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再見歐盟!英國的脫歐之路

歐盟「共享主權」的雄心是如何嚇跑英國的?

2016/07/07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歐盟成員資格的問題已經塵埃落定。現在,該國經濟的未來則取決於它將如何運用自己的新獨立地位。

文:Martin Feldstein(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國家經濟研究局榮譽主席、1982-1984年雷根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

就在英國舉行脫歐公投的前幾天,我的一位極為睿智的英國朋友說他將投票支持留歐,因為他擔心英國脫離歐盟會帶來經濟上的不確定性。但他又補了一句,說如果他早知道歐盟會演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就不會贊成英國於1973年加入歐盟。

雖然投票脫歐者的原因各異,但許多人都注意到歐盟領導人們已經僭越了他們最初的領受的任務,創造了一個更龐大且更具侵入性的組織。

歐盟締造者讓・莫內(Jean Monnet)建立歐洲合眾國的夢想,可不是英國人在40年前加入歐盟時想得到的東西,他們也不想如德國戰後第一任總理艾德諾( Konrad Adenauer)曾一度鼓吹的那樣借歐洲抗衡美國。英國祇是想通過促進與英吉利海峽對面國家的貿易,並從勞動力市場一體化中得益。

歐盟始於六國之間為實現商品和資本的自由貿易並消除勞動力流動障礙的一份協議。當歐盟領導人試圖通過建立一個貨幣聯盟以加強歐洲團結感的時候,英國很幸運地選擇了退出並繼續使用英磅——並得以繼續掌控控制自身貨幣政策。但是退出這一步已經讓英國成為了歐盟中的相對局外人。

隨著歐盟從6國擴展到28國,英國無​​法長期限制來自新成員國的勞動者進入本國勞動力市場。結果英國本土的外國勞工數量自1993年以來翻了一番,達到600餘萬,相當於總勞動力的10%,如今大部分都來自非歐盟其他原始成員國的低工資國家。

雖然脫歐派選民擔心這會導致英國工資壓力上升,但他們一般不會反對增加貿易和資本流動的最初目標,因為那就是全球化的本質。有些脫歐捍衛者可能會引用加拿大和墨西哥兩國與美國達成北美自由貿易協議的正面例子,其中並未限制勞動力流動。

但與英國不同的是,以法德為首的其他歐盟國家的野心比自由貿易和擴大勞動力市場更大。從一開始,歐洲領導人就決定擴大「歐洲計劃」來構建一個《羅馬條約》稱之為「不斷緊固的聯盟」。那些向歐盟機構移交主權的擁護者用「共享主權」這個理念來論證這一舉動的正當性,照此執行的話,英國的主權就會歐盟決策的侵蝕,完全無需徵得英國政府或人民的正式同意。

1998年簽署的《穩定與增長協定》向各成員國強加了年度赤字限制,要求各國債務與GDP的比例不得超過60%。當全球金融危機於2008年爆發後,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看到了進一步加強歐盟的機會,通過實施新的「財政緊固」政策授權歐洲執委會去監督成員的年度預算,並對違反預算和債務目標的成員課以罰款(雖然並未以此收到任何款項)。德國還帶頭著手建立一個歐洲「銀行業聯盟」,設立一個單一監管框架以及對陷入困境的金融機構具有約束力的解決方案機制。

雖然不是所有這些政策都對英國產生了直接影響;但它們擴大了英國和歐盟歐元區成員之間的理念和政治差距。這強化了英國政府以及許多歐盟國家之間的根本性區別:前者以市場為導向,後者則有著社會主義,政府規劃和嚴格監管的傳統。

歐盟官僚機構和成員國之間權力的劃分原則也是極為模糊——這是從天主教社會教學經驗中藉鑑而來——的「權力下放」:決策本應在的「最低」或集權程度最小層面上的「主管當局」中做出。在實踐中這卻並未限制布魯塞爾史特拉斯堡歐盟機構的規則制定權。權力下放原則對歐盟各成員國政府的保障遠遠低於美國憲法第十修正案對聯邦各州的保障,因為後者認定聯邦政府不能擁有任何未獲憲法授予的權力。

對歐盟感到不滿的當然不僅僅是英國民眾。皮尤基金會最近在歐盟國家進行的一項民調顯示,三個最大歐盟國家——英國、法國和西班牙——的多數選民都對歐盟持負面態度;在德國正負雙方各半;在義大利,雖然大多數人都表示他們從歐盟中受益;然而民粹主義的五星運動黨(Five Star Movement)最近卻在其參選的20個城市贏下了19場市長選舉(包括奪得首都羅馬市長選舉的70%選票),並承諾如果能贏得今年晚些時候的議會選舉,就舉行公投決定是否離開歐元區。

儘管許多官員和專家都預測英國脫歐將帶來可怕的經濟後果,當然這也不是不可避免的,其中很大程度取決於歐盟和英國之間構建未來關係的條款。

英國現在也處於更有利的地位,可以與美國展開更優惠的貿易和投資協定談判。儘管目前構建美歐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夥伴關係的提案停滯不前,位處歐盟之外的英國政府與美國達成交易的容易程度大大提升。美國將與一國而非28國進行談判,況且其中很多國家不同意英國的市場導向政策。

英國歐盟成員資格的問題已經塵埃落定。現在,該國經濟的未來則取決於它將如何運用自己的新獨立地位。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歐洲的雄心是如何嚇跑英國的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倫敦直擊 》歐盟崩解危機、脫歐骨牌效應,全球資金大竄逃!

再見歐盟!英國的脫歐之路:

在台灣時間2016年6月24日下午一點,全球矚目的英國脫歐公投的結果出爐,「脫歐派」以52%的得票率,勝過48%的「留歐派」,英國民意已正式向世界宣告將與歐盟分手。一對曾經相愛的情侶如何走向分歧之路?在「再見歐盟」的宣告之後,英國又將何去何從?請看關鍵評論網為你準備的第一手精選分析。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