政治只有最素樸直觀的見解。他們的部分見解未必完全符合事實,例如穆斯林移民的進入與社會福利的縮減未必與歐盟直接相關。但如前所述,這些都是枝節的觸發點。至少這些英格蘭人認為,從歐盟手中奪回國家的主導權,就是對自己認同的保障。當歐盟自身已受困於難民與福利縮減的危機,英國曾經「光榮孤立」的歷史路徑揭示了前方一條有別於歐洲的一條路。

如果威斯敏斯特與布魯塞爾的政治菁英繼續對這些人心底最深的憂慮視而不見,對這些人認同上的情感需求斥之以鼻,「高級」知識份子也以傲慢的態度奚落他們的粗俗無知、用鬥爭的手法給他們戴高帽子,那只是更加把他們推向極右派。

是的,這就是一個認同的時代,「世界公民」的虛無話語無法掩蓋人們對自決的深層渴望。為了保護自己的認同,英格蘭寧可收起歐盟的巨傘,甚至不惜即將摘下聯合王國的王冠(因蘇格蘭與北愛爾蘭都可能脫離英國),也要顯露出英格蘭的天然本色。其實英格蘭只是與蘇格蘭一樣尋求獨立,差別只在於前者決定要靠自己,後者一心仍想擁抱歐盟。如何回應人們認同的需求?這是二十一世紀初各國的主政者,不得不面對的重大課題。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末代港督彭定康:很多脫歐選民或許活不到後悔的時候,但那些支持留歐的年輕人會

再見歐盟!英國的脫歐之路:

在台灣時間2016年6月24日下午一點,全球矚目的英國脫歐公投的結果出爐,「脫歐派」以52%的得票率,勝過48%的「留歐派」,英國民意已正式向世界宣告將與歐盟分手。一對曾經相愛的情侶如何走向分歧之路?在「再見歐盟」的宣告之後,英國又將何去何從?請看關鍵評論網為你準備的第一手精選分析。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