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曾經極度討厭薛凱琪,現在我要道歉:請原諒在下當初極度無知

2016/08/10 ,

評論

王一一

Photo Credit: Fiona Sit 薛凱琪
王一一

王一一

港媽。小康之家,育有一女,入讀本地名校,生活愉快,基本生活不缺,卻又是抑鬱症患者,見證人生並無完美。 這裡有生活的雜雜唸,有名校及怪獸家長裡的所見所聞,也有抑鬱症抗病心情日誌,為你一一道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跟一個情緒病的病人說:睇‧開‧啲‧啦!其實等同「何不食肉糜」的廢話。

曾幾何時,我是極度討厭薛凱琪的。

主要是她患上抑鬱症康復後,所有訪問全都是關於她抑鬱症的心情﹑她患病的經過﹑她的那些年怎樣過,怎樣沉淪,怎樣捱過。我鄙視她用這些不斷來當新聞﹑當頭條﹑當封面,亦對抑鬱症嗤之以鼻,「喂,唔開心,咪開心啲囉;心情唔好,咪睇開啲囉」。

在此我對所有抑鬱症或情緒病人來道個大歉,請原諒在下當初的極度的無知。當你成為同路人後,你才會真正明白,抑鬱症,並唔係你「睇唔開」,係你「想睇得開」,也無能為力,你控制不了,「非不為也﹑實不能也」。而當下,我不知其他同路人會否跟我一樣,最、最、最討厭別人跟我說五個大字:「你.睇.開.啲.啦」。

如果你有數分鐘的時間,請你上維基/百度/谷歌任何搜尋器輸入「抑鬱症」三個字,將會羅列出多種患上抑鬱症的成因,情緒病病人,大致上是因為腦內血清素減少而得病。我的家庭醫生用最簡單的科學方法解釋:就是你一邊腦袋─主宰快樂的情緒﹑一邊腦袋─主宰不快樂的情緒,當下我負責快樂那部分腦神經線斷路了,吃藥─就是把這些神經線重新生長連接起來。

故此,我再三強調,在缺乏血清素之下,我已是一個病人。你跟一個情緒病的病人說:睇‧開‧啲‧啦!其實等同「何不食肉糜」的廢話。

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有心情邊個唔想食咖哩。

有些人覺得,抑鬱症,小事,唔開心,咪開心啲囉,我跟身邊的朋友分享,大部分的他們總會說,「阿一,你睇開啲啦,阿邊個邊個,又點樣點樣,乜病物病,你不算好慘」;某程度上我認同,感謝上天,我是一得病已求醫的病人,但,這‧並‧不‧等‧如,抑鬱症這個病,不值得人重視,而這個病,正正最需要親友的關懷﹑體諒和關心。

在醫學研究中,抑鬱症已經是世上僅次於癌症的第二號殺手,亦是精神科中的第一號殺手。若果你身邊的朋友患上此症,別再講「開心啲啦」「睇開啲啦」這種fucking bullshit,關心的一句:「定時吃藥,慢慢會好」﹑「做多些自己喜歡的事」﹑「吃多點自己喜歡的東西」,這已是最足夠的鼓勵。

本文獲授權轉載,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



2016人氣最強十大文章:

十篇好文回顧-在撇除即時新聞、書摘後,我們在全年50大人氣最強文章中選了這十篇,涉及多個範疇:抑鬱症、解放乳頭、愛情、政治人物、動物、瑜伽、英國脫歐⋯⋯當中也許有你未讀過的文章,請不要錯過。

看完整特別報導